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现在公平了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六章 现在公平了

詹浩天望着顾盼盼眼里的晶莹,心似被刀戳了一下,明明刚才只是抱怨的话,却像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 她脸色发青,嘴唇变白,双手捂着肚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和刚下飞机时神采奕奕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要不要去看医生?”他关切地问道。 盼盼摇了摇头。 “要买药吃吗?” “嗯,给我买些解痉片吧!”她的气息微弱。 “是解痉片吗?”他重复着。 “嗯!” “好,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喂!” 她想叫住他,他连饭也没吃就出了门。 “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这种药!”当詹浩天跑了三个地方,都被告知相同的结果时,他简直想爆粗。这是一个什么鬼地方,连小小的药片都没有,自己当初就不该听杜燚他们的胡言乱语,什么顺着她的意,只要她喜欢就好,现在倒好病了连个药都找不到。 似乎店员被他阴冷的气势吓倒了,有人心惊胆颤地问了问他买药的目的,他吱吱呜呜解析不清。是呀!要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诉说自己女人的那点隐私,他本来就很不情愿,何况他也不知道如何去描述他未知的领域,长这么大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是如此低能。 正当他手脚并用,比比画画都无济于事,打算放弃之时,旁边的一个同样黄皮肤的妇女同情地用中文问了一句:“你妻子是经痛吗?” “对对对!”他猛地点头,简直像见到救世主一般。 “这种药是处方药,没有医生的证明不给卖的,你还是别找了!” “啊?!”他懵了,怪不得说了一大堆,人家都摇头。 怎么办?难道现在带她去医院?她好像不太情愿。 “你别太担心了,看你肯定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所以才这么紧张,回去多给她喝点温水,如果有暖水袋就帮她敷敷肚子,注意多休息,还有放松心情,过一两天就好了。” “就这么简单?” “每个女人都会遇上的,这很普遍,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每个月都要痛一次?”这也太恐怖了吧! “嗯,只是程度不同。” “就没有根治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就是生育,大多女人经过生育这种经痛基本就会消失,除非她自己不重视身体,吃过多寒凉的食物,又不注意身体保暖。” “哦,谢谢你!” “看你对你妻子这么好,我才告诉你这些,记住了,女人呀!比男人要承受更多来自生理的痛苦,所以娶回家是用来疼的,不是当佣人使唤的。” “我知道了!再见,阿姨!” 当詹浩天返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顾盼盼缩卷着身子,躺在床上,眉头轻皱,睡得并不安稳。折腾了一整天,他也困了,随便吃了点面包,沐浴后也上了床。 热水袋捂住她冰凉的小腹,她稍感舒坦。可是没过多久,似乎她并不喜欢那胶质的触感,被她翻身一甩手弄掉在地上。 “不舒服,还不安分!”詹浩天摇摇头。干脆从身后抱住她,手放在她的肚脐上轻柔起来。 一夜好眠,直到天边开始发白,一道霞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入屋内。 盼盼缓缓睁开双眼,背后是轻喘的呼吸,和温热的躯体。腰身被他的手环抱着,厚实的手掌正好覆盖着她的肚皮,怪不得肚子不再痛,原来是因为他手掌的热度驱赶了那片冰凉。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她的心底升腾起丝丝甜蜜。如果可以被他这样永远抱着多好! 她不敢轻易挪动身体的任何部位,怕吵醒他,连同这种深埋的眷恋都一起赶跑。她悄然合上了眼,全然不知身后的某人早已将她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詹浩天微微用力把她抱紧,带须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磨蹭着,故意将鼻孔里喷出热乎乎的气息贴近她的耳背,让她痒痒的、酥酥的、缩在他怀里无法逃脱。 