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他的女人缘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四章 他的女人缘

投毒案有了新的突破,詹浩天几天来紧绷的神经暂时有些舒缓。他半躺在沙发上,听着单波继续汇报其他工作。 单波打开了手提电脑,语调平和地述说着近日公司的有关事项,然而说着说着却发现对面的男人眼神涣散,根本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他走近举手在浩天面前晃晃,某人终于回过神来。 “干嘛?” “詹浩天,老实交待昨晚干什么啦?” “关你什么事?” “啧啧,一看你的样子就是纵欲过度的结果,说说昨晚和嫂子大站了几个回合!” “八卦,我是因为今天早起去接爷爷出院回家!”詹浩天故意绕开了话题。 “啊!爷爷出院了,真是太好了,不用受他们监视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尽快安排医生对爷爷的身体进行全面检查,他体内的毒素究竟严重到什么程度,是否像他们所说的那么简单,我们必须清楚地了解,反正我不相信他们医院单方面的报告。” “也是,他们都是那个字头的,难保不互相串通。” “嗯!” “浩天,你都忙了好几天了,现在事情终于有点眉目,我们今晚不如去放松放松。” “放松?” “嗯,把杜燚他们一起叫出来,去轻松一下,我这几天给你逼得我都快要疯了,不出去透透气,我真会崩溃的!” 詹浩天望着单波死人般瘫在沙发上夸张的表情,闲闲地问了句:“怎么,今晚不用陪老婆孩子啦!” “呵呵,我老婆昨天刚带小孩回娘家了,下个星期才回来。” “哼,就知道你是这个德行,老婆走了才轮到好友,典型的重色轻友。” “得了吧,只会说我,你不也是,昨天是谁一听见某个女人和男人约会的消息,临时推掉盛天科技的晚宴往家里跑的。” 单波不提那个女人的事还好,一提起,詹浩天想起今天早上在医院顾盼盼和那个医生亲密的交谈,心里就莫名地烦躁。 顾盼盼,你还真不安分!一个旧情人陆大海才刚刚搞定,昨天又和闪婚对象吕苏约会,这24小时还没过,又冒出一个医生,还信誓旦旦说她人缘好,异性朋友多,她真不把他这个丈夫放在眼里。 一想到回家可能又面对顾盼盼的冷言冷语,他就郁结,不想发脾气去破坏刚刚好转的关系,但是他又不能保证在她面前不会情绪失控。詹浩天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专捉女人辫子的小气男人了,这种憋屈的感觉实在太不好受。想想去放松一下冷静冷静也好,别以为我每天就必须围着她转。 “说吧,我们今晚去哪?” “哎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总裁肯出去夜场啦!” “单波,你越来越啰嗦了!” “好,我马上打电话约人。” 正在单波在忙碌的订位子约伙伴的时候,顾盼盼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 “你今晚回老宅吃饭吗?”她问得很直接,不带温柔。 “不回,我今晚有应酬。”他回答很简短,只有冷清。 “哦!” “……” “浩天,约好他们几个了,等下去“重金属”俱乐部!”单波宏亮的声音从阳台上传了过来。 “那你先忙吧,我吃完饭自己回去。”电话那头顾盼盼匆匆挂断了电话。 单波走进来时,看见詹浩天正对着手机屏幕凝神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啦?向夫人请假,她不允许?” “我的事还要轮到别人批准吗?你以为个个像你,妻管严。” “哦,你就错了,现代人最新解释,怕老婆的人才是好老公,你没听说怕老婆的人会发达吗?” “嗯,看来你这几年赚得不少,那今天晚上所有的开销你全包了。” “啊!詹浩天,没见过你这样吝啬的老板,我就算赚了钱也只是一个打工的,那有打工的陪老板开心,还要自掏腰包的,这还有没有天理!” 正在单波捶足顿胸大呼不公平时,詹浩天已经潇洒地起身出了门。 “重金属”俱乐部,a市新开的夜场,据说人气火爆,每晚都热闹非凡,这不仅仅是因为它的装修风格前卫,音响效果一流,更因为它请的服务小姐都是来自于大城市的高品质人才,相貌绝美不说,更重要的是经过专业的培训,言谈举止风情万种,自然能够轻易捕捉到客户的心理,让他们开心之余,心甘情愿地掏钱。 据小道消息说这些小姐都不在a市逗留的,每天下午有专车去省城接她们来上班,凌晨2、3点下班后又有专车接她们回到省城。或许是因为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更加吸引了大批希望前来一睹风采的好色之人。 所以当詹浩天和单波踏入灯火辉煌的大厅时,还真的被那圆形舞台下疯狂的人群震惊,台上是穿着性感妖娆的女人,那玲珑剔透的身段,那充满诱惑的舞姿,就连曾经流连风月场所的詹浩天都觉得心跳加速,浑身骚热。 好在掩上包房的门,一切喧嚣狂热都阻挡在门外。 岑田田倚靠在杜燚身边,对着最后踏入的詹浩天招呼着。 “詹总,好久不见!” “你好,岑小姐!” “喂,今晚我们是私人聚会,只图开心快乐,别把公司那套搬过来!”单波不满地吐槽着。 “好,为了开心,先把酒都倒上!”杜燚附和着。 “我来!”整个房间唯一的女士岑田田主动拿过酒瓶。 “浩天,听说这里的小姐不错,要不要叫进来陪陪?” “单波,你坏了,趁老婆不在身边想**呀?” “杜燚,我这可是为浩天考虑的,你看他整个阴沉着脸,估计在家里被老婆欺负着呢?” “单波,你是想我打电话给你老婆告诉她你现在的行踪是吧!” “别,千万别!詹少,我不出声,我静坐行了吧!” 杜燚和岑田田默契地相视一笑,也不管清冷的詹浩天,和故作老实的单波,两个人点了歌,开始自娱自乐。 “哎呀,热死我了!”单涛打开门,拿起桌上的支装可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 “涛涛,你的女朋友怎么没带来?” “田田姐,你以为个个像你思想开明呀!叫她来,还不知要闹腾几天呢?” “为什么?” “我上星期就是去了“夜色”清吧,和客户应酬一下,她就以为我去了那种色情场所,吵着提出和我分手。我解释了好几天,还亲自带她去了那确认,就差找证人证明我的清白,才平安度过!” “呵呵!”岑田田顿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浩天,你的顾大小姐应该不是那种不懂风情的人,怎么也没来?” “她身体不舒服,我让她早点回家休息了!” “浩天哥,恐怕不是盼盼姐身体不舒服,是你怕看见她和熟人相遇心里不痛快吧!” “涛涛,怎么说?”女人天生就是八卦的。 “以前盼盼经常出入这些场合的,你们忘了,“夜色”清吧还是她表哥开的呢?” “对哦,夜色,好像我们的大总裁就是在那认识盼盼的!” “杜燚,我们也去跳舞吧! “好我们走,单波、单涛!” “我才刚跳完!” “年轻人,要多活动活动!” 闹哄哄的一群人出去了,宽大的包房里只剩下詹浩天独自一人。 “夜色”清吧?确实是他与盼盼第一次见面的场所。然而当时见面是怎样的场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印象。他只知道盼盼因为替好友林子柔出头遇上的他,而后他们开始了为期1个月的协议交往,虽然后来变成了1年。 她喜欢过他吗?据单涛回忆,分手后她来找过他,还和他发生过不愉快的事,那是因为什么事呢? 很努力很努力地想寻找记忆的角落,可惜那里是一片空白。 桌子上单波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探了探身眼尾扫过屏幕,来电显示是老婆大人几个字,估计又是到点来查岗的,他嘴角扯出一个冷笑。 别人的老婆三天两头查行踪,人家的女朋友为男友来这种场合而生气,而她呢?明明电话里听到他要去夜场,她竟然可以平静地说你忙我自己回家。她是不是一点都不在意!她是不是对他在外面有女人都无所谓? 他很讨厌这个无方向感的揣测,这种不自信的表现一向是他最瞧不起的。 正在他倍感郁闷之时,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 “詹总,原来您在这?” “孔雪菲?” “哦,我刚和朋友来这里玩,听说单涛他们也在这,我就是过来打声招呼!他们出去玩啦,那我先出去了!” 詹浩天望着那转身离开的倩影,有一种念头在脑海中冒出。 “你现在有空吗?” “啊!有,有空!” “那过来陪我喝酒。” “哦!” 于是当杜燚和单波等四人从舞池下来后,推开房门时,看到的是詹浩天与孔雪菲把酒言欢的场面。桌面上放着东倒西歪的酒瓶,孔雪菲满面通红,似乎喝得不少,而一向对酒有自制力的詹浩天也喝得正嗨。 “你们回来了,快来,我们今天要喝个痛快!倒酒,倒酒!” 单波大步迈上前一手拿开酒瓶,狐疑的眼神略过孔雪菲的脸。 “怎么回事,他不能喝太多酒!” “单总,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一进来,詹总就要我陪他喝酒,我,我也不敢不喝呀!” “哥,你别吓到雪菲,人家是女孩子,肯定是因为高兴,喝多几杯而已,是吧!浩天哥!” “对,我很高兴,大家一起喝呀!” 尽管觉得詹浩天有点异常,但难得看他放开心胸的样子,大家也没有多说,齐齐举杯,渐渐地气氛热闹起来,大家又唱又跳,情绪高涨。 “小涛涛,你的手机响了!” “哦,喂!” “……” “谁呀!说话呀!”眯着眼瞧了瞧来电显示,号码不认识。 “不行,浩天,她输了不喝,想耍赖,你要替她喝!”是单波起哄的声音。 “好,我替她喝!” “喂,你再不说话,我就挂断电话了!” 可惜单涛晚了一步,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传了嘟嘟的忙音。 “无聊,神经病!”单涛低声骂了句,又融入人群中。 此时的顾盼盼手里正拿着老宅的座机,神情木呐。 她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心情,顾盼盼,你清醒一点,他的女人缘一向都是不缺的,你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