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温水煮青蛙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九十章 温水煮青蛙

a市皇城酒店vip包房 装修奢华的套间里,相对而坐四个男人:这一边是天宇集团的一、二号人物,詹浩天和单波;另一边是a市公安局第二把手肖庆和刑侦队长黎志成。 客套话起的头,酒足饭饱,终于进入主题。其实这样的场面大家都很熟悉,心里有数,这不是单纯的聚餐,目的性强,也不需要拐弯抹角。经过一轮的磋商,基本达成一致意见,谈话进入尾声。 “詹总既然肯出这个价,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只是这件事怕曝光出来,就不好处理了。” “这方面肖局长大可放心,对外保密工作由我们负责,您们只需查清楚养老院的情况,把名单提供给我们就好,您也知道那是政府部门掌管之地,我们不方便介入。” “好吧,我这里一有消息就通知詹总。” “我静待肖局长的好消息。” 肖庆阳和黎志成起身离开包房后,单波终于没按捺住脾气,手一拍,桌子上的碗碟震动地发出碰撞的声音,发泄还不够,脚一伸狠狠踢倒了凳子。 “我呸,还真是老奸巨猾!世上说的皮笑肉不笑就是这种吧!” 詹浩天嘴角扯出一抹阴冷的笑容,刚才对面那两个人敷衍的态度当然逃不过他凌厉的眼睛。他当场不揭穿,并不代表他不知情。他不发怒,并不代表他软弱。 单波的性子就没有浩天的沉稳冷静,他依然忿忿不平。 “那些人看爷爷老了,身体不如以前了,觉得没有利用价值,就想造反了,他们也不想想当初是怎么爬上那个位置的,没有爷爷在上面的美言推荐,他们会平步青云!哼!” “单波,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真相!”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就是不爽,就是看不惯他们丑恶嘴脸,别人说生意人奸诈,我看最奸诈的人也比不过这些披着羊皮的狼!他们那是笑里藏刀,杀人于无形,好在我们这几年都在生意场上混,没有和他们有过多接触,否则让我天天面对这些人的脸皮,我不把他们灭掉我就不姓单!” 詹浩天看着面前气得团团转的单波,他夸张的表情和语无伦次的叫喊还真是少见,心中觉得好笑。 “你不姓单想跟谁姓呀!跟你老婆?”詹浩天调侃道。 “我跟我的儿子姓!不行吗?”单波嬉笑着,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这就是和好友在一起的好处,没有拘谨,有不开心、有怨气,发泄一通后,人马上就舒缓了。 单波叫人撤了酒菜,重新上了大红袍,沁人心脾的清香飘散在四周,驱赶了原本弥漫在屋内浑浊的空气。 “浩天,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觉得是有人在幕后操作,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杀人模式,还真够隐秘,如果不是精心设计,为何我们一直都没有查觉呢?” “就是,我也觉得奇怪,每年爷爷在疗养院的时候也有做身体检查,我们从未发现不妥,现在看来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那时爷爷已经被人下毒,只不过量少,还达不到危险的程度,所以没有引起我们足够的警惕,另一种就是体检报告被人调换了,我们一直拿的都是错误的报告。” “嗯,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所以我们不能松懈,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调查重点放在和爷爷有近距离接触的人身上,包括护理工,营养师,护士和医生,还有清洁工也不能忽视,特别关注这几年突然离开的人员。”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 “单波,我记得你和我说过有慈善机构会定时上疗养院看望老人,这里和爷爷有接触的人的名单你也要拿到。” “你怀疑……” “一切都有可能,警方有他们明查,我们有我们的暗访,目的虽然一致,但我们不能指望警方太多,毕竟是在官方直接管辖的地盘上发生的事,他们就算查到什么,也有可能为了不造成负面影响,故意隐瞒。” “这些人为了自己的乌纱帽,什么事做不出来!”单波冷言。 “他们想低调处理,不肯让爷爷转院,无非就是想封闭消息,不想脱离他们的掌控,所以你别以为给了他们钱,他们就会为你做事。” “我知道了,官场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不收钱不办事,是十足的贪官;第二种钱也不收事也不办,是怕死鬼;最后一种钱照收事不办。” 对于单波精辟的论述,詹浩天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他沉思了一会,喝了口茶,闲闲地问了一句。 “你觉得刚才那两个人属于哪种?” “当然是第三种!”单波冲口而发。 “错了!” “错了??” “嗯,他们属于第四种,钱照收事不照办!” “事不照办?”