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关键性人物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六章 关键性人物

黄倩如的名字被单波提及,让詹浩天心中纳闷。这个名字在他的记忆里已经淡忘了很久,时间长得他都忆不起她的相貌。 他只记得和她分手了,但究竟是为什么分手,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当然也从不关心她和他分手后去了哪里? 黄倩如说过她工作的单位也是一间慈善机构,是不是“一心”慈善呢?袁芳琴既然住在她的房子里,可见她们的关系非同一般,那么她是否也知道爷爷在养老院呢? 带着太多的疑问两个人敲开了公寓的大门。 “请问袁芳琴小姐在家吗?” “我就是袁芳琴,你们是?” “我是单波,这位是詹浩天!” “啊!你是詹浩天。”袁芳琴的心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然而她故作镇定的表情却逃不过詹浩天精明的眼睛。 从开门的一刻起詹浩天看着她脸上淡淡的红晕渐渐变为青白,扶着门框的手指紧张地青筋绽露,他已经将她本能的反应尽收眼底,他的眸子不禁暗了暗,低声问道: “怎么,你认识我?” “不,我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您!” “姐,谁来了?”这时一把清爽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詹总?单总?” 詹浩天打量着眼前这个大男生,身高170左右,样貌清秀,身材偏瘦,剪了个短碎的头发,带着厚厚的黑边眼镜,十足一个刚毕业的书生。 “你认识我们?”这次是单波开了口。 “哦,我也是天宇公司的,在销售部任职。” “你叫什么名字?” “单总,我叫袁子杰,袁芳琴是我的姐姐。” “詹总、单总,请这边坐。”袁芳琴热情的招呼着。 詹浩天坐下环顾四周,还是当年的装修,还是当年的家具,就连摆放的位置都是一样的,这是他作为分手礼物送给黄倩如的,他多少有些印象。 袁芳琴泡了一壶铁观音后,也坐到了小凳子上,双手侧放在身体两旁,很安静,仿佛在等待着一场询问。 单波也不说客套话,直奔主题。 “袁小姐,我们今天冒昧拜访,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单总,您请说!” “袁小姐是在哪上班呢?” “我在“一心”慈善机构工作。” “嗯,你和黄倩如是什么关系?” “我曾经是她的助理。”她的声音有些疑惑。 “那么袁小姐知道黄小姐的近况吗?” 袁芳琴视线从单波的身上转移到詹浩天脸上。 “我,我不知道,怎么,倩如姐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詹浩天凝目不语,凌厉的眼神扫了扫对面的女人,她比资料上介绍的年龄明显老了许多,眼角细微的皱纹清晰可见,头顶的白发隐隐显露。 不用多想,这是一个为生活奔波劳累的女人。越过她的脸,她身后的墙上贴着一张小小的奖状,内容写着:袁学斌荣获xx小学一年级的数学竞赛一等奖。 袁学斌,就是她非婚生的儿子。 詹浩天的沉默让袁芳琴更添心乱,她表面的镇定彻底瓦解。 “倩如姐她真的出事啦?” 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单波又问了一句。 “请问袁小姐最后一次见黄小姐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就是4年前,她回英国前一天,在这里把房子交给我后,她就去了机场,我们就再没有见面了。” “你是说她回英国了?” “应该是!” “这期间你们一直都没有联系?” “额,我在她走后第二天曾经发过一条信息给她,不过她并没有回复我。后来我打电话给她,她也关机了,估计是对这里感到绝望,不想回来了。” 詹浩天向单波使了一个眼色,单波点点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 “袁小姐,今天谢谢你,如果你有黄小姐的信息请给我打电话。” “哦,好的!” “那我们先告辞了!” “好!” “詹总、单总再见!”一直坐在袁芳琴旁边沉默不语的袁子杰也站了起来。 詹浩天经过袁子杰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径直出了门。 10分钟后,在小区的停车场里,在狭窄的空间两个男人开始了严肃的对话。 “浩天,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们突然袭击,出现在袁芳琴的面前,从她刚才的第一反应看没有可疑,但不排斥她掩盖得好。” “她似乎认识你?” “有可能,你看能不能查到抛弃她们母子的那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 “她和爷爷没有过节,她和我也没有利益冲突,如果是她下的毒,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帮别人的忙,而这个人对她来说很重要,重要到可以牺牲自己的前程。” “可是那个男人不是和她分手了吗?