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意外的邂逅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一章 意外的邂逅

从巴厘岛回来后,一连几天,詹浩天都早出晚归,而且回来都是阴沉着脸,连和顾盼盼打招呼也提不起劲,很多时候直接就进了书房,一待就待到半夜。 刚开始顾盼盼还理解为是因为度假挤压的事情多而忙碌,可是渐渐的,她发现不对劲,詹浩天的情绪越来越烦躁,说话越来越少,有时在屋内还听见他在书房里拿着电话大声怒骂,他一向是公私分明,很少把工作情绪带回家,究竟是因为什么事呢?这种非正常的气压,导致家里的佣人整天提心吊胆,怕一不小心惹他生气,盼盼也陷入进退两难,他的公事她不方便干预,他的私事如果他不想说,她问也没用。 一时之间陷入僵局,原本连日的奔波已经疲惫,又加上身体不适心情郁闷,令盼盼每天晚上都处于半梦半醒中,睡眠严重不足,上班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盼盼,盼盼,你怎么啦?” “什么怎么了?”顾盼盼抬头望着丽敏好奇的眼神,一脸茫然,不知其所云。 “我发现你从休假回来就不正常,你看你,这是要一式两份合同的资料,你才打了一份,还有这里的报价单打错了,不是美元是欧元。” “啊!对不起啊!我马上改过!”盼盼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算了,我已经帮你改好了,幸运的是拿去给经理签名前我看了一遍,否则被那女魔头发现了,还不给她骂死。” 顾盼盼吐了吐舌头,双手合十,对丽敏作了一个万分感谢的动作,真是险!要是给那个处女座出生,事事讲究完美的经理安娜小姐知道,她这个月的奖金恐怕就要泡汤了。 “盼盼,别人休假回来,都是神采奕奕,你却相反,死气沉沉!” “我哪有?”盼盼硬撑着。 “还说没有,你现在就是一个神游的状态!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失恋进行时!” “别乱说!”尽管也觉得自己神不守舍。 “盼盼,反正你在这呆坐着也心不在焉,不如帮我跑一次腿,去一下税务局。” “去税务局干嘛?” “就递一下文件,很简单的!”丽敏说得轻描淡写。 “真是这么简单,我不会的,你别坑我!”怎么左看右看,都觉得丽敏的眼神闪烁,像是有隐情。 “喂,大小姐,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把你往火坑里送吗?我是那种人吗?你不愿去就算了,我自己去!” 盼盼看见丽敏嘟嘴生气的样子,忙陪笑道:“我去,我没说不去,别生气,我刚才说笑而已,我马上去。”最重要的事不想被经理发现她在办公室昏昏沉沉,懒懒散散,那样更惨。 “嗯,算你有点良心,不枉我刚才帮你,你把这份文件递给管理科叶股长就可以了。” “这是关于什么的,你大概和我说一下,免得人家问起,我都答不上来。” “没有什么,就是关于退税的。” “哦!”顾盼盼收拾好资料,转眼出了门。 “您好!是叶股长吗?我是汇天进出口公司的,这些资料是交给您吗?” “汇天?” 眼前的男人长得倒是有模有样的,30出头,浓眉大眼,皮肤略黑,带着副黑框眼睛,只是他看顾盼盼的眼神太过直接,也不出声,就那样默默地瞪着你,令经常出入应酬场合的顾盼盼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有种立刻逃走的念头。这样充斥着强烈压迫感的状况持续了好几分钟,直到**男再次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盼盼。” “顾盼盼,难道你的前一手经办人没有和你说你们公司的资料不符合退税的要求吗?” “啊!这个?”盼盼懵了,难道自己真的被丽敏摆了一道。 “回去告诉她,不把资料改好,就不要退这笔税了。” “哦!”顾盼盼还没反应过来,面前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手里还拿着那沓他看都没看的资料,怒火一下子串上头顶。 资料不全,补齐好了,用得着给我脸色看吗?说到底我们可是纳税人,你们的工资还是靠纳税人给的,牛逼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股长而已,以为自己是债主啊!什么狗屁机构改革,这是该有的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吗? 心里怄着气,悻悻走出股长室,在走廊上拨通了邓丽敏的手机。 “邓丽敏,你想害我呀!”她劈头就骂。 “怎么啦?” “你还装无辜,你的哪些资料都不齐,人家股长不收。” “他看了?” “额(⊙o⊙)…”突然记起好像还真没?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盼盼,不是我害你,而是那个叶股长故意刁难我们,我都去了好几次了,每次他都是这个态度。” “啊,每次,他为什么刁难我们公司?” “他就是新官上任,想表现一下自己的威严囖!” “威严?” “也有可能是想要钱!”