单波不解。 “所谓事不照办,就是不是不办事,而是不按照你的要求去办,表现在拖拉或者塘塞!他们清楚这是灰色交易,你揭发他自己也会险进去,他让你咬他不入,这种人最为狡猾!” “哼!这样人也不怕良心不安,晚上睡觉发噩梦!” “这就要看每个人的心里承受力了,为什么说当官就是心理战,你看得透对方,却能让对方看不透你,这就是最高境界,将别人踩在你的脚下,你就可以到达顶层,而一旦去到某个位置,就拥有独霸天下的权力。” “怪不得经常报纸刊登某某领导抑郁症跳楼,敢情这些人是心理扭曲,自己过不了自己那关!”单波露出轻蔑的表情。 “单波,你要清楚这些人处事的原则,如果在钱和权之间要他们选择,他们一定会首选权利,因为在这里有权就代表有钱,而有钱却不一定有权。” 詹浩天深邃的眼睛在昏暗的夜光下更显神秘。他一向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处事方式,这次有人公然挑战他,已经激怒了他。 “浩天,你觉得爷爷这件事和20多年前的那起车祸有没有关系?” “不好说,当年事件的真相爷爷是知晓的,会不会有人怕爷爷泄露秘密,所以要杀人灭口!” “如果真的是这样,也真是奇怪,他们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出手,如果不是爷爷这次意外摔倒送去医院,医院发觉有可疑报了警,我们都还一直蒙在鼓里,真要到了毒性发作后果就不堪设想,哎,我当初就不该听爷爷的话放过他们!” “爷爷叫你放过他们,什么时候的事?”詹浩天拿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差点溢出。 单波一看詹浩天犀利的眼神顿时慌了神,都怪自己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如今没有办法再隐瞒了。 “就是你刚受伤失忆的时候,爷爷说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让我不要彻查当年车祸的事。” 詹浩天举起手指指着单波,怒火冲上满脸通红,青筋展露,音调都变了。 “你,你真是糊涂,怎能听爷爷说呢?如果你当时继续查下去,说不定也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我真是给你气死!!” “我…我…,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时你受伤了,又失忆了,公司的事又多,忙都忙不过来,根本顾不了其他,爷爷也是为了躲过危险,才采取息事宁人的做法,谁知道他们还这样不依不饶!” “当年事件查到哪了?” “………” “单波!”某人不耐烦了。 “让我想想!” “谁是关键人物?” “是刘云阳!”单波脑袋终于转过来了。 “刘云阳!他现在在哪?” “听说调到g市后,他行事低调,这几年不见他在a市出现过,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件事我亲自跟,你专心查投毒案件。” “好!” 正说得兴起,有人敲门,是餐厅服务生。 “不好意思,单总,詹总,打扰了,我们差不多打烊了,请问您能不能把账先结呢?” 单波看看表,不知不觉已经晚上10点了,拿过单,潇洒地签上了大名。 “浩天,走吧,你不累吗?”从早上赶飞机到现在一直没停过,铁人都要休息。 “嗯!”詹浩天起身,迈向电梯口。 “喂,你这小子,玩失踪,突然去度蜜月,特爽吧!” “爽你个头!”不提这事还好,一提某人就火了。 “不是吧!去到那么远,你都没把她搞定,詹浩天,你不要在我面前颠覆你的光辉形象,我真的会瞧不起你的!” “单波,你也嫌命长了吧!” “喂…喂……等等我,我没开车来!” “自己打车!” 单波看着詹浩天出了电梯,扬长而去的身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顾盼盼真得这么难搞!出动了追女必杀技也不行。这也真怪不得单波,就算他挠破头皮,估计他也想像不到詹浩天遇到的特殊情况。 詹浩天回到临江公寓时,已经是晚上11点。 “你回来了?”“啪”的一声,盼盼开了床头灯。 “怎么这么晚都不睡?” “等你!” “等我!”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暖了他的心。从下午获知投毒的消息到现在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中,看到顾盼盼关切的眼神才稍微缓解。 “下次别等了!” “爷爷,怎样了?”总有一种直觉,不是摔倒这么简单。 “爷爷没事,只是皮外伤,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们一起把他接回老宅好不好!” “真的!!” “嗯!很晚了,睡吧!” “你呢?” “我还要看一些文件,晚安!” 他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又帮她盖好被子,直到看着她渐入睡眠,才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