第九十九章 转变在瞬间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九章 转变在瞬间

顾盼盼还没有从那晚詹浩天所说的“詹式印迹”中悟出道理,就被迫接受了另一个可怕的事实。 “小岚,先生又不回来吗? “哦!” 已经一连好几天,詹浩天都没有出现在这房间里,他依然留在这个城市,但在那晚之后就再没有回过这个家。 他究竟在忙些什么?忙到家都没时间回,她不想打听,也无法打听。只知道他的转变在瞬间,只是经过一夜时间而已,一觉醒来,没有任何交待,他消失了。 他的行为已经渐渐向她表明他不是工作忙,他只是不想见她,电话里不再出现他的声音,她的日常行为不再有人跟踪,他解除了对她的经济封锁,关闭了对她的行动禁令。 她完全自由了!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不再有人阻拦,然而可以解脱了,她却陷入纠结。 顾盼盼,原来你还不能做到这么洒脱,说走就走,以前是千方百计想离开他,而如今真的可以,你却犹豫了,是因为不甘心吗?还是你对他还有奢望? 每晚面对冷冷清清的房间,她又开始失眠了,她不断地问自己你为什么还不走? 没有任何胃口,她饭也没吃上了楼,而这时特别设置的铃声响起,是丹丹来电。 “喂,丹丹!”只是一句呼唤,思恋的泪水立刻溢出眼眶。 “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 “妈咪是和爹地一起回来吗?” “爹地?” “是的,太爷爷说了,妈咪这次回去是为了找爹地。” 丹丹糯糯的童音一下子填满了顾盼盼脆弱的心房,暖暖的,甜甜的… 女儿提起爷爷,难道詹学宇真得认出丹丹了吗?想当初詹浩天说要把爷爷送去美国疗养的时候,她出于自私的考虑,提议把爷爷安排在和丹丹同一个城市。 在她的潜意识里不希望老人家的晚年留有遗憾,听说上了年纪的人近事记不清,往事却不易忘!她盼望有奇迹发生,爷爷病情有好转,他看到丹丹,可以想起某人,继而认出丹丹是他的孙女,如今真的如愿了吗? “丹丹,你说的太爷爷是?” “就是住在我们附近,坐轮椅的黄皮肤老爷爷呀!” “老爷爷认得你?” “哦,我在公园里玩的时候见到太爷爷,他问起我的名字,我说我叫顾安琪,小名叫丹丹,他说不对,说我应该叫詹安琪。因为我的爸爸姓詹。” “……” “太爷爷还说,妈咪回国是为了找爸爸,是真的吗?妈咪你找到爸爸了吗?” “额!”盼盼捂着话筒,心中涌出一股热流,激动和难过两种情绪混杂着,哽咽地说不出话来,爷爷还记得那个名字,那个名字是她让爷爷帮起的,那时她才刚刚怀孕,还憧憬着詹浩天态度的转变,爷爷说如果是女儿叫安琪,如果是儿子叫子昊。 也许是盼盼的沉默让丹丹害怕,她小声唤着:“妈咪?” 盼盼的心揪疼着,丹丹,我是找到你爸爸了,可是他…… “丹丹,如果,如果爸爸不要妈咪,你会怎么样?” “爸爸不要妈咪,丹丹也不要爸爸!” 只是一句平常儿童的戏言,却让盼盼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全然听不见丹丹在电话里拼命呼唤妈妈的声音。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痛哭过,久到她都忘记了哭泣的味道,它可以令人窒息的得无法呼吸。 丹丹稚气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爸爸不要妈咪,丹丹也不要爸爸”,她是否真得可以这么狠心,让女儿没有父爱,聪明的丹丹一直知道自己有爸爸,可她从不吵着要爸爸,女儿仅有的一次的提及,她以沉默作为答案。她完全不知道这种沉默会对一个小孩造成伤害。 她是一个多么敏感的女孩,不到三岁,就已经知道妈妈不喜欢提及爸爸。 丹丹永远在她面前表现出开心的样子,其实她知道女儿盼望有爸爸,她看着别的小朋友被爸爸抱在怀里亲吻,骑在肩膀上高高在上的时候,眼神里的羡慕,盼盼无法忽略,子柔说的对,她不可以这么自私,切断他们父女的血缘关系。 为了女儿的幸福,她是否应该在走之前把事情真相告诉詹浩天,不论他相信与否,无论他做出何种决定,她做了她该做的,也就无悔了,就算得到的是无情的答案,她也要勇敢地面对,不要带着疑问离开这里,那样的她将无法面对女儿清澈的眼睛。 盼盼是一旦有了决定,就马上行动的人,她擦干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电话那头传来长时间的空鸣声。 忙得没空听?还是他不想接?再拨。 “喂!”,终于听到他久违的声音,她竟然手心出汗,有丝丝的紧张。 “浩天,你现在有空吗?” 他的语气冷清:“有什么事?”。 “我有事想和你说?” “好,你来君悦酒店公寓。” 原来他这几天一直住君悦的公寓里,是因为要加班所以在那休息吗?他不是因为厌倦她,而是因为工作忙而不回家。顾盼盼不断地为他寻找借口,又为自己找寻安慰的理由。 