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谁嫌命长了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九章 谁嫌命长了

詹浩天关于生孩子的提议无疑带给顾盼盼莫大的冲击,原本的纠结变为惊喜,冲动的她正打算告知他一切时,命运再一次和她开了玩笑,关键时刻詹浩天的手机震响了。 “喂,单波!”他边说边走向阳台,完全忽略了盼盼迷茫的眼神。 “浩天,爷爷摔倒了!” “……怎么回事?” “具体还不清楚,不过爷爷已经送医院了,暂时无大碍。” “嗯,我明天回去!” “好!” 此时的盼盼仍在幻觉中,她的思维处于断点,詹浩天已经放好了电话,他回头看了看顾盼盼,眉头紧锁,欲言又止。 “怎么啦?”她终于晃过神来。 “爷爷住院了。” “啊!那我们赶快回去吧!”盼盼惊慌地跳下了床,在屋内转了一圈,想起要收拾行李。 “盼盼,别太紧张,爷爷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就算想走,也没有飞机,明天早上我们再回去。” “哦!”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刚才轻松的气氛,屋内骤然安静下来。 “浩天,爷爷这次出院后我们把他接回老宅吧,爷爷一个人在养老院太孤单了。” “……” “浩天!” 他神色暗沉的眸子让盼盼猜不透他心中的想法,他转身倚立在阳台护栏边上,远眺着那片深蓝色的印度洋海域。 “我也劝过爷爷,可惜他不肯听我的,他太要面子了,不想熟人看到他耳聋眼花,记忆渐渐消失的境况。”他低沉的声音随着海风飘入屋内,夹带着悲凉和伤感。 “浩天,爷爷不是爱面子,他是爱你!” “爱我?!” “是的,爷爷那是爱你,不想你难过!” 他再次沉默。 “浩天,你是爷爷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不想你再一次承受痛苦,当年你家人的意外离世,让你至今都郁郁不乐,爷爷不愿意你看着他受到病情的折磨,他疼你!不想你不开心。其实爷爷很聪明,他知道自己老年痴呆症会渐渐失去记忆,他在这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爷…爷!您真傻!”他喃喃自语。 “浩天,爷爷这么疼爱你,你不能让爷爷孤独终老,以前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去过养老院做义工,那些老人表面活得很开心,内心却是很孤单,其实他们不需要丰富的物质,他们只需要简单的陪伴,哪怕只是短短的1小时或者几分钟,都可以让他们感受到温暖。” “浩天,你知道国外有一种职业叫作临终关怀吗?它就是一种纯粹的陪护,也许你都不需要说话,只是一个关切的眼神,一个轻轻的抚摸,都能带给这些老人安慰和满足。” 顾盼盼的一番真实的感受,撞击了詹浩天的内心,他一直以为孝顺就是要顺着老人的意愿,刚开始也曾经反对爷爷去养老院,可是被爷爷一声斥责,你是要让我活得没有尊严吗? 一句话,让他的心被刺痛,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特别不孝,连爷爷最后的愿望都不能满足,于是他不忍心违背,最终他选择了妥协。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不了解爷爷,爷爷是宁愿自己孤单也不想他痛苦,詹浩天第一次为自己错误的决定而懊悔。 他缄默不语,修长的身影在淡蓝色的余晖映照下,孤单而寂寞,盼盼的心瞬间沉甸。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顾盼盼走上前第一次采取主动,她双手环抱着他的腰,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厚实的背脊,头侧靠在他的肩膀上。 画面温暖、甜蜜、宁静、安详……任何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 他有了短暂的呆滞,而后缓缓伸手握住她的柔夷,他掌心的热一下子侵袭了她手指的冷,暖意沿着皮肤渗透到血管直通她的四肢百骸,心似乎也在一点一点拉近。 “浩天,你会不会离开我!”她低语。 “你呢?”他反问。 “你不弃我,我必相随!”她的答案有着不舍。 “你若弃我,我必弃你!”他的回答充满霸道。 当晚是他们来到巴厘岛后度过的最安静的一晚,没有情欲,没有谈笑,甚至连对话都少。有的是眼神的交流,有的是相拥而卧,有的是呼吸交融…… 第二天下午3点飞机终于平安到达a市机场。 “盼盼,司机先送你回家,我去一趟医院!” “不行,我要一起去看爷爷!” “可是你的身体……”连续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她看起来面容憔悴。 “我没事!走吧!” 黑色的奔驰轿车在机场高速路上飞驰,坐在后排座的詹浩天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他的表情平静,外人根本觉察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有坐在身旁的顾盼盼知道他内心的焦虑,他手指轻弹座椅的小动作已经泄露了他的不安。 