她应该不会为了那个抛弃自己的人做这些事吧!” “女人的思维不是常理可以解释的,有时候说不定恨越深爱也越多。” “詹浩天,你什么时候也成了情感专家了!” “什么情感专家,今早我还被人说是情商白痴呢?” 单波竖起大拇指,一个劲地点头。 “嗯!我们的顾大小姐高,总结的实在精辟!” 詹浩天白了他一眼,你现在究竟是损我,还是赞我! “浩天,你的初恋怎么办?要去找她吗?” “暂时没有必要,除非查出她和这件事有关!” “你不去找她也好,上次你去了一趟英国找她,你和顾盼盼就分手了,这次再去,会不会两人闹离婚啦!” “单波,你真是乌鸦嘴,你专喜欢挑拨离间是吧!” “说笑而已,说笑而已!” 两个人达成初步的共识后,驾着单波的陆虎迅速驶离,全然不知躲在窗帘后的一双黑眸窥视着他们。 等待调查结果的日子总是漫长而沉闷的,直到半个月后的某天,单波敲开了总裁室的门,他手里拿着一沓资料,表情凝重。 “浩天,爷爷的身体报告有结果了!” “怎么,情况不好?” “嗯!你看看!” 詹浩天接过单波递过来的文件,只是翻开了第一页,就“啪”地一声把资料摔在地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我开始也觉得不可能,但这却是事实,梁博士说从爷爷体内毒素的留存情况推算,爷爷中的毒是在进养老院之前。这种毒来源于一种印度的植物,就做曼陀罗,这种植物全株都是毒,有阴阳两种特性,利用的好可以治病,反之可以致命。如果只是闻一闻它的花香,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长期吸入,它内含的生物碱毒性就会对人体神经系统造成损害,轻者记忆出现幻觉,重者危及生命!” 詹浩天眉头拧紧,拳头重重地落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水杯都歪倒,杯里的咖啡立刻染湿了放在上面的文件。 “浩天,你冷静点!后面还有更复杂的事!” 詹浩天已经听不进单波的劝说,他怒吼: “是谁?是谁胆敢这样做!” “我们查到了爷爷房间的黑色曼陀罗是借某个慈善机构的名,在春节期间以慰问老干部的方式连同其他花卉一起送过来的。” “是不是“一心”慈善?” “不是。” “不是?那是谁?” “送花的人说对方是通过网上下的单!我查了用的是国外的ip地址。” “网上?” “嗯,我估计是在送货路上混进去的。” “在这期间有遇见相熟的面孔吗?” “花店老板,认出在同时间有一个类似黄倩如的女人出现过,但因为看到的是背影,还不能确定。” “黄倩如?” “从时间上来看,刚好是你们分手两个月后,你觉得她会不会因为……” “但是袁芳琴不是说她回英国了吗?” “她会不会又回来了呢?” “出入境查了吗?” “查了,有她出境的记录,但没有她入境的登记。” 事情越来越诡异,詹浩天情绪渐渐冷静下来,他蹙眉沉思了一会。 “好,我们假设老宅的毒花是她送的,那么养老院呢?在那里并没有她出现的记录,这又怎么解释呢?” “没错,我也觉得事情蹊跷,在养老院并没有发现类似的植物,直到在看护洪姐的房间里搜出这个!” 单波翻开文件,指了指其中一副图片。 “精油?” “没错,就是精油,它里面的成分与老宅里植物的成分一样,洪姐以为是药油,丢了浪费就把它带回了家。浩天,我们耗费了太多时间,一直把调查的方向放在食品和药物上,谁也没想到会是杀人于无形的植物。” “查到是谁把精油放在病房了吗?” “还没有,时间太久,来往的人太多,很难追查!” “看来,黄倩如是关键性人物,我要去英国找她。” “浩天,还是我去吧,免得盼盼她……”。 “不行,她是冲着我来的,我一定要当面和她对质。” “爷爷的病你有什么打算?” “梁博士提议送到美国疗养一段时间,我觉得可行!” “暂时离开也好,我们在明,他们在暗,防不胜防!” “嗯,你尽快安排一下!” 单波看着詹浩天因为愤怒而猩红的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别人说女人心,海底针,看来是真的。如果事情真是黄倩如做的,那真是太可怕了。 一个表面文弱的女人可以为了一段感情而去伤害一个无辜的老人。 詹浩天站立在明亮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思绪复杂,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爷爷投毒案,他想过是生意场上竞争对手所为,也想过是刘云阳报复自己而牵连爷爷,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件事会和自己曾经交往的女人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