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你来取悦我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三章 你来取悦我

单涛和陆小溪是带着满满的期望与盼盼告别的。 顾盼盼看着他俩手牵着手甜蜜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唉,他们也太看得起她了,都不知道自己目前和詹浩天的关系,明为夫妻却连普通朋友都不如,她对他心存芥蒂,他对她诸多不满,虽然同住一个屋檐下,可是俩人之间总像隔了一层膜,看不清对方的内心,她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却没有办法跨越,她怕问了,那个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她没有信心,也没有勇气,她已经伤不起了。 苦涩的滋味只有她心里清楚,在外人眼里总认为她嫁给詹浩天应该就很幸福,她只是一个落魄的富家女,而他却是万人迷恋的钻石男,所有人都认为是她高攀了他,就算她不开心也是因为她不知足。没有人敢质疑他的不对。 怎么办?刚才单涛说这件事情有点急,下午2点就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了,一旦事件曝光,天宇集团把林晓雅交给警方,一切就被动了,事情肯定就不好办了,到时说不定要惊动更多的人。 要不要现在就打给他呢?可他那个人精的很,要怎么说他才会改变主意呢? 顾盼盼看着手机的屏幕犹豫不决,心里纠结着,时间已经显示快中午1点30分了,再不打时间就来不及,而且现在不打等下回到公司更加不方便,说不定上班忙起来又忘了。 她走到写字楼楼下的小公园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深呼吸了几下,抱着一种豁出去的念头,紧张地手指都有些僵硬,最终还是拨通了他的手机。 “喂!” “浩天!”她尽量把声音放轻柔。 “什么事?”他语气却很冷,她的心顿时凉了一半。 “你现在在哪?”她硬着头皮说,在寻找突破口。 “有事就快说,没事我挂了!” “别挂,我,我就想问一下关于林晓雅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林晓雅?” “是,你能不能放过她!”这次她很直接,清楚他一向没有耐性。 “怎么,你要为她说情?”果然她不是关心他,而是为了有事求他才打的电话,詹浩天脸色变得阴沉。 “嗯,你也知道她真不是故意的,她也是一时心急,误入了别人的圈套。你就給她一次机会吧!就当我求你!” “顾盼盼,是陆大海让你来替他员工求情的?” “不是!”盼盼立刻否认。 她知道这是他的顾忌,虽然这事是他的妹妹陆小溪请求的,但也和陆大海间接有关,但她绝不能让詹浩天知道。 “那你怎么认识她?” “她是我的旧朋友?” “旧朋友?” “嗯!”手心紧张得都出汗了。 “我为什么要放过她,她又不是我什么人!” “浩天,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行吗?” “你的面子值多少钱!顾盼盼你未免太自恋了吧!”詹浩天冷笑到,实在讨厌她为了别人哀求的语气。 “真的不能放了她吗?”盼盼开始感到绝望,她都已经低三下四求他了,他还是无动于衷。 “放了她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去做!”听他的口气有商量的可能,盼盼又兴奋起来。 “你真可以做到?” “当然,你说?” “除非……你来取悦我!” “……”她默然。 “怎么,做不到,那就算了!”詹浩天戏谑,正想挂断电话。 “等等!我,我答应你!” “你可想好了,我不想勉强别人!” “嗯,你想我怎么做?”取悦他,无非就是哄他开心,在俩人没分手之前,她也经常做这样的事,只不过那时的她是自愿的,如今是被迫而已,没关系、没关系,只是重复以前的事罢了,我可以的,她告慰着自己。 “一个小时后在机场等我!” “啊?!喂,喂!詹浩天!”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真是讨厌,这什么意思嘛!去机场等他,他想干嘛?是要她去接他的机?不可能,他哪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人! 赶紧回拨过去,对方已是关机状态。 算了,既然他已经答应放过林晓雅,我就去一趟好了,免得他有反悔的理由。 于是1个小时后顾盼盼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了a市的机场。 她不知道他的航班号,也不清楚应该在哪里等他?傻乎乎地站在旅客出口处翘首以待。5分钟过去了,没见来人;15分钟也过了,依然不见人影。陆陆续续有航班到达,搞什么嘛?b市到a市飞行时间最多40分钟,就算加上拿行李的时间,一个小时也足够了,怎么还不见出来。难道是飞机延误了? 手机拨过去,对方是忙音!显然他已经下了飞机。 不敢走开,也不敢分神,怕一不留意错过了他的身影,那个人可是不允许别人失约的,这点她太清楚了。 看看手表已经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足足半个小时,盼盼开始不耐烦了!她甚至怀疑詹浩天是不是已经走了,或者压根就没回来,他只是想玩弄她而已,看着她在这傻站着,腿酸背痛,他就无比开心,这就是他所说的取悦他的方法。 那个变态的家伙!等还是不等?她又开始犹豫了。 “詹总,这是你的机票和登机牌,飞机1个小时后起飞,现在可以进去了!” “嗯!你先走吧!公司的事让单总先处理,没有急事不要打扰我!” “是!”林劲退下,实在弄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这么反常,刚下飞机又要登机,还无聊地和顾盼盼玩起捉迷藏游戏。明明在出口处看见顾盼盼,却低头匆匆走过,如今又坐在这窥视她。 詹浩天看着楼下顾盼盼四处张望的样子,一会瞧瞧手表,一会看看电子屏幕,一会又扶着腰椎,表情又是急又是气,他嘴角微微上扬,端起咖啡一口喝完,拿上外套下了楼。 “啊!谁?!”顾盼盼被人从身后一拉,整个人硬生生地撞入某人的怀里。 “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 “你…你…怎么从那边出来?”明显他从二楼餐厅出来的。 完全忽略她的问题,一手揽过她的细腰。 “走吧!” “去哪?” “去了就知道!” “喂,詹浩天!”顾盼盼还没有回过神了,已经被詹浩天半抱半拖带进了检票口。 “拿着,这是你的护照和机票!” “啊!哦!” 糊里糊涂如扯线木偶神游一般,过了安检,过了海关,直到顺利到达登机口,盼盼才弄明白,自己马上要坐飞机。 “我们是去干嘛?”难道是陪他出差! “度蜜月!” “什么?度蜜月?” “老婆,你不需要太兴奋!”四周已经有人投来好奇的眼神。 “你?!” 盼盼彻底无语,这是什么状况,她这是度蜜月的样子吗?随身行李一件没有,更糟糕的是她还穿着上班的工作服,中午出来匆匆忙忙没有时间换,打完电话给他就直接来到机场,谁会料到是这样的情况。 好吧!就当是被人绑架吧,只要他开心就好,但绑架也需要知道地方。 她气恹恹问了句:“我们去哪?” “巴厘岛。” “巴厘岛?” “有问题吗?”她用得着以这样吃惊的眼神看着他吗? “你不是不喜欢那种地方吗?” “没有啊!我说过吗?” “你以前嫌那地方穷!” “有么,不好意思,我失忆不记得了!” 顾盼盼堵着一肚子气,又不便发火,他竟然狡猾地拿失忆当挡箭牌。 环顾一下四周,他们太过另类的打扮已经吸引了异样的目光。这也难怪,别人都是大草帽,性感吊带裙,休闲沙滩裤,人字拖,只有他俩一身白衬衫,黑色西裤,高跟鞋,公文包,以这样的装束去度蜜月,估计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如此奇葩的一对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