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甜蜜的假期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七章 甜蜜的假期

詹浩天半开玩笑半认真的一句公平论说,令顾盼盼积压的怨气瞬间爆发。 “哪里公平?公平在哪?我和陆大海那是过去,你和周颖是现在,我和大海手都没开始牵,你和她已经亲密无间,詹浩天,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有妻……唔唔……”。 顾盼盼后面的话已经被詹浩天热辣的吻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表白一下子就闯进了他的心扉,原来她和陆大海什么也不是。 他灵巧的舌头伸入她的口腔,在她嘴里温柔地画圈,动作无比优雅,他毫不费力就捕捉到她的舌头,让她顷刻就被征服,舌尖在狭窄的空间舞动着、挑逗着,舌头与的舌头相互碰触、追逐、交缠,两人身上的血液在沸腾,她被吻得晕乎乎,渐渐失去了判断力,不知不觉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情不自禁回吻了他。 绵软的吻在持续着,时间仿佛停留在这刻,盼盼觉得双脚在发软,整个人无力地挂在他的身上,飘渺虚浮像水中的落叶。 “记住了,这是法式亲吻!”他的声音轻柔绵长,话语刚落低头又在她的唇边描绘了一遍,轻而又轻,柔上加柔。 她的唇齿布满了属于他的味道,他轻而易举就占据了领地,她迷离的眼神望着他的双眸,在那里似乎看到了期盼已久的情意,这是真实还是虚幻! 他抬手挡住了她的双眼。 “闭上眼!” “为什么?” “我怕会忍不住要了你!”他受不了那一抹柔情,有一种按奈不住的冲动在身体里叫嚣。 “呵呵!”她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在旖旎的气氛中流淌。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因为情动而变成绛红,竟然有几分可爱。 “你还笑!”他下身一顶,让她感知他坚硬的存在。 “放开我!”这一下,明显就是情欲的前奏。 “我不放!” “你不放,等下又要淋冷水就不要怨我!”她提醒着他。 “顾盼盼,我真是被你害惨了!”他猛地推开她,理智让他清醒,不能再碰触那道危险的防线。 “关我什么事?”她嘟噜,究竟是谁刚才先主动的。 “还不关你事,顾盼盼,我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知道每晚和美女躺在一张床上,碰不得亲不到,什么都做不了的感受吗?你就是要活活把我憋死,我不管,以后如果得了什么性功能障碍,你要负责我终生。” “你就继续吓人吧!”至于上升到那种程度吗?净吹牛! “不信,想看看吗?” “什么?” “过来!” “不要!”过去更可怕!她已经清晰地看到他那里支起了小帐篷。 “我现在知道世上最毒的是什么了?” “什么?” “女人心!” “乱说!才不是呢!” “你知道世上最悲哀的事是什么吗?” “……” “最悲哀的事就是蜜月旅行遇上女方经期!!” 她看着他欲求不满的窘态,忍不住咯咯大笑。 哼!他也有无可奈何,拿她没办法的时候!呵呵! “好笑是吧!你就等着,一个星期后,我让你下不了床!” “啊?!”她笑声顷刻收敛,差点都忘了他是一个报复心理极强的男人。 “知道怕了,走我们烛光晚餐去!” “哦,浩天,我们这算和好了吗?” “我们什么时候吵过架?” 是哦,他们之间没有争吵过,只是存在误解而已,那么现在已经冰释前嫌了吗? 金兰巴的海滩,在绚丽多变的晚霞映照下,充满着梦幻般的色彩,柔和的海风,摇曳的烛光,琥珀色的液体,俊男靓女,相视而坐,画面唯美,气氛温馨。 “我也要喝酒!” “你来那个不能喝酒!”昨天从药店回酒店的路上,他已经恶补了关于女人那方面的知识。 “我就喝一点,没事的!” “好!不能喝多!”他帮她倒了一小杯。 “浩天,我们干杯吧!” “干杯!” 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在空中轻轻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撞击着她脆弱的心脏,开启了他封闭的心房。 她昂首一饮而尽,他双眼发出柔光。 “今天我很开心!”她喃喃自语,声音轻飘如空中的云朵,仁慈的上天,原谅我的贪婪,我只是想留住这份美好。 他的黑眸在她脸上流连,那里洋溢的幸福感让他陶醉,原来她所要求的快乐是这么简单而已。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顾盼盼当晚说了许多他俩相处时的趣事,当然都是些美好的画面,那些不愉快的片段和痛苦的记忆都被她一一屏蔽。 她是怎么回的酒店,她完全不知情,直到第二天睡醒,才发现床上不见了他的身影。 “浩天!” 屋内没有人回应,奇怪,一大早他去哪了?刚想起床,瞧见床头放着一张小小的纸条:宝贝,我出去一下就回来,等我,饿了叫服务生送早餐上来。 他出去了!是去游泳了吗?因为自己生理期的关系,他特感无趣吧! 想起昨天他关于世上最悲哀的事的言论,心里竟然产生小小的内疚。 简单梳洗后,没什么胃口,就喝了冰箱里的牛奶当早餐。有些无聊,打开电视,都是一些晨间新闻和综艺节目,兴趣不大,干脆拿起他放在桌面上的ipad,玩起了游戏。 当詹浩天拿着大包小包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顾盼盼紧张厮杀的样子。 “啊!讨厌,又输了!!” 他走近喵了喵,抛下“差劲”二字,就进了厨房。 “你什么意思,你会玩这个!”她不甘心被他看低。 “我玩这个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某人的声音从厨房里飘出。 “我不信,你玩给我看看!”印象中还没见他玩过游戏。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他一边说一边走了出来,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眼神带着宠溺。 “拿来!” “给!” 动作快捷熟练,不到2分钟就破了关,进了级,而后一路挺进,如入无人之境,瞬间就达到顶层。哇噻,顾盼盼惊得嘴都合不拢,这也太神奇了,自己也算是半个游戏高手,却还从未遇见过像他这种不用花费任何道具和装备就能层层晋级的人。 “不玩了,太弱智了!” “浩天,你太聪明了!” “那是肯定的!”某人沾沾自喜。 “你刚才去哪了?” “菜市场。” “啊!菜市场?!” 他怎么会去菜市场呢?以前他可是从不去那种地方,甚至是超市都少去,难道这些反常的行为都是因为他脑部受了伤的原因。 “有问题?”她看他的眼神充满怪异,他不悦了。 “没有,没有!” “我买了些海鲜,中午我们自己煮吃。” “你会煮?” “我不会,你煮!” “我煮?” “嗯!” 总算有一次是正常了,他不会煮,是想别人煮给他吃而已。 于是画面轮到顾盼盼在厨房里忙碌着,詹浩天坐在沙发上网看财经。 “啊?!” “怎么啦!” “没事,给鱼刺刺了一下而已!” “我看看!” 拔开她捂着的手指,伤口有点深,鲜血涌出。迅速冲洗后,包上了止血贴。 “别弄了,我们出去吃吧!” “那这些不是浪费!”顾盼盼看着已经弄好的一半。 “你都受伤了谁弄?” “你!” “我,开玩笑!”他转身就想离开。 “很简单的,你不是很聪明吗?这些难不倒你的!”她讨好地拉住他的手臂。 “不干!” “最多我在旁边陪你!” “……” “好啦,浩天,外面太热,我不想出去!” “……” 某人继续耍酷,不语。 “那我单手来做好了!”她甩开他的手,抿着嘴,故作生气。 “好了,我怕你了,仅此一次!” “真的!”她窃喜,计谋得逞。 詹浩天在顾盼盼指挥下,开始围着厨房团团转。 “浩天,你不会煮菜,买的东西倒很齐全。”连配菜都有。 “那当然,我这么帅,在市场一站,他们基本就是半买半送。” “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顾盼盼,你再说,我就不干了!” “哦,是我说错了,你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比贝克汉姆还要有魅力行了吧!” “贝克汉姆?那球星,你喜欢他?” “我可没说!” “老实交代!” “……” 正在两人打情骂俏时,门铃响了。 “你找谁?”盼盼打开门,一个年轻女子站在眼前。 “嫂子,浩天哥在吗?” “你是周颖!”隐约记起她的脸。 “小丫头,你来干嘛!”詹浩天也走出厨房。 “哇!浩天哥你这是处女下厨呀!看你买了菜,还想过来尝尝嫂子的手艺,现在是你下厨,我…我看我还是去吃酒店自助餐好了。” “快滚,没说请你!” “嫂子,我还真是佩服你,浩天哥这样的脾气也只有你顶得顺,我下午就带团回国了,你们就好好享受甜蜜的假期吧!拜拜!” 话刚说完,人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是导游?” “兼职闹着玩的!下个月毕业到天宇上班!” “她年轻貌美,你就没动心!” “顾盼盼,你就喜欢吃干醋是吧!” “哪有?” “记住,我的第一次下厨可是为了你!” “浩天,其实你这不是第一次!”依稀想起。 “不是,哪是什么时候?”他顿时来了兴趣。 “是四年前在a市海边别墅!” “我们也是去度假吗?” “算是吧!” “盼盼,这个螃蟹怎么弄?” 他故意岔开话题,她眼底里流露出的淡淡的忧愁让他不安,四年前在海边别墅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呢?让她至今还心存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