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习惯一个人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七章 习惯一个人

a市“星愿”小屋咖啡馆 “盼盼,你真的决定不告诉詹浩天关于孩子的事?” “嗯?” “你还是对他没信心?” “子柔,当一个男人心思都不在你的身上,你觉得信任还有意义吗?” “可是,盼盼,他……” “我和你情况不一样,子柔,你虽然没有和关黎昕结婚,但是你很清楚你爱关黎昕,关黎昕也爱你,他也是愿意娶你的,只是你自己心里有个结,过不了自己那关,可是我不同,不管我还喜不喜欢詹浩天,他事实上都从来没有爱过我!” “不是的,盼盼,我觉得,詹浩天应该是喜欢你的,不然他对你的态度也不会一点点在改变。” 手里拿着精致水晶杯的盼盼,微微翘翘嘴角,淡淡笑了笑。 “应该?什么是应该?他认为是必须的,就是应该!他从来不考虑对方的感受。” “我听杜燚说这几年他可从没有和哪个女人传出绯闻,如果他心里没有你,他又怎么会想办法讨好你呢?” “大灰狼通常想吃小白兔的时候也是好话说尽的,可惜我已经过了那不理性的年龄。” “盼盼,不是……”。 “好了,子柔,我今天约你出来不是听你替他说好话的。” 林子柔望着眼前烫着时尚卷发的顾盼盼,真的有点不习惯现在的她,一直喜欢短发的她留了她以往极其讨厌的长发,从来只穿牛仔裤的她穿起了飘逸的长裙。她以往开怀大笑的脸上透着忧郁,她的改变早已颠覆了过去的形象。 她为的是什么?作为闺蜜的子柔再清楚不过,她是想遗忘过去。 “好,我们不说那些坏男人的事,说点开心的事!” “嗯!” “豆豆昨天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丹丹小妹妹?” “快了!” “你打算去接她回国?” “不是!” “那是……” “我签证办好后会回美国工作,到时你和豆豆一起过去玩玩!” “啊!盼盼,你还来真的,难道你准备好和詹浩天离婚了?” 顾盼盼看着林子柔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还真是哭笑不得,心中腹语,子柔啊子柔,如果告诉你,我不是准备好和詹浩天离婚,而是在结婚的时候已经签好了离婚协议书,现在只不过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你会不会当场晕倒。 就连昔日体贴入微,观察细致的好友也看不懂自己了,是因为我隐藏的太好了吗? “林子柔,我怎么发现你生完孩子后变笨了!” “什么变笨了?” 盼盼嬉笑道:“以前听家乡的老人说生一娃蠢三年,估计你就是这种!” “喂,顾盼盼我那能和你比,你的丹丹是推迟出生,我的豆豆可是早产三个月!” “啊!那豆豆不是七星仔囖,怪不得他那么聪明!” “聪明是聪明,可惜身体太弱,瘦得像猴子一样。” “也是,豆豆确实太瘦了,你是不是没给他人奶喝呀!” “还人奶呢?我生完他之后,他在保温箱,我在病床上,连面都见不到!” “子柔,你真是太可怜了!” “你呢?盼盼,你当时是……” “我那时……” 于是两个女人开始了从怀孕到生产到养育婴儿的全过程讨论,从下午3点一直到晚上9点,换了2个地还是有许多话说不完。因为子柔还要去范晓雪家接豆豆,两个只好带着余兴告别各自回家。 “盼盼姐,你回来啦!” “嗯!” “刚才先生从英国打电话回来,我说你和朋友出去逛街了。” “哦!我知道了,小岚,你也早点去睡吧!” “盼盼姐,晚安!” “晚安!” 顾盼盼看了看摆在大厅里的古董钟,时间已经晚上10点,他还真是准时,每天像查岗是的,不是听说去英国找旧情人吗?还有这个闲功夫管她! 他是怕她会跑掉吧!她不会再跑?剩下还不到2个月而已,她会默默地等待。虽然现在的日子是煎熬,但那个时刻到来就是解脱。 顾盼盼拖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正准备拿衣服沐浴。手机铃声~熟悉的张杰的“他不懂”音乐响起。 “喂?” “盼盼!” “嗯!” “我刚才打电话回家,小岚说你和朋友出去逛街了。” “嗯!是的!” “是和林子柔去的吗?” “嗯!” “有买些什么吗?” “没有!” “盼盼,你不开心吗?” “不是!” “对不起,我这段时间都没空陪你,很快,我很快就会回来了,到时你想去哪玩,我都陪你。” “很快是什么时候?” “……” “如果没什么事,我困了要睡了!” “盼……”。 詹浩天的话还没有说完,顾盼盼已经挂断了电话。呵呵,很快!他所谓的很快就是指10天半个月吧。他喜欢就好,随便他,反正都是要分开的人,早适应早解脱。 她已经渐渐学会习惯一个人的日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上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 躺在宽大的床上,空荡荡的感觉不再可以干扰她的情绪,所以说人类是高级动物,因为他可以适应千变万化的环境,想想当时和吕苏闪婚的初衷,不免觉得好笑。 