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我哪敢瞒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二章 我哪敢瞒你

吕苏淡漠的笑容让顾盼盼明显觉察到他对于詹浩天的恨意,这种恨究竟是源于学生时期的狂妄自傲,还是因为他在意她与詹浩天的关系,她无法看透。 她只知道不能让这种情绪继续扩大,不管他们以前的关系如何,反正现在不能因为她再生仇恨。 “吕苏,我的事你还是别管了,你都已经结婚了,我希望你过你幸福的生活,不要因为我,和他再产生不愉快的事。” “呵呵,你这是关心我,还是心疼他。”吕苏轻冷的笑声让顾盼盼不寒而栗。 “我……” “顾盼盼,我是结婚了,在你一声不吭离开我的三个月后,我选择了闪婚。对方是家人介绍的,条件般配我就答应了,反正和自己喜欢的人结不了婚,和谁结不都是一样吗?” “吕苏,你别这样,你这样只会令我更加内疚,当初的事确实是我一时冲动,你为我作贱自己的婚姻,不值得。” “婚姻?什么是婚姻?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才叫婚姻,如果不是,那就是两个人合伙过日子。” “可是你知道我并不喜欢你。”顾盼盼不得不说出残忍的现实,让他彻底断绝不切实际的念头。 “呵!顾盼盼,想不到你还真是直白,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当初想和我结婚也只是为了遗忘詹浩天。” 顾盼盼望着吕苏轮廓分明的俊脸,一种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原来他知道自己和詹浩天的关系,为什么他依然毫不介意呢?,他真是喜欢自己吗?她的心情瞬间变得复杂,有喜有忧,还有苦涩。 “盼盼,你喜欢詹浩天,詹浩天却不喜欢你,你还是答应和他结婚了,所以你和我是一样的,我们的选择,只能证明婚姻与爱情无关。” 心被针刺一般,声音夹着伤感。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 “他如果喜欢你,不会把你一个人丢在美国这么多年,他如果喜欢你,不会不公开你们的关系,他如果喜欢你,会连个结婚戒指都不给你。盼盼,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吕苏激动的语气让顾盼盼不能再平静,他轻易就洞悉了她的痛处。 “不要再说了!”她怒斥。 “你知不知道我去美国找过你吗?” “你去美国找过我?” “是的,就在那年的农历新年期间,我风尘仆仆赶到加州,却发现你已经离开了学校,你消失得无影无踪,顾盼盼,你真的好残忍,你都没有给我任何的机会,就已经判了我的死刑。” “对不起,吕苏!”对不起,或许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你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你才是拿婚姻作赌注的那个人!” “那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你的不幸福却是和他有关!” “吕苏,你就不能和他好好相处吗?” “不能,除非我知道他是真心对你!” “……” 气氛变得沉闷,两人相对无言。阔别四年,再次意外邂逅,不是惊喜发现,却是尴尬收场。 她说服不了他,他理解不了她。 从茶艺馆出来,顾盼盼执意不让吕苏送她回去,她不想节外生枝,这里是a市,吕苏和詹浩天虽然处在不同的领域,一个是公务员,一个是生意人,但是相互见面的机会还是会有的。 这次退税的事就因为吕苏亲自开了口压了下来,那个叶股长才不敢刁难,资料一递上去,当场就给批了,果然应了那句朝中有人好办事,这就是不容忽视的国情。 思前想后,盼盼还是决定不告诉詹浩天吕苏出手帮忙一事。一来她觉得这是小事,用不着惊动身处高层的他,而且这种事就算她不找吕苏,经理也会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搞定,今天她只不过是一时看不过眼,冲动行事罢了。二来詹浩天这么爱面子,给他知道是吕苏是看在她份上帮的忙,还不知道会怎样,说不定又把她禁锢在家里,不许她上班。 “盼盼姐,你回来了!”乖巧的小岚开了门,盼盼已经私下里和她说了,詹浩天不在场的时候,就叫她的名字,毕竟她才大小岚5岁,别搞得太太前,太太后的,让人听了心里特别不舒服。 “嗯,先生还没回来?”她随口搭了句。 “不是,詹总早就回来了,还是在家里吃的晚饭,现在在楼上,不过,看他好像心情不太好。”小岚压低声音在盼盼耳边絮叨着。 “啊!他在家里吃的饭?你怎么没打电话号码给我?” “我有打,可是你的电话打不通。” 打不通!没可能!盼盼从包包里拿出手机一瞧,原来手机早就没电关机了,哎,肯定是下午匆匆出来,忘了充电。