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皆有可能性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三章 皆有可能性

一场激情戏以顾盼盼主动开始,却以詹浩天强势结束。 他俩是怎样从书房转辗到卧室,顾盼盼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自己第二天醒来,全身上下散了架一般,累得一点都不想动。 “喂,起床了!”她推了推躺在她身边的男人。 “嗯!”某人鼻腔里发出一丝闷声,但不见丝毫的挪动。 “快点!迟到了!”不用看也知道时间不早了,厚厚的窗帘也挡不住窗外猛烈的阳光侵袭。 “今天休息!” “詹浩天,你存心就是想我被炒鱿鱼,是吧!”三天两头请假,能有好印象就怪了。 “炒了更好,你天天在家等着我。” “你想得美。”在家等着被你来揉捏。 “呵呵,”詹浩天一翻身,把顾盼盼压在身下,额头触碰着额头,鼻尖轻轻磨擦鼻尖,姿势暧昧。 “我现在终于明白古人所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的含义了!” “也就是说你想做那短命的风流鬼!” “为你,我愿意!” “詹浩天!”狠狠地拧了一下他手臂上的肌肉,他的脸皮要不要厚成这样。 “顾盼盼,我还真没发现你如此多特别的地方!” “什么?”他裸露的下身正顶着她的腹部,似乎有一股骚热在体内传递。 “首先脾气犟不说,现在还有暴力倾向,昨晚又热情四……” “啊,你别说了!”她手指捂住了他的嘴,羞得脸红耳赤。 昨晚的事,她就是气他不理人的态度,故意激起他的……,谁知道到最后,自己也情不自禁陷了进去,甚至还主动迎合了他,那一刻她才不得不承认,原来她的身体也很需要他。 “这有什么害羞的,你是我的老婆,你主动的感觉很好,我喜欢,下次我们再继续!” “你还说,你还说,我要起床了!”她没有他那么高的道行,可以肆无忌惮地讨论这些问题。 他起身双手一抱,把她整个托起。 “干嘛?” “你不是说起床么?” “我自己可以。” “你确定?!” “当然。” 詹浩天手一放,顾盼盼一沾地,却发觉双脚软的站不起来,整个人随之往下滑,他的双臂一捞,她又回到了他的怀抱。 “啧啧,看你,说你又不信,还是乖乖听我的话吧!” “你……” 进去浴室后不久,在里面再次上演煽情四射的水战。 “詹浩天,把你的手拿开!” “哦!” “叫你拿开,不是放在这!” “我以为你喜欢我抚摸你这个部位,别不好意思,你都有反应了!” “放开啦!” “我就不放!”某人继续发挥耍赖皮的本领。 没过多久,顾盼盼就已经溃不成军,任由某人在她身上胡作非为,她败在男女悬殊的体能上,她的体力经过昨晚的消耗达到了极致,再也受不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索取。 “盼盼,你这是什么时候纹的身。” “什么?”她的思想完全没有清醒,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他从身后抱着她,不让她滑下去浴池,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肚挤,那里纹着一朵带刺的黑玫瑰,妩媚而妖娆。 “我记得上次你刚到a市时并没有纹身!” 她的心一惊,脑海有了片刻的恍惚,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我贪玩的。” “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要纹一个和你配对一下。”他垂头又开始亲吻着她的锁骨。 “男人身上有伤痕那叫有魅力!” “有魅力?你喜欢么?” “……” “盼盼!” “我要去上班了!”她故意扯开话题。 “呵呵!” “你笑什么?” “看来你的债还得有点多了,不仅仅下不了床,还脑袋变傻了!” “你才傻?” “你不知道今天是周末吗?” “啊!”好像真得是哦。 詹浩天扯过大毛巾,擦干俩人的身体,大浴巾包裹着她,打横抱起她走出浴室。 “鉴于你昨天晚上表现良好,你欠我的债不用还了!” “………”什么意思?他眼角的色迷迷的笑意分明有古怪! “以后轮到我来还你多给的,这样账才会平!” “詹浩天,你真是一个狡猾的商人!”以这样的算法,账永远也没有还清的一天。 “谢谢点赞!” “没见像你这样厚脸皮的!” “呵呵,穿衣服吧,吃完早餐,我们一起去接爷爷出院。” “爷爷今天可以出院啦!” “嗯,要我帮你穿吗?” “谢谢,这点小事不需要劳烦总裁大人!”傻子才不知道你的邪恶念头。 詹浩天看着她警惕的眼神,扫了扫她的肩颈,也没再坚持,走近衣橱挑了衣服。 “穿这件吧!” “为什么?” 他拉近她的身子,在她耳边低语。 “我不想爷爷看见我们昨晚的战况,你不是说爷爷是个聪明人吗?你如果想好和他怎么解释,我无所谓!” “你好讨厌,出去!我要换衣服!” “你全身上下我都亲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詹浩天!你再说,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你舍得么?” 一番折腾,换好一身休闲服的詹浩天带着得瑟的表情拉着盼盼,终于下了楼。 “先生、太太早!”小岚摆好了早点。 “早!” “太太,你很冷吗?怎么穿高领的衣服!”虽然已经11月初,天气有点凉,但还不至于去到穿高领的程度。 “……,我有点感冒了!”眼睛羞怒地瞪着詹浩天,都怪你!可恶的是某人装作听不见,悠闲地尝着美食。 “哦,那太太要多注意,别着凉了!” “嗯!” “你感冒了么,我怎么不知道?”詹浩天挑了挑眉。 詹浩天!你好讨厌!明知故问,腿一伸,踢向他的下身,然而詹浩天似乎一早料到她的举动,反应更快瞬间起身逃离了位置,她踢了个空。 “啊,好痛!”她大喊。 “怎么啦!”她这一叫,引得詹浩天回了头。 “脚疼!” “我看看!”詹浩天一紧张,完全没留意盼盼狡黠的目光,刚准备弯腰,被顾盼盼起身突然用力一推,他重重摔倒在地上。 “哈哈哈”这次轮到盼盼大笑。 “你这小妞,竟然敢骗我!”他迅速起来扑向盼盼。 “啊!救命呀!”盼盼已经撒腿跑上了楼。 屋内充满生气的笑声一下子感染了小岚。 “先生,太太个性如此活泼,将来你们生的孩子一定是个开心果。” 孩子?开心果?此时站在客厅的詹浩天竟有一丝美好的憧憬。 a市人民医院 “爷爷!我们来接您出院了!” “出院,去哪?”詹学宇的眼神有点迷茫。 “回老宅!” “老宅?”还是不相信。 “是真的,我们不去养老院,我们回家,回老宅!”盼盼紧紧握着爷爷的手,语气坚定。 “好,好,我要回老宅!”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激动地泪水涌出眼帘。他摔倒住院没有流泪,他见到亲人也很平静,唯独听见可以回家,竟然情绪失控。 “走吧!”顾盼盼推着轮椅在前,拿行李的詹浩天在后,出了电梯,在医院大厅里稍息,等着司机开车过来。 “顾盼盼!”似乎有人在背后喊她。 “你是…田磊?” “你真是盼盼,我差点没认出你!” 盼盼淡淡的笑笑,打了个招呼,又说了一些近况,然后客气地道了别,身后的男人把眼前一切都看进了眼里。 “他是谁?” “朋友!” “顾盼盼,怎么哪里都有你的异性朋友!”他彻底不高兴了。 “哦,我人缘好,你羡慕不来的!” “你……” “车来了,爷爷,我们上车囖!”完全当某人是透明人。 回到老宅,最高兴的莫过于管家陈伯,他忙前忙后,兴奋不已。一切安排妥当,从专业机构请了两个男护工,实行24小时贴身照顾。折腾了半天,爷爷也累了,回房间休息了。 “你跟我来!”詹浩天正想拉顾盼盼进他的房间,单波的手机打了进来。 “什么事?” “浩天,你现在有空吗?投毒案有进展了!” “嗯,去哪?” “老地方吧!” “半个小时后见。” 他挂断电话,一手揽过顾盼盼的腰身。 “我现在有事出去,给你几个小时,好好想想,等我回来交待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医生是谁?” 她对他做了个鬼脸:“我就不说!” “不说是吧!那晚上在床上好好说!” “他是我的第n个男友!”她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半个小时后,单波与詹浩天在君悦酒店顶楼公寓碰了面。 “浩天,在你的半利诱半威胁下,肖老头终于给了名单,经过连续几天的通宵筛选,如今的目标锁定为爷爷的近身护工洪姐身上,她和爷爷接触最多,嫌疑最大,有一段期间她曾辞职过,1年以后她又回到了养老院工作,也还是她负责照顾爷爷,直到爷爷摔倒出事。” “她是什么原因辞职的?” “说是家里老人病了,需要回去照顾。” “情况核实了吗?” “嗯,基本符合!” “应该不是她,还有其他可疑的人吗?” “为什么你肯定不是她?” “一个对自己家人都如此上心的人,不可能会做下毒这样的事,何况如果真是她,她还能镇定自若地继续在养老院工作,那她的心理素质也太好了。” “嗯,也有道理。” “我上次和你提到慈善机构的事查成怎样?” “你怀疑是外来人作案?” “皆有可能性!” “是有不少慈善机构上门慰问,其中最多的是一心慈善,但她们每次来停留的时间不长,没有机会接触药品和食物。” “一心慈善?和爷爷接触最多的人是谁?” “有一个人,叫袁芳琴,她每次都有来!” “每次都来?” “嗯,据说是个带队的,怎么,有问题?” “查一下这机构,也查一下这个人!”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