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欺骗成自然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八章 欺骗成自然

借着橘黄色的灯火,顾盼盼看到了那如艺术雕塑般的脸,他黑色的眸子发出幽暗的亮光,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怎么,你不想我回来么?” “不是,你昨天不是说……”。 “我昨天是说很快,如今我不是兑现了吗?” 是的,还真是够快的,快到还不到24小时,他已经从地球的另一端回到了始发地。 昏暗的灯光下,两人一个靠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床上,相对默然无语,气氛有些沉闷和怪异。 “你坐长途机也累了,早点休息吧!”顾盼盼率先打破了尴尬。 “嗯,你先睡吧!我再坐一会。” “哦!” 透过阳台朦胧的月色,詹浩天静静的看着顾盼盼转身背对着他,那曲线柔美的背影即熟悉又陌生,一种无形的距离感让他心慌,她见到他时第一反应的冷漠,一下子就浇灭了他冲动回来的热情,他一动不动坐在那,只是稍息片刻,床的那头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着了。 他的剑眉拧紧,渐渐收缩成川字,原来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里她可以如此安睡,她一个人可以把日子过得那么滋润,她可以轻松地逛街,她可以开怀畅饮。 而只有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因为思恋着她,而辗转难眠,一种难言的酸涩涌上心口。 他已经连续两个月去英国寻找黄倩如,可惜一无所获,她仿佛如人间蒸发,了无踪迹。昨天他刚刚获悉一个残酷的事实,这里的海关有她出境的资料,但在英国却没有她入境的任何信息。难道她坐飞机离开不是去英国?她是一个孤儿,不回英国,她又会去哪呢? 线索再一次中断,接连奔波劳累的日子让詹浩天身心极度疲惫,他明显感觉到头已经严重供血不足,甚至开始发胀隐隐作痛。他甩了甩头,一路摸黑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用冷水冲刷了一下头脑,暂时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重新返回卧室,瘫倒在床上,整个人虚脱一般。看着一旁甜睡的她,努力按耐住将她拥入怀抱的欲望,悄然合上了眼。良久,终于倦意袭来沉沉睡去。 而就在同一时刻,一直只是假寐的顾盼盼缓缓睁开双眼,苦涩的味道溢出,似有一种东西堵在喉咙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貌合神离吗?10天未见,他已经和她陌生到连话题都找不到了吗?别人说小别胜新婚,而他连温存的想法都没有了,看来他们离分手的日子真的不远了。 第二天詹浩天起床的时候,顾盼盼已经上班了。 “浩天,你回来了吗?”单波一早就打来电话。 “嗯,我刚睡醒。” “有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什么事?” “是关于盼盼在美国的。” “怎么了?” “刚才调查报告传过来,说顾盼盼,…,她…。” “别吱吱呜呜的,爽快点。”詹浩天已经没有太多的耐性。 “资料上说顾盼盼曾经在美国住过院,动过手术。” “动手术?因为什么?” “不是很清楚,医院对病人的情况保密!” 詹浩天脑海中闪过她肚脐里的纹身,难道她也受伤过?但是她上次明明否认了,是她骗他吗? “我知道了,你再从其他途径追查一下,还有什么事?” “浩天,你去英国期间,盼盼和吕苏接触挺多的,你不担心?” “我该担心谁?” “你就算对盼盼有信心,也要提防吕苏,他现在可是官场上的人,阴得很!我还是建议你快点和盼盼生一个小孩吧!那样你们的婚姻关系才能更牢固。” “生小孩?” “嗯,你看她的好朋友林子柔不是生了一个,回国没多久就和前男友误会化解,听说还打算结婚呢?你呀,也抓紧一点,别等到老婆跟人跑了,后悔莫及。” “单波,你闲着没事是吧!” “好,我不说,反正忠言一向逆耳!我挂了!” 詹浩天把手机滑入裤袋,蹙眉凝神,在他的人生规划里从没有想过要通过生孩子来维持两个人的婚姻生活。如今他和盼盼日渐淡漠的关系,令他第一次有了那样的打算。 孩子?他是该有一个孩子了,爷爷老了,而他也30好几了。 自从顾盼盼回a市之后,他们亲热一直采用的是不设防的模式,已经快半年了,除了刚开始的冷战期和近期他忙碌些,他们并没有分居过,而且就算出差,他也故意绕开她的排卵期,目的就是要增加受孕机会。 别人是蜜月宝宝,可是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的经痛这么严重,会不会是受这个影响,要不要帮她进行全面的身体检查,可是如果是特意而为,她一定不配合。 