事情怎么这么巧,天天在家不见他早回来,就今天有事没回来吃饭,他倒提前了,怕他责怪,不敢再拖延时间,盼盼赶紧上了楼。 推开书房的玻璃拉门敲了敲门框,此时的詹浩天正坐在书桌前,低着头,两手放在键盘上,噼噼啪啪打着字,动作流畅,神情专注。 “浩天!” 没有任何反应?是没听见吗? “浩天,我回来了?”她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柔情。 某人继续装酷,默不出声,甚至连头也没动动。 这是什么态度?我不就是晚回来一点而已,现在才8点,比起他每晚11点才回来早多了,就算他打她的电话打不通,也用不着气成这样,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谁都有疏忽大意的时候。 好吧!你不想理我,我也难得理你! 顾盼盼掩上了门,转身拿了衣服进了浴室,在里面磨磨蹭蹭泡了近1个小时出来,却发现卧室依然空无一人,书房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淡黄的色调撒进屋内,原本的暖意被室内的冷清占据,心竟然有一点小小的失落。 他真的生气了?难道是因为知道我去见吕苏的原因吗?明明刚才和吕苏只是一般的交谈,如今却像做了不见得人的事一样,顾盼盼,你心虚什么?又不是红杏出墙!可是他那个人小气得很,要不要和他解释一下?在书房门口徘徊了好几分钟,她再次踏入书房,没有敲门径自走到了进去,站立在他面前。 “你是什么意思?” “……” “你真的生气了?”她忍不住软了下来。 “我为什么生气?”某人终于抬起了头。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见吕苏,我和他只是偶然相遇,就是一般朋友见面喝喝茶而已。” 詹浩天合上笔记本电脑,双手环抱向后一仰,靠在真皮椅子上,深邃的眼睛望着盼盼。 “他也是你的旧情人?” “不是!” “那是什么关系?” “就一般关系,詹浩天,你这是吃醋吗?吕苏已经结婚了,我就算想也没资格了!” “你说的是真的?” “嗯!” “没瞒我什么?” “我哪敢瞒你?” “最好是真的,如果我发现你有事瞒着我,后果会很严重,你可知道。” “嗯,”眼前闪过小小的身影,心紧张得漏跳了几拍。 “过来!”手一拉,盼盼靠近了他的身体,那熟悉的带着魅惑的沐浴露香气,立刻钻进她的鼻翼。 “干嘛!”她手顶着他的胸膛,不让他贴得太近。 “你欠我的东西打算什么时候还呢?” “什么?”她装作不知。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你主动还,第二个我主动要。” “………”这不明摆着坑人吗?选哪个都是她吃亏好不好。 “嗯,想好了吗?” “我选第一个!”眼珠子一转,横竖都得选,主动好过被动。 詹浩天坏坏的眼神,带着色色的表情瞪着她,嘴角扬起一个迷人的弧线。 “那开始吧!” “现在?这里?” “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这里是书房,不是卧室,这是桌子,不是大床,而且现在才9点,时间地点都有问题。 “我不要在这里!”她抗拒着。 “欠债的人没有选择权!” “你……” “我数三下,如果你还没开始,就代表放弃第一选择。” “一”他玩味的兴趣渐浓。 “二” “三……” 三字还没说完,顾盼盼已经低头吻上了他的眼睑、接着鼻梁、然后脸颊…… 詹浩天这样做的原因纯粹觉得好玩,想惩罚一下她背着自己和吕苏约会的事,故意让她选择主动无非想看她的表演。 然而精明的他却忽略了一个事实,顾盼盼的身体是他开启出来的,她的敏感地带他熟悉得很,同样的,他身体的兴奋点盼盼也记忆犹新。 刚开始他还觉得是一种享受,还在兴喜她的变化,渐渐地他发现这小妞是有意的,在他身上煽风点火,不断地撩拨起他的欲望,而又点到为止,让他欲罢不能。她故意避开他嘴唇的追逐,让他无法回应她的柔情,她冰凉的小手在他的腹肌上来回摸索,直到他升起无法抑制的兴奋度,她却在关键时刻停止手中的动作,他如在冰火中受着煎熬。 “顾盼盼,你这小狐狸精!” 他的膝盖撑开了她的双脚,扶着她的腰身一提,她整个人坐到他的腿上。 他的坚硬顶着她的柔软,他的头埋在她的胸前,舌尖舔着她雪白的圆球。 “嗯!”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吟。 现在知道怕了吗?他眉头绽放这魅惑的笑意。 身一挺,把她压在书桌上。 “别…在…”她的声音已经软绵无力。 “哐”的一声,似乎有物体掉在地上。 身下一阵清凉,空荡荡的感觉闪过脑海,还不及回神,他的热烫一下子就填满了她润窄的甬道。 “痛!” “知道痛了么,刚才是谁在使坏?” “是你!” “是我吗?”他身子重重撞击着她的柔嫩。 “啊!” “是谁?”他继续律动着,一下抽离,一下深入,将两人带到愉悦的顶峰。 “是我!” “下次还敢不?” “啊!…不敢了…不要了!”她娇嗔求饶声迭起。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