她换了衣服,洗了把脸,匆匆忙忙赶往君悦酒店。 那个地方有着她太多的记忆,她的许多第一次都发生在那里,她第一次由一个女孩蜕变为一个女人;她第一次发现他苦闷的内心;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爱上了他;她第一次和他提出分手;她第一次…… 站在那熟悉的门口,深深呼吸了几口,她鼓起勇气举起手想按铃,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轻轻推开房门,那凌乱的一切骤然刺激着她的眼球,男人的衬衣,女人的裙子,性感的男式短裤,惹火的女式内衣零零散散丢在地上,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卧室。 从那里面传来女人娇媚的**声,身体互相摩擦撞击的声音,无比表明这里正在上演限级版的真人秀。 她以为自己会伤心地哭着跑开,原来不是,她竟然可以站在卧室门口,冷静地看着在床上纠缠的男女。 “浩天,她来了!”红潮满面的孔雪菲推了推压在她身上的詹浩天。 “让她等着!” “还是不要,我不习惯被别人看着!”她羞涩地别过了脸。 裸露的男人嘴里不满的爆了句粗口,万分不情愿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 “顾盼盼,你还真会挑时候,你就这么喜欢看别人的床戏。”他随手围了条毛巾,“啪”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呵呵,詹总叫我来不是为了让我欣赏表演吗?” 他冷笑着,走近她的面前,将嘴里的烟雾喷洒在她的脸上。 “那你满意吗?” “咳!咳!咳!”她终究是受不了那浓烈的烟味,手掩鼻避让。 “浩天,我先走了!”已经穿好衣服的孔雪菲匆匆逃离了现场。 屋内一切又恢复平静,仿佛刚才在这发生的事根本就是虚幻。 “詹浩天,我们离婚吧!”盼盼语调轻柔,尽管心已经伤得支离破碎。她真的庆幸来得时候已经把眼泪流光,现在才可以站在这保留那一点点的自尊,原来自己的心理强大到可以接受这不堪入耳的画面,虽然四肢已经僵硬地无法迈开步伐。 “离婚?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是什么时候?” “看我的心情!” “好,我等你!” 顾盼盼转身想尽快离开这恶梦般的地狱,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是一分钟?还是十秒钟? 他阴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冒出。 “你真得不在乎吗?” “是的,我说过我有我的底线。” “那么,你知道我的底线是什么吗?” “不好意思,我一点没有兴趣知道,你什么时候想好离婚,就通知我吧!” 詹浩天一把抓住了顾盼盼的手腕,力度之大,像要把她的手拧碎,她痛得肌肉紧缩,愤怒的他完全无视她手指的冰凉和脸色的苍白。 “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她绝望的眼神在他的脸上流连了片刻后,声音里平淡的不带任何的情愫。 “那么你呢?你喜欢过我吗?” “……” “我的答案和你是一样!” 她的缓缓掰开他的手指,一个接着一个,动作专注,眼神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仿佛在切断他和她之间的缕缕关联。 他呆滞地站在那里,目送着她没有留下一滴泪潇洒地转身离去。 “詹总,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今天谢谢你的配合,钱我会打在你的账上。” 詹浩天胡乱地套上衣服,脚步浮浮走出了公寓,根本无心留意身后孔雪菲嘴角流露出的冷笑。 三天之后,詹皓天回到了10天都没有踏入的家。 “先生,太太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 小岚怯怯地望着满脸胡须的詹皓天,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让她不寒而栗,声音都有些颤抖。 “太太三天前说去找你,一直都没有回来,我…我以为她和你在一起。” “她搬走了?” “太太行李还在。” “呵呵,行李还在,人却离开,顾盼盼,这就是你一直策划好的!” 詹皓天带着肆意的狂笑上了楼,留下一脸无措的小岚站在大厅里。 拉开衣橱,她所有的物件都还在,衣服上还弥漫着她的气息,甚至书桌上的杂志还翻开她上次看的那页。一切都没变,只是她不在了。 詹皓天,你终究还是不能挽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