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你是故意的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五章 你是故意的

詹浩天的一句今晚看你的表现,让顾盼盼脑海中浮现着那些情欲的画面。 看来,他所谓的“你来取悦我”指的是这个吧! 怎么办?在熟悉的a市况且跑不了,如今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更难躲了。 好在到达巴厘岛的时间是早晨时间,离晚上还远着呢?既然躲避不了,我就先好好玩玩,也不枉来此一游。 旅游一向是顾盼盼热衷的项目,尤其是海边,更是她的最爱。她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美景而满心期待。 顾盼盼略带兴奋的脸上洋溢着喜悦,让一夜未眠的詹浩天也疲倦顿消,什么时候自己的心情已经受到了她的牵制?他心底里有种异样的情绪涌出。 “我等下回到酒店要去游晨泳!”她迫不及待说了她的计划。 “好!”尽管不是太情愿,他还是不想扫她的兴。 半个小时后,飞机平稳着陆在美丽的海岛。 酒店的专车把他俩接到目的地,这是一个拥有高尔夫球和专属沙滩的高级酒店,远离闹市,环境清幽。 “浩天,你看这榕树真高真大!”盼盼惊呼,指着通往酒店道理两旁的树木。 “小姐真是有眼光,这是我们酒店特色之一,这些树木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你看这地上都已经长满了青苔,我们为了保持原生态的景观,都没有重新将其修整,所以路面上会看到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甚至还有人们留下的脚印,这些都是历史的见证!”司机兼导游热情地用英语解说着。 “你们做得很对,对于环境的保护就是应该如此,不要以为拆了重建就是为了保护环境,其实那样才是真得破坏!” “我很赞同小姐的意见!”司机帅哥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果然处于热带的人们就是单纯可爱、热情奔放,盼盼已经不知不觉融入到这样的氛围。 “浩天,你是什么时候订的酒店?”步入纯白色欧式装修的房间,窗外一望无际的那一片深蓝落人眼底,顿觉心旷神怡。 “5天前。” “啊!怎么可能!我们那时……”那时好像还处于冷战中。 “嗯,我原本打算你不相信我失忆的事,我就把你绑到这里。” “然后呢?” “然后把你打晕,让你也失忆!” “哈哈哈!哈哈哈!”盼盼狂笑着。这也太荒唐了吧!真亏他想得出来。俩个失忆的人,你不记得我,我不记得你,却硬要生活在一起,会是怎样一种滑稽的场面。 “好笑吗?”他精壮的身体贴近她,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 “我要去游泳了!”她灵敏地跑开,如一只受惊的小野兔。 “我也去!”他正想拉着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喂,jimmy!” “詹总,我们上次洽谈的收购w酒店的项目,对方有答复了,清单已经发过来了,您现在要不看看,那边催得急,事情有点紧,不好意思打扰您度假了!” “好,你先发到我邮箱!” 詹浩天话还没说完,瞧见盼盼已经拿着衣服走了出门,他喊也喊不住。 算了,反正沙滩就在不远,先把公事处理完再去找她。 将近10点,詹浩天终于把最后一封邮件发了出去。 他长长呼了口气,伸了伸懒腰。连续20个小时的奔走,倦意浓浓,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那个女人,自己一个人都好玩吗?怎么去了这么久都不回来。 推开阳台的门,往沙滩上一瞧,他顿时火气攻心。 此时身穿比基尼的顾盼盼正在和几个男女在玩着沙滩排球。 顾盼盼,还真是大胆,都不知道顾忌一下吗?没看见躺在沙滩上哪些男人要把她吞噬的眼神吗? 真是气死人!他拿起房卡正要出门,才发现自己还穿这一身西服,迅速换上t恤短裤。 “顾盼盼!”他走近大喊。 “浩天,一起过来玩!”她玩得不亦乐乎。 玩你个头!他上前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干嘛!我还要玩!” “顾盼盼,你这是引人犯罪知道吗?” “什么?” “你看你穿成什么样!” “这,这也没什么嘛?”