詹浩天手指习惯性捋了捋发际,沉思半会,很快想到了,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几个电话。 当天下午,“汇天”公司的布告栏上写着:为了感谢各位员工对公司辛苦的贡献,明天将为各位员工免费进行身体检查,请留意检查的时间和注意事项。 这消息一出,整个办公室都沸腾起来。这可是大大的福利呀! 邓丽敏兴奋地拉着盼盼说:“盼盼,你明天记得不要吃早餐,要空腹抽血、验血糖。” “我可不可以不去?丽敏!” “你傻呀!这个检查以前只有经理级的人才可以享受的,如今我们一般员工也有,我看肯定是公司赚到钱了,反馈给我们的,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如果你要不去,别人还以为你身体有什么隐患呢?” “啊,这个……”。盼盼还真没想到还会有人这样想。 于是第二天公司的人开始分批体检,当然顾盼盼的检查是最详细的。 “詹总,这是顾小姐的检查报告!” “她还好吧!” “顾小姐身体各项指标都很理想。” “很理想,如果她想怀孕呢?” “怀孕?” 一直照顾詹学宇的家庭医生诧异地望着詹浩天。 “顾小姐目前是没有办法怀孕的。” 没有办法怀孕?詹浩天眼睛一瞪,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 “因为顾小姐现在正在服用避孕药,如果詹总打算要小孩,建议在停药一段时间后再考虑会好一点。”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家庭医生一踏出门,办公室里面随即传来物体乒乒乓乓摔破的声音。 “顾盼盼,我还真看走眼了,原来你根本没打算和我生孩子,避孕药,你竟然瞒着我吃避孕药。” 脑海中闪过盼盼吃药片的画面,詹浩天迅速拿起车钥匙离开公司,直奔公寓。 “先生,您回来啦!” “把太太平时吃的药都给我找出来!” 小岚正纳闷为什么先生这么早回来,猛地被他一声怒吼,着实吓了一跳。 “啊,哦!” 小岚赶紧跑上楼,很快拿了两个药瓶下了楼。 “先生,太太平时就是吃这两个。” 詹浩天从小岚手里拿过药瓶一看,一个写着维生素e,一个写着钙片。他眉头轻皱,沉着气问了句: “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是在客房的抽屉里。” 客房抽屉里?他迅速上了楼。 拉开抽屉,果然在隐蔽的角落里找到一张避孕药的说明书,顾盼盼,你还真大胆,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你竟然敢在我面前换药。他将说明书紧紧捏在手里,脸色渐渐变成了紫黑,嘴唇轻咬,狠狠地将手里的纸撕得粉碎丢在垃圾桶里。 当晚顾盼盼下班回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詹浩天已经坐在客厅里。 “浩天!” “嗯,回来啦!吃饭吧!” 顾盼盼看着詹浩天起身,表情自然,动作随意,与平常无异,直觉感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气场明显不同,仿佛在压抑着某种情绪,是为什么呢?一眼瞄见放在桌子上的药瓶,她心尖一颤,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异样。 “这些是……。” “我看你经常吃,叫人帮你买多几瓶。” “哦,这些就是维生素补充剂,保健食品而已。” 保健食品?顾盼盼,你已经将欺骗成自然,说起慌来眼神都没有慌乱,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假的,我还真是给你骗倒了。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骗我,而你却是偏偏一次又一次触碰那条底线,你真当我是傻子! “盼盼,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怎么办?” “啊!” 顾盼盼愕然,她呆呆地望着他。 “怎么啦?吓傻了!”他宠溺地摸摸她的头,仿佛刚才说的只是玩笑话。 “浩天,我以前曾经问过你相同的问题,你知道吗?” “是吗?我当时怎么回答?” “你说你只会伤心一个星期。” “那么你呢?你的答案又是?” “我不知道!” 顾盼盼,你不是不知道,而是你根本只会无所谓,无所谓也就不会有答案可言。 詹浩天,我真是不知道,我以为那是一直期盼的,可为什么听到后心会那么痛。 当晚,没有任何前戏,他直接就从后面将她占用。 “疼!”她低吟,多年前在英国的那一晚又似乎在重演。 他的坚挺撑满了她的幽径,没有任何温柔、爱惜和体贴,只有贪婪、强势和惩罚。 “顾盼盼,我要让你知道这是詹式的印迹!” 她细腻的肌肤紧贴着冰凉的墙壁,她看不到他的脸,也听不到他的心。 他在她身上驰骋,撞击着,直到最关键的一刻,突然抽离了他的全部。 她瞬间感到无比空虚,仿佛他抽出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