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女人第六感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五章 女人第六感

当晚詹浩天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1点,衣服也没脱就瘫软在床上。 一直没有入睡的顾盼盼转身看了他一眼,眉头拧紧,他还真是喝的够多的,连呼出来的气息都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热,我热!”他开始拼命拉扯白色衬衣的领口,想脱掉身上的衣服,可惜意识混乱,手指方向又不对,每次都没摸准,这令他变得越来越烦躁,精壮的身子开始在床上扭动。 她不想理他,就这样让他继续难受好了,他不是自告奋勇地为女人挡酒吗?他虽然一向对女人不差,但印象中替别的女人喝酒的时候还真没有,一来如果是能出入那种场合的女人,酒量也不会差,二来那种逢场作戏的环境,他根本不会为女人去卖弄自己的酒量,他不是那种体贴入微的人。 除非觉得那个女人值得他这样做。 那么是哪个女人让他打破常规呢?她甩了甩头,想赶跑这种杂乱的思维,不让自己再陷入那种纠结,她已经不是4年前的天真单纯的女孩。那时的她天真的相信一个男人信口开河的谎言,单纯地以为付出真心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回报。 “孔…雪菲,我们再…喝…” 然而黑夜里太过安静,静得从他嘴里的吐字不清的碎碎语都钻进了她的耳膜。 孔…雪菲?孔雪菲?呵呵!詹浩天,原来让你毫不犹豫为她挡酒的女人是她。 幽暗的灯光映衬下,盼盼的嘴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线,顾盼盼,你不是神经大条的女人吗?你不是记忆力特差吗?你竟然记得一面之缘的她,而且你不仅记住了她的相貌,连名字都无法淡忘。 看来,不只是他没有忘记他的初恋,连你也跳脱不了那个魔咒,别人说是爱屋及乌,你是什么~恨屋及乌? 顾盼盼就那样屈膝低头抱着小腿,披着单薄的衣服,静静地望着躺在身边毫无仪态的男人。 脑海里昨天晚上吕苏冷漠的话再一次回响:他不喜欢你!他不喜欢你! 是的,他不喜欢我,他对我好,只是为了满足他大男子主义的需要,满足他占有她的欲望。他从来就是这么霸道,谁如果违背了他的意愿,他就会千方百计地惩罚你,让你成为他绝对的私有财产。 心里升起淡淡的失落,又泛起丝丝的涟漪,在巴厘岛,她差点就把真相告诉他,真是庆幸,当时没有说,如果说了她这一辈子就被他禁锢在他的世界里,失去了自由。 “老婆,我头疼!” 他轻飘飘的一句“老婆,我头疼!”让她心尖颤栗。 詹浩天,你和那个年轻貌美的小秘书对酒当歌时,没见你想起老婆,如今回到家,身体不舒服,却想起你有老婆啦!敢情我这个老婆就是你的贴身丫鬟。 顾盼盼,你真够悲哀的! “我疼!……我要水…”。 詹浩天手背不停地捶打着额头,突然一个翻身,侧卧面对着顾盼盼,手自然而然搭在盼盼的腰上,身体的触摸让他习惯性找一个依靠,挪动着身体想贴近她。 “走开!”她嫌弃地甩开他的手,推了推他的背,可惜他身子太重,根本无济于事。 屋内再次安静下来,一个躺着一个坐着的两个人就那样怪异地靠在一起。 “别!你们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妈…妈!”他的声音在漆黑的空间更显凄凉。 而这一声呼叫却将盼盼的记忆拉回到多年以前的某个夜晚。 同样是寒冷的季节,他也是这样喝得酩酊大醉回来,那时的她已经熟睡。她不知道他何时进的门,但是半夜里她隐隐约约听见抽泣声,断断续续,高高低低,时重时轻,她惊得坐了起来。 环顾四周却发现一个黑影正趴在沙发上哭泣,是他?她的心骤然收缩。 她一直以为男人不会哭,特别是像他这类如君王般高贵的霸主,笑都极其少,更何况是哭。 然而当她人生中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流泪,她才醒悟,所谓的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因为未到伤心处。原来一个男人的哭泣是那样让人痛彻心扉,直达心底。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他流的不是泪,而是一滴滴的血。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哭,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她走上前紧紧抱住他,轻抚着他的头发。她的柔情让他彻底释放,他转身回抱着她,头深深地埋在她的怀里,也不管一身的酸馊味,泪水迅速沾湿了她的衣服。 他一句话也没说,他第一次和她躺在床上,没有任何亲热的举动,只是抱着她一觉睡到天明。早上起来的时候他还是沉默,没有给她任何的解释,甚至连一个感谢的眼神都没有,在浴室里洗了一个颇久的热水澡,出来后又恢复了王者的风范,这就是她初相识时的詹浩天。 