虽然刚才换泳衣的时候也觉得被导购小姐坑了,款式是好,可惜太性感了,简直将她的美好身段展露无疑,如果是在国内,她可能还不敢穿,可这里是国外,她就没想太多。 “还没什么,你干脆全裸得了,你信不信有人直接在这就上了你!” “你太夸张!” “我夸张,你都不看看那些色狼已经把你意淫了多少遍!”他气得恨不得将她丢进海里。 “好了,我们回去吧,我累了!” 不想和他在这里吵,被他这一吼,好好的心情都没了。 “你还知道累!”他没好气地说道,脱了上衣,动作粗鲁地套在她的头上。衣服有点宽大,一下子盖住了她的屁屁,只露出修长的大腿。 “嘘!”有人在吹口哨,这也难怪!盼盼的一向有长腿美女的誉名,她的腿又长又直,皮肤晶莹剔透,这里又是外籍人仕居多的地方,东方女性的柔美更为突出。更气人的是那t型的泳裤在衣服的遮掩下若影若现,充满了诱惑。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他就像一只发怒的狮子。 “走吧!” “以后不许穿短于膝盖下的衣服!” “啊?!”至于吗? 回到酒店,他第一时间把他认为的非合格品扔进了垃圾桶。 “你要不要这么浪费呀!” “是我的钱买的!” “好,是你的钱,你随便!你喜欢!” 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懒得搭理他,他的霸道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啊?!”浴室里传了盼盼一阵尖叫。 “怎么啦?” “没什么!”声音很快恢复了平静。 “真没事?”他又问了一句。 “嗯!” 良久,还不见盼盼出来。 “喂,顾盼盼,你是在里面睡着了吗?”敲了敲门,没有反应。 “……” “你再不出声,我可是要闯进来了!” “别!等等,我这就好!” 门终于打开一条缝,盼盼露出半边脸。 “怎么了?”她的举动太过奇怪,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浩天!我,我那个来了!” “什么那个来了!”脑袋短路一般,莫名其妙。 “就是女人那几天的事!” “什么事?”完全没反应。 “詹浩天,你怎么这么笨!” “磅”的一声,门再次关上。 每月那几天?…月…事!他终于恍然大悟。 “浩天,你能不能帮我去买那个!”短暂沉默后浴室里传来她的声音。 “顾盼盼,你不是还要我去帮你买卫生巾吧!”这次他的反应很快。 “额!”她也不想,所以才在浴室里纠结,可是她这样子怎么出去。 “不去!”开玩笑,我堂堂大总裁,去买那些,给人知道还有脸。 “那你打电话叫服务生进来,我叫她买。” “你是要全酒店的人都知道你来那个吗?” “喂,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要我这几天都不要出门吗!”盼盼也来了气。 “……” “我出去一下!” “喂,詹浩天!”什么意思,究竟帮不帮她买,不帮的话她要想别的办法。 肚子隐隐作痛,是刚才打球运动过量的原因吗?还是因为没吃早餐? 半个小时后,当詹浩天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发现盼盼是晕睡在马桶上。 “盼盼,盼盼,你醒醒!”他拍打着她的脸。 “你回来了!”她虚弱地睁不开眼。 “给你!” “你,你买这么多干什么?” “有就用,哪有这么多废话!” 刚才在超市里的囧样他太丢人了,他那里知道女人的东西这么麻烦,品种超多,日的夜的,有翼的无翼的,网状的棉柔的,更为窘的是,有一个销售员看他在犹豫,还热情地帮他介绍,惹来店里好奇的目光,他顿生妻奴的感觉,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盼盼终于整理好从浴室出来,软软地瘫倒在床上。 “吃饭吧!” “我没胃口,你吃吧!” “不行!”早餐也没吃,中午还不吃,想做神仙啊! “起来!”他拉住了她的手,却发现她的手冷若冰霜。 “盼盼!” 摸摸她的额头,全是冷汗。 “你怎么啦!你别吓我!” “我没事。” “顾盼盼,这就是你给我的表现?” “我……” “你是故意的吧!” “我怎么故意了!”身体不适又被他责怪,她委屈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是谁突然叫我来这的!何况这种事又不是人为能控制的,提前推迟都是常有的事。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