略带冰凉的小手放在他温润的大掌上,他微怔,侧目而视,然后五指交叉相握。 “浩天,爷爷,他还会记得我吗?” “……” “爷爷一定还记得我的,他一向疼我的!”她重复着,声音已经哽咽。 “是的,爷爷不会把你忘了!”他安慰着,低头在她额头上亲吻着。 车开进了a市人民医院时,单波已经在门口等候,看见顾盼盼从车里下来,单波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意外,然后对她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爷爷詹学宇住在特别病房,位于住院部的顶楼,所谓特别病房也就是vip病房,对外改了个称呼而已,怕引起大众的不满,毕竟这年头贫富悬殊,医患关系又这么紧张。 然而就算是vip的待遇,詹浩天还是对这里的一切不满。 “怎么没送我们自己的医院?” “是疗养院送来的,因为这件事有点急,所以……”单波向詹浩天打了个眼色。 “盼盼,你先进去,我等下就来!” “好!”她知道单波对她有所顾忌,也不挑明,快步走向病房。 “浩天,爷爷这件事惊动了警察?”看着顾盼盼远离的身影,单波说出了隐情。 “为什么?” “疗养院送进来时,验血的结果发现爷爷有轻微药物中毒的迹象!怀疑有人投毒!” “投毒?谁嫌命长了!” “现在还在调查中,爷爷在疗养院也有三年多了,这期间换了几批护理人员,究竟是谁在爷爷的药里动了手脚,查起来还真有点难度。” “我不管有多难,三天之内必须查出真相,敢动我詹浩天的人,还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是!”单波硬着头皮说,三天查三年的事,可能吗?但他不敢惹暴怒中的某人。 “昨天摔倒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爷爷自己走路不小心摔的,有录像证明,暂时没有可疑。” “他自己走路摔的?医生有没有说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昨天送进来后进行了一系列检查,还没有结果!” “tmd,什么破医院,检查了一天还没有结果,直接倒闭好了!” 单波心中腹语,总裁大人,这里是公立医院,不是你的豪华私家诊所,一切都要按部就班排队的好不好。就算你有特权,也不是专为你一个人服务的,你看看大厅人山人海的样,估计和春运差不多。 “帮我打电话给公安局肖局,今晚约他吃个饭!” “你刚下飞机,要不约明天中午!” “不行,我不能在等了!” “哦!” 此时此刻顾盼盼已经走到了病房的门口。她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推门而进。爷爷詹学宇正躺卧在床上,脸上安详,睡得正熟。 “爷爷!”她低语,一手掩住嘴巴,不让哭泣声打扰到他。她悄然坐到病床旁,只是四年没见,爷爷的头发已经发白,她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他的头发还是黑色的多,脸上老人斑都没有,如今岁月无情,他已经苍老了许多,轻抚着他的手,那里清晰地看到皱纹密布。 她再也没有忍住,一颗眼泪滴了下来,滴在他的手背上。 “你是谁?”爷爷的声音没变,只是有些疲倦。 “爷爷,您醒了,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盼盼,我是顾盼盼呀!”她抓住爷爷的手,情绪略显激动。 “顾盼盼!”他重复着。 “是呀!我是a市的盼盼!” 詹学宇摇摇头,他想不起她了! 尽管来之前,盼盼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然而如此近距离接触爷爷,他对她毫无反应的表情还是刺激了她,现实就是这么残忍地摆在眼前,无法过滤,泪水瞬间溢出,她大声痛哭扑倒在爷爷身上。 “爷爷,您怎能把盼盼忘了呢?您不能把我忘了,不会的,您一定是和我开玩笑而已,一定是的!” 她不甘心地摇摇头,极力否认这个结果。 苍白的手触着她的头发,轻轻地抚摸着。 “你比以前胖了!” 盼盼心一惊,猛然抬头,詹学宇慈祥的双眼望着她,这熟悉的眼神顿然让顾盼盼燃起了希望。 “爷爷,您记起我了?” 他再次沉默。 “我是盼盼呀!您最疼爱的盼盼呀!”她的心再次跌入冰河中。 “你比以前胖了!”他依然是那句。 爷爷,爷爷,您什么都不记得,您不记得我的名字,不记得我来自哪里,您却记得我是胖了还是瘦了!!!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感动,她心酸得要死。 当詹浩天踏入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此令人揪心的画面。 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就在这里,一个伤心欲绝,一个痴呆木呐,让他整个心一下子就被抽离。 他走上前,一手揽过自己的女人,一手轻握着爷爷的手。 他默默地发誓,不能让这样悲情的场面再次上演,他要查出真相。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