很久之后她才从单涛的嘴里知道那天是他父母兄弟的忌日。 那么今天呢?也是同样的日子吗?还是他已经习惯用这种方式去纪念那逝去的亲人。 听着他嘴中的喃喃自语,终于还是狠不下心。帮他换了衣服,擦了身体,灌他喝了杯蜂蜜水。 折腾了近2个小时,他终于安静地沉沉睡去,留下依然无法入睡的顾盼盼,望着天花板思绪万千,直到天亮才朦朦胧胧合上了眼。 当第二天顾盼盼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时分,旁边空无一人。摸了摸枕头,手感冰凉,显然他已经起床很久了。 简单梳洗后下了楼,只见小岚一个人在客厅里忙碌着。 “小岚,先生呢?” “盼盼姐,你起来啦,先生一早出去了!” “出去了?”今天还是假日,他这么早出去有什么事吗? “是的,不过先生说了,他很快就回来,叫太太在家里等他!” “嗯!” 看看餐桌上的早点,也许是过了饭点的原因,并没什么胃口,喝了点牛奶,打开电视,看着无聊的肥皂剧。 “先生,回来啦!” “太太呢?” “太太醒了,正在客厅看电视呢?” 詹浩天进门后,看到的却是顾盼盼一手拿着遥控器,头半低垂着,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盼盼,先吃饭,再睡!”他摇了摇她的肩膀。 “别吵!”她嘴里咕噜着,眼睛依然紧闭着。 “你再不醒来,我可要亲下去啦!” “啊!”她猛地睁开了眼,眼前是放大版的俊脸。 “来,先把这个吃了,再睡!” 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盼盼眼前一亮。 “是葱油饼和生煎包!” “嗯,吃吧!” 她并没有接过他递过来的筷子,却用一双大眼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遍。 “怎么啦!不饿吗? “詹浩天,你是不是昨天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所以心虚了,想好好补偿。” 顾盼盼说的“心虚”两个字,确实让詹浩天感到不自在,昨晚半夜他内急起床,看见浴室里换下的衣服才知道她照顾了醉酒的他,他莫名地升起一丝感动。究竟是出于对昨晚故意放纵的内疚还是出于她体贴关心的欣喜,他没有细想,一早起来,就去了酒楼买了她喜欢的点心。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昨天我只不过和杜燚、单波他们几个去了唱k而已”。 “没其他人?” “你什么意思?” “詹浩天,你记住了,这是我唯一的要求,在我们婚姻存在期间,我不希望听见你和其他女人有暧昧的关系。” “哪有什么暧昧的关系!” “最好没有,这就是我的底线!” 底线?她的底线!这曾经熟悉的字眼在詹浩天的脑海中略过,他眼神有一丝恍惚,似乎记忆的底层有模糊的画面在跳跃。 “好了,快吃吧!东西都凉了!” 也许是真的饿了,顾盼盼开始食指大动,吃得津津有味。 “顾盼盼,平时不见你这么聪明,今天变心理学专家了!”竟然猜到昨晚有其他女人在场。 “这是女人第六感!” “什么第六感?” “詹浩天,你就是一个情商白痴,第六感就是除了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之外的感觉,又称为心觉!” “心觉?” “嗯,心觉最直接就是发现男人出轨!” 男人出轨?詹浩天顿时来了兴趣,对盼盼露出色色的眼神。 “那么男人呢?也有第六感觉吗?知道女人出墙!” “你错了,这是女人的专利!男人没有!” 詹浩天看着顾盼盼毫无仪态地大口大口吃着面前的包子,嘴唇泛着油光,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盼盼,今天休息,你想去哪?我陪你!” “嗯,经验告诉我,如果一个男人突然做异于平常的事,这个男人一定是心里有鬼!” “顾盼盼,你究竟想怎样?”对她好一点又和他杠上了。 “一个男人真是对一个女人好,他做出来的事情都是自然而然的,因为这是他发自内心深处的感情!” “那你别吃了,这早点是我特意去买的,心怀不轨!” “喂,詹浩天,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呀!不是就几个包子吗?我昨晚还服侍了你整晚呢?” “是吗?那今晚轮到我服侍你。” “我不需要啦!”谁不知道他嘴里公平的歪理。 “不行,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甘愿不公平…” 正在两人互相打情骂俏的时候,门铃响了。 “单波,你怎么来了?” “嫂子,借你老公半天!” “随便!”最好不过,免得他缠着她,现在她困死了。 单波拉着詹浩天神神秘秘出了门。 “我们去哪?” “袁芳琴的家?” “你知道她家?” “你也知道!” “在哪?” “黄倩如的公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