丽敏又搭了一句。 “想要钱!”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不清楚,反正现在当官黑得很!” “他敢!” “人家就是敢!” “邓丽敏,现在又不是旧社会,我们按章办事,那里轮不到他只手遮天!” “盼盼这个你就不懂了,也难怪你,你在国外生活了这么多年,有些事你是没办法理解的,在a市凡涉及有权审批的事都是人说了,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以人为主,政策靠边,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套的审批标准,上一任同意的这一任未必允许,所以他硬是不批还真是没办法,我原想换个新面孔试试,他会好说一点,谁知还是照样,对不起啊,盼盼。” 真是岂有此理,怎能有这样的事,这什么世道?盼盼突然顿悟,怪不得人家是百年法律,我们是一日政策,真是悲哀! “他上面有领导的,我找他上级去。”还是觉得不甘心,她那喜欢伸张正义的个性又浮现。 “没用的,我找过了,他们都是官官相护的,你想啊,能进去那种部门的工作的人谁不是有背景呀,大多都是系统内的皇亲国戚,或者是政府部门内部直接安排的,说不定连前台的接待小姐都是后台杠杠的,谁会为你一个不起眼的人得罪这些人啊!” 邓丽敏一针见血的精辟分析,又把顾盼盼拉回到现实。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按他的要求改?” “能改就好了,关键是有些东西改不了,货已出单已打,哪能说改就改!” “金额大吗?” “嗯,几百万呢!” “几百万,那你和经理说了吗?” “还没呢,我怕说了直接给炒鱿鱼!”丽敏咕噜着。 “我就不信,还真没王法了!” “盼盼,喂,盼盼!”电话那头已经传来嘟嘟的忙音,因为此时的顾盼盼已经敲响了局长室的大门。 “请进!”屋内传来一把浑厚的男音。 “您好,我是汇天……”她的声音遏然而止,眼前突然一亮。 “吕……苏,你怎么在这?” “你是……盼盼?” “怎么,小苏,你们认识?” 顾盼盼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和吕苏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此时站在局长旁的男人就是四年未见的吕苏。他一身深蓝色的西装,面容依然英俊,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他回头望着她的眼神极其复杂,让顾盼盼有点被人看透的感觉。 “是,张局,她是我的多年不见的朋友。”他的语气很快恢复平静。 “哦,这位小姐找我有何事?” “局长,我找您是关于退税。” “小苏,既然她说的事是你管辖的范围,你负责处理吧!” “是,张局!” a市“绿苑“茶艺馆 “盼盼,这几年你过得好吗?” “还行,你呢?” 吕苏明亮的眼睛凝视着顾盼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那隐藏的情愫似乎在涌动,顾盼盼回避着他的目光,拿起茶杯,然而她低头的一刹那,他左手无名指上明晃晃的钻戒却让她清醒。 原来他也已经结婚了,心一下子变得轻松,竟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吕苏,当年的事对不起!”这是迟来的道歉。 “盼盼,你为什么没有找我?” “我……” “你父亲的事我听说了,你当时应该来找我,而不是逃走!” “我当时也没办法,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命中注定和吕苏擦身而过,注定和詹浩天纠缠不清。 “不是,这不是命,这是詹浩天的诡计!” “……” “盼盼,你既然回来了,就必须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盼盼摇摇头,缓缓地说道。 “吕苏……,我已经和詹浩天结婚了!” “砰”的一声,是茶杯放下撞击杯碟的响声。 “结婚?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在我去美国的前一天。” “那天?也是我去你家找你的那天?” 顾盼盼点点头,她已经被吕苏的过激反应吓倒了。 “是詹浩天逼你的是吗?一定是,他逼你嫁给他,名为帮你父亲,实际上就是为了霸占你家的财产。” “不是!吕苏,你想多了!” “盼盼,你不要再为他说话了,他那种人根本不值得,他只会为自己考虑,以前如此,现在更加!” “以前?你们认识?” “我们何止是认识,我们还很了解!” “很了解?!” “我丰富多彩人生还真的要多谢他的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