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你还爱他吗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八章 你还爱他吗

顾盼盼心不在焉地说着关于螃蟹的烹饪方法,表面无异,然而内心拘谨却被詹浩天记在心里。 他不动声色按着她说的方法操作着,尽管开始有点手忙脚乱,但是很快就适应了。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盼盼教得都是简单易行的方法,而另一部分是因为詹浩天的悟性高。磨蹭了1个小时后,小小的餐桌上摆放着白灼大虾,清蒸老虎斑,红烧螃蟹和上汤青菜。 “盼盼,吃饭吧!” “哦!” 她没有动筷子,明亮的双眼凝视着他,似探究又似沉思。 “怎么啦!” “浩天,其实你有做好老公的潜质!”她嘴角微微扬起,但笑容并未达眼底。 “为什么这么说?” “你可以做得更好!”前提是如果对方是你爱的女人,你会更卖力,当然后面那句只是盼盼的腹语。 “你这是夸奖我呢?还是打击我呢?”他一点也没有要继续进步的打算,今天不是看在她身体不舒服手又受伤的份上,他才不会做这些烦人的琐事呢。 “随便你理解!”她嫣然一笑。 “好了,快吃吧!凉了更不好吃!” 盼盼夹了一块老虎斑,肉质嫩滑,火候掌握得刚好,调料味偏淡了些,但胜在鱼够新鲜,口感和味道一下子就盖过了那一点点瑕疵,第一次蒸鱼就有这个水平,还真是有天赋! “吃蟹吧!”他拿过一只帝王蟹正要放在她碗里。 “我不吃,你吃吧!” “不喜欢吃?”不可能,她喜欢海边,照理也会喜欢海鲜才对,上次打火锅,见她吃起小螃蟹来津津有味的。 “额!” 她继续挑着鱼吃,右手贴着邦迪的手指在他眼前一晃,他突然恍悟,也就不再坚持,而是把手里的螃蟹放在自己的碗里,动作优雅地剥着。 吃蟹本身就是一个技术活,看不出平时脾气火爆的他竟然有那样的耐性,把一只一斤多重的蟹,细心地将蟹盖、蟹腿、蟹钳、蟹肉都拆开来,一步一步,一点一点,有股慢工出细活的劲头,专心而沉着。坐在他身边看他剥蟹的动作简直就像欣赏着一场精彩的才艺表演。 “好了,给你!”他终于完成了作品,雪白的蟹肉被他挑出堆在碗里成了一座小山。蟹壳放在另一只空碟上,竟拼合成螃蟹的原状,真是太神奇了! “给我的?!”他的体贴已经超出了她的想像。 “嗯!”他表情淡然,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还在继续另一只蟹的工程。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这些事都是他以前未曾做过的。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浪费食物,是你求我做的,好不好吃,你也要给我通通吃掉,别想因为手上那点点伤就偷懒!” “哦?!”理由有些牵强,但又无法反驳。 “下午想去哪里?” “哪里也不想去,我想待在酒店!” “随你,我下午要出去一趟,你有什么需要买的吗?” 盼盼轻轻摇摇头,兴致缺缺。詹浩天也没多说,吃完午餐后打了个电话,叫服务生来收走了碗筷后,就出了门。 昨晚睡得好,中午又吃的饱,毫无困意。不想就这样一个人待着,她拨通了好友林子柔的手机。 “子柔,在干嘛?” “刚吃完饭,你呢?准备上班?” 看看手表,这个时候确实是往日准备下午上班的时间。 “我现在不在国内!” “啊!你又去哪了?” “巴厘岛!” “巴厘岛?你和谁在一起?”子柔心一愣,显然盼盼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去浪漫的海岛。 “是詹浩天。” “詹浩天?你们……”子柔脑海里充满了疑问,盼盼在美国这么多年都没有提及此人,怎么一回国就和这人去度假了? “子柔,我和他结婚了!” “啊!我记得你说的闪婚对象不是他?!”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就变成这样了。” “什么时候的事?” 顾盼盼是这一两年才和她联系上的,盼盼家里的事子柔是听杜燚说起的,两个昔日的好友通话时聊得更多的是现状,对于过去的一切,大家都甚少提及,也许是不想触碰到那道伤痕。 “很久以前!”她回答地很模糊。因为那个日子太久,久到她都已经遗忘了他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要滞留在此,她根本不会遇见他,难道这一切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命运。 “盼盼,你已经和他重修旧好了吗?” “我不知道!” “你还爱他吗?” “………” “盼盼,如果你还爱他,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丹丹考虑,我劝你还是把孩子的事早点告诉詹浩天吧!你的情况和我不同,我和关黎昕已经分手了,而你们是合法夫妻了,既然如此就别再折腾了,也许詹浩天他喜欢丹丹呢?” “子柔,可是我们已经签了……” “盼盼,我不和你说了,我赶着和新人交接,下个月回来我们再好好聚聚,这事你自己琢磨一下!”顾盼盼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子柔匆忙的告别声打断了。 放下电话,子柔劝说的话还在耳边萦绕。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早已有了再次接受他的打算,但却没有告诉他真相的勇气。她怕的是什么?无非是那到期生效的离婚协议。如果告诉他事实,他还是要和她离婚,那还不如不给自己一个希望,所谓没有希望就不会有绝望。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将所有的事情都梳理一遍,还是没有找不到好的方法,唯一想到可行的就是拖到离婚协议生效之日,如果他放弃离婚,她打算将一切告知他。 盼盼心中的焦虑暂时缓解,看看时间还早,丹丹应该还没睡,要不要打电话给小宝贝。 于是盼盼连上了网,开了视频,捧着ipad,拨通了那个熟悉的越洋电话。 “妈咪,妈咪,你怎么还不回来!”视频里冒出那娇滴滴的声音,却不见人影。 “丹丹!你在哪!对着镜头站好了,妈咪看不见你!” “哼!妈咪都不要丹丹了,丹丹才不给妈咪看呢!” “不许乱说,妈咪什么时候说不要丹丹啦!”这个鬼灵精,还学会威胁。 “你就是不要丹丹了,不然怎么昨天晚上没打给丹丹呢!” 昨天?顾盼盼拍拍脑袋瓜,昨天是约好每周天打电话给丹丹的日子,她还真给忘了,这也难怪她,她不是给詹浩天硬逼来到巴厘岛吗?事情太突然,期间又发生了太多的事,她要避开他的视线,还要寻找机会。 “对不起啊!宝贝,妈咪昨天有事忙忘了,所以今天补打电话了!你乖,站过来,快给妈咪看看你有没有长高。” “不行,妈咪说过,做人要有诚信,昨天妈咪失约了,就要受到惩罚!” “啊!惩罚?”开始头大。 “是的,罚妈咪一个星期都不能见丹丹的脸,现在我要和tonny哥哥去玩了,byebye!妈咪!” “喂,喂,丹丹!” 顾盼盼在这头拼命呼喊,屏幕那边早已是黑漆漆一遍。 这个小不点,还真是反了,古灵精怪,虽然只有三岁不到,可是宛如个大人,从小就过分独立,别的小朋友一天到晚粘着妈妈,丹丹却很少在她面前撒娇,更多时就像刚才那样子任性固执,我行我素,如刁蛮公主。 顾盼盼在她面前还真是没一点威严,丹丹一点都不怕她,有时候还要她讨好女儿,整个世界就像倒转过来。丹丹反而成了半个家长,这也难怪,谁叫经常丢三落四的是她,超没有方向感的也是她。 正当顾盼盼对着屏幕哭笑不得的时候,詹浩天回来了。 她心一惊,本能地把ipad藏在枕头底下。 “怎么,看儿童不宜剧了,紧张成这样!” “我哪有?” “其实你不用藏,我不介意和你一起欣赏限级表演!” “詹浩天,你好讨厌!” 话刚落,一只枕头朝他的方向扔了过去。 “哦,现在有力气了,看来身体无恙了!刚才是不是装的,把我当佣人使唤!”詹浩天单手接过枕头,向床上走去。 “你想干嘛?”,他身体压着她,嘴角的浅笑分明不怀好意。 “没干嘛,我就是想提醒你,我客串厨师的薪酬很高,你可想好了怎样支付!” “什么?”她手掌顶着他的胸膛,不让他靠得太近。 “首先利息是这个!”他凑上前,猛然吸吮着她的红唇一口。 “你耍赖!”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他煮,出去吃好了,反正浪费的是他的钱。 “你不知道商人的本色就是讲究回报吗?” “奸商!” “呵呵!多谢称赞!”他点点头,似乎很受用这个名字。 顾盼盼对他瞪眼,见过厚脸皮的,还没见过如此撒赖的,简直就是极品!无法沟通,她起身就想下床。 “想知道酬金是什么吗?”他双手撑在她身体的两边,不让她起来。 “什么?” “酬金是……,你帮我生小孩!” “啊?!什么……”顾盼盼惊呼,瞳孔突然放大,卟通卟通,心脏快得都要跳出来。 “怎么,你不愿意!”他的眼眸暗了又暗。她的反应仿佛是在荒芜之地看见猛虎野兽,只有恐惧。 “我,我……” “好了,别害怕,不是要你现在,回去我们有大把时间玩造人游戏!”他语气略微放轻松,温柔地捧起她的脸,看她眼里的惊慌终究有些不忍心。 “詹浩天,你真得想要孩子?”她直射着他的眼,想确认他真实的想法,他说的是否是玩笑话? “嗯,有问题吗?” “其实,我们有……”她忍不住想和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