他心底轻笑,笑容直达眼底,连同眼角和眉梢都绽放着朵朵桃花。 终于不再满足这样的姿势,他开始亲吻她的耳珠,白皙的脖子,又滑过她娇羞的脸颊…… “不能……”她提醒着情动的男人,也提醒着沉醉的自己。 “我只是想亲你而已!”他呢喃细语。 他的动作轻柔而缓慢,似乎将她当成一道甜品,一点一点把她舔食,她的睡衣不知何时已经被他褪去,娇嫩的红梅含在他的嘴里,她被撩拨的全身酥麻。 “不要……”她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他进一步往下的动作,以她现在这样的状况,不停止只会使两个人倍受煎熬。 “盼盼,帮我!”他的声音带着沙哑,那是隐忍的痛苦。 “额?!”她也不好受,全身都像被蚂蚁吞噬一般难受。 “帮我!” 他已经把她的手按在他的内裤上,那里又烫又硬,盼盼脸上立刻变成酱红。 “不行!”这种情况她哪里曾经遇见过,立马慌了神。 “你就摸一下它!”他诱导着她。 “我不会!”她被他难受的样子吓坏了,声音带着哭腔。她惊慌地用力推开他。 “你让我怎么办!” 他猩红的眼睛充满了浓烈的情欲,望着她苦涩地笑笑,他身下的坚硬抗议似的高高耸立。 “你自己想办法!”她低着头,不敢正视他的眼睛。 “顾盼盼,你记得,这是你欠我的!” “啊?!” 她还没悟出他话里的含义,詹浩天已经冲进了浴室,约莫过了半个小时,他再出来时已恢复了淡然。 “换衣服吧!我们上街逛逛!” “哦!” 尽管身子懒洋洋不想动,但是比起在这里尴尬相处,还是出去走走较为安全。 也许顾及盼盼身体不适,他们走了一些相对轻松的景点。 上午两人逛了了海神庙,乌布王宫。下午去了木雕之乡,这里的木雕以印度教神话人物和民众日常生活风貌为主题,栩栩如生,形形色色,技艺精湛,有着浓郁的地方特色。 比起单纯的自然景观,盼盼更欣赏这种充满人文气息的传统手工艺制作。在那里她逛了很久,觉得每一件雕刻都是精品,看了都有一种冲动买回家。 她驻足在一个大型的巴厘岛猫雕刻前,久久不愿离开。 “喜欢就买吧!有什么好顾虑的!”他拥着她,一眼看透了她的心思。 “买来干嘛,也没地方放!” “怎么没地方,家里这么大,放客厅放房间都可以!” 他围着半个人高的雕刻转了一圈,似乎也对它产生了兴趣。 家里?是的,家里地方是挺大的,可惜那是他的家,并不是她的。 “走吧!不买了,我看看而已!” “怎么啦!不舒服?”明明刚才还兴致勃勃,转眼又黯然神伤。 “没有,我只是有点累了!” “那我们回酒店吧!” “嗯!” 一路无语,他不明所以,她闷闷不乐。我这是怎么啦!是因为生理期所以才如此敏感吗? “浩天,你别在这陪我了,你去海边玩玩吧!” “好吧,你在这好好休息,晚上我们去金巴兰吃饭!” “好!” 盼盼倦意渐浓,很快沉沉地睡去,一觉醒来,已经将近晚上6点,环顾四周,詹浩天还没有回来。 他不是说要去吃饭吗?难道是忘记了时间?算了,还是我去找找他吧!顺便看看这里的日落。 沙滩上三五成群,嬉笑声不断,黄昏的美景吸引了更多的游客。顺着长长的海岸线行走,踩着细腻的白沙,让海水冲刷着脚背。这种感觉真是惬意!要能和另一半手拉着手一直走到老,将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 “浩天哥,你怎么不等人家!”一声娇嗔从前方传来,盼盼脚步顿足不前。 在不远处,詹浩天光着膀,穿着与自己那套比基尼同款的泳裤走向岸边。身后跟着一个身体火辣的性感女郎,东方人,很年轻,大约是20岁左右。那女人似乎和他很熟,追上前挽着他的手臂不放手,詹浩天瞄了她一眼,并没有推开她,和她一起向沙滩椅走去。 怎么回事?他这么快就和其他女人混熟啦!果然男人离开不了好色的本性,心泛起淡淡的酸味,兴致全无。 “去哪啦?怎么不接电话?”盼盼一进门,发现他已经回来了。 “觉得闷,到处走走!” “我们去吃饭吧!” “你不是有美女相陪吗?”她赌气一说。 “你看见了!”怪不得她脸臭臭的,原来是为了这个。 “嗯!” “吃醋啦!” “……” “想知道她是谁?” “不想!” “真不想?”他逗她。 “是!!” 她的负气让詹浩天心中暗喜,他喜欢她在意的样子。 “让我告诉你她是谁?” “我不听,不听!”她捂着耳朵,刻意逃避那个答案。 “她是……”他拉开了她的手,清晰的语言落入她的耳朵。 “她是单波的表妹周颖!” “周颖?!” “现在放心啦!” “放心什么?!” “她不是我的艳遇,而是我认识的小妹妹!” “小妹妹也可以转为情人!”她冲口而出。 “呵呵!”他笑出声来。 “你开心什么?” “顾盼盼,我觉得现在公平了!” “公平什么?” “你说陆大海是你旧情人的时候,我的感受你现在也体会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