那时的她抗拒一个人生活,本能地幻想那样的日子是凄苦和孤独的,她不要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生活一辈子。还真是傻,一个人的生活又怎么啦!一个人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她现在连电闪雷鸣的日子都可以静静地站在窗前欣赏雨景了。 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你习惯了接受陌生的状况,也就意味着你同时遗忘熟悉的过去。 一夜好眠,第二天早早出了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退税的事,如今的她已经接替了邓丽敏原本的工作,更多时候她要出去和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也就不可避免地和吕苏接触得更多。 今天也不例外,她以为早一点可以避开吕苏,却偏偏和他在电梯口碰个正准。 “吕局,早!” “盼盼,我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吕局,这样会很见外!” “额!”盼盼尴尬地笑笑,不叫你吕局,叫你什么?吕叔?她现在可不敢,如今全局上下都以为她和吕苏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每次递资料都是直接拿到局长室。别人是从窗口递起,她倒好直奔终点,整个程序是倒过来。 而偏偏这种非正常的办事效率却被吕苏大人视为对纳税人服务的一种改革,对外宣称“汇天”公司属于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可以享受vip的待遇。只是这种所谓重点扶持的标准恐怕只有他们内部知道了。 “盼盼,我刚好今晚和几个朋友聚餐,你有空一起来,大家相互认识一下,对你的工作有帮助。” “这个……。” “别想了,反正你也是一个人,吃饭总是要的吧!时间地点我等下发到你手机上,就这么说好了。” “喂,吕……”。 哪有这样的人,人家还没有考虑好,就强行当作同意,还真是和某人一个样专制。 好吧,去就去,又不是洪虎猛兽,不就是一餐饭而已。 然而当盼盼推开皇朝酒楼包房的门时,却是吓了一跳。显然这种聚餐不是她预想的那种,包房里面有男有女,而那些衣着光鲜的女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是一般,说得好听是朋友,说得难听就是情妇。 “盼盼,来来,我和你介绍一下,这是海关的邱局,这是商检的陆局,还有那位是外汇局的谢主任,各位,这是我的好朋友顾盼盼小姐,她公司专门是办理进出口业务的,大家可别为难她呀!” “吕局长就算不开口,我们也不敢呀!” “盼盼,给各位领导敬酒!” “是,我才刚刚接手,还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还希望各位局长多多指教,这杯我先干为敬!” “好,盼盼小姐真是爽快之人!吕局,你就不对了,怎么一早不把气质高雅的盼盼小姐介绍我们认识。” “是,这事是小弟不对,我自罚一杯!” “盼盼,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糯香排骨,你尝尝!” “哦,谢谢!” 顾盼盼看着一桌子欢快畅饮的男女,那偶而扫过来的奇异目光,怎么有种被人摆上桌的感觉,全身上下顿时不自在。明明自己是清白的,却又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就是她们中的一分子。 她很想马上逃离这里压抑的气氛,然而吕苏似乎一早料到她的反应,时不时扯出一些关于业务的问题,让她回答各位领导关心之余,根本没有时间开脱。终于熬到这种半私半公的聚餐进入尾声,他们各自带着女朋友寻找节目去了。 “盼盼,我们也走吧!” “嗯!” 扶着踉踉跄跄的吕苏,他的脸色通红,似乎今晚心情特好,喝得兴奋。 “盼盼,我今天很高兴!” “嗯,高兴!”她附和着。 “你知道我为什么高兴吗?” “……” “因为你虽然不是我老婆,却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她不想和醉酒的人讨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扬手拦了部的士说了地址,先把他送回家,自己才回到公寓。 下车从江边走过来的时候,被江风一吹,整个人昏沉沉的。原来她也喝得不少,头有点疼,步伐缓慢地爬上了楼,灯也没开,鞋子一甩,躺倒在床上。 “顾盼盼,你回来了!” 漆黑的屋内一把磁性的男声响起,顾盼盼酒醒了一半,啪”地打开床头灯。 “你,你怎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