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劝说霸道男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二章 劝说霸道男

第二天早上,在b市天宇集团总部召开了闭门会议,各个相关单位的代表依次而坐。 一身正装,表情严肃的詹浩天步入了会场。 “詹总!!”大家立刻站了起来。 詹浩天微微点了点头,迈着阔步走进长方形会议桌的正中,端坐着,凌厉的目光扫视一下周围。这种不怒而威的气场让在座的人肃然起敬。他一扬手,示意大家坐下。 “单总,其他人已经到齐,只差设计院的项目负责人没来!”林劲在单波耳边低声汇报着。 “嗯,他们可知晓会议的时间?”单波看看手表,离开会的时间不到2分钟。 “是的,我们都是发邮件通知,并打电话确认过的!” “时间一到就开始吧!他们没按时到是他们的问题!”天宇召开会议竟然有人敢迟到,还真是吃了豹子胆。 大家正在为谁如此大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之时,一把雄厚的男音响起。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是海畔设计院的陆大海!” “陆大海!”单波的眼前一亮,正想仔细端详刚走进来身材高大的那个男人,却被詹浩天轻咳一声遏止。 “既然人齐了,我们就开始吧!” “首先我代表天宇说说事情的经过,………,” 会议室的大屏幕上播放着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与新闻报道的大同小异,大家都很清楚,只不过是再次加深印象而已。 “请把这件事的最重要的两个当事人带上来!” 一声呵斥很快一男一女被保安押着出现在会场,一个神色紧张,一个眼神恍惚。 “晓雅,你怎么在这?”陆大海吃了一惊。 “陆总,我,我……” “大家先安静,我公布一下关于这次创辉大厦的调查结果,现查明海畔设计院的林晓雅因为私人目的和施工方项目负责人钱江明串通,在没有经过上级主管同意的情况下,偷偷改了图纸交给了钱江明。而钱江明又擅自主张,把不合格的材料以次充好,直接导致这次事故发生。” “请贵公司最好拿出证据说明!”这个结果太出乎陆大海的意料。 “看来,陆总对于自己的员工所做所为不甚了解,单波,把有关的人证物证都呈现出来,让陆总心服口服!”詹浩天抛出冷冷的话。 “是,这是一个月前钱江明和詹晓雅在绿岛湖西餐厅见面的相片,而这大沓资料是钱江明近一个月的通话记录,还有晓雅微信里的截屏信息,这张单,是事发前1个星期林晓雅账户上收到的存款证明,陆总,这些足以说服您没有呢?” “……” 陆大海整个瘫软在凳子上,他终于明白昨天詹浩天说那句话的含义,他实在无法明白这么一个乖巧的大学毕业生怎么会做出如此令人寒心的事。 是的,他一向对于员工高度信任,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手下的人,就算知道图纸曾被修改,他也只是单方面认为是施工方所为。 单波看了看惊慌失措的陆大海,又回头望了望一言不发的詹浩天。 “既然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下面说说处理意见,首先关于这两个人我们会交给警方,毕竟这不是一起单纯的意外事故,这其中涉及二条人命,已经触及到法律!” “不,我不要去见警察!我不要!”林晓雅听闻眼睛睁大,惊叫不已。 “请安静,林小姐!你这样会妨碍会议进行!” “陆总,您一定要帮我,我是有苦衷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妈妈得了癌症,急需钱做手术,我也不会挺而走险,我真的好后悔,陆总您帮我和他们说说,我不要坐牢,我不能坐牢,我妈妈还在病床等着我去照顾呢?”林晓雅开始情绪失控。 陆大海望着眼前清纯的脸,突然觉得十分陌生,愤怒加痛心让他声音都带着伤感。 “你怎么这么笨呢?你有困难可以直接找我,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呢?” 也许是接受到陆大海失望的眼光,林晓雅猛然挣脱了保安的手,扑向詹浩天坐的方向。 “詹总,我求求您,您放过我吧!我错了,您要我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把我送进牢房,好不好,我给您跪下了,您放过我吧!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把她拉下去,让人看紧了!”詹浩天身子一偏,林晓雅扑了个空。 “是!” 两个当事人被带走了。会议室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单波继续着会议的议程,关于责任的认定、关于赔偿金的安排、关于后续工作的分配等等,大家默然相对,不敢多言。 一切都按照预定的程序进行,会议半个小时后结束,詹浩天离开了会议室,大家才稍稍缓了口气。 “单总,林晓雅的事可不可以再商议?”陆大海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单波。 “这个……,您也知道詹总是说一不二的人,他决定了的事别人很难改变!” “可是林晓雅她确实不是有意的,她只是被钱江明所利用的,她以为改改配套设施的外墙对主体建筑没有影响,所以才同意的,她就是一时糊涂,否则她也不会留下这么多证据,她虽然有修改图纸,但导致事故发生直接原因却是钱江明二次修改和材料的以次充好。” 刚才看了有关的调查材料,很显然这一切都是钱江明一手策划的。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詹总不会轻易听别人的,除非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 “我明白了,谢谢单总!” a市汇天进出口贸易公司 “您好,我是顾盼盼!” “盼盼姐,我是单涛!” “单涛?!” “我们能不能中午见一下面?” “好,你在我们公司对面的简美咖啡厅等我,不过我只有1个小时的时间!” “ok!到时候见!” 顾盼盼放下电话,听单涛的语气有点急,难道他出什么事了?因为詹浩天的关系,顾盼盼和单涛接触还是挺多的,私底下谈得比较投缘的,她喜欢这个充满阳光的大男孩,权当他是她的弟弟,尽管她只不过大单涛2个月而已。 “这里,盼盼!” “单涛,这位是?” “是我的女朋友,陆小溪!” “盼盼姐,你好,我是陆大海的妹妹!小溪!” “啊!你是陆大海的妹妹?!” 顾盼盼又惊又喜,指了指两个,又习惯性地摸了摸额头,实在没搞清楚他们是如何扯上关系的。 似乎早已料到顾盼盼的反应,单涛并没有着急解释,而是让服务生上了餐点。 “盼盼,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一事相求!” “你说!”盼盼当然知道单涛约她不是为了单纯叙旧,介绍女朋友这么简单。 “我想你帮我劝劝浩天哥,让他放过一个人!” 顾盼盼拿着刀叉的手一紧,牛扒切歪了。 “盼盼姐,让我来!”小溪乖巧地拿过盼盼的碟子,动作娴熟地切成小块。 “我知道这样说有点唐突,不过因为时间紧迫,我才不得不冒昧打扰你!” “究竟是怎么回事?” “……,事情的经过大致如此,林晓雅有错,但还不止于坐牢,我就是怕浩天哥因为设计院是陆大海的,所以才不肯让步,盼盼,你这次一定要帮林晓雅,不然她这一生就完了!” “是呀,盼盼姐,晓雅出生在单亲家庭,她很不容易才大学毕业,如果不是为了她妈妈的病,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可是,我没有把握詹浩天会听我的。”这才是关键,劝说霸道男,那个人是随便改变主义的人吗? “这是我们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如果你也说服不了,那就只能认命了!” “那好吧,我试试看!” “谢谢你,盼盼姐!” “好了,正事说完了,快坦白你是怎么把人家的妹妹骗上手的!”盼盼戏谑。 “嗯……,这个……”单涛抓了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 “盼盼姐,我们是不打不相识,我哥不是被詹总戏弄吗,我看不过眼,就上门理论,就碰见了他!” “看看,人家比你大方多了!” “盼盼姐,你就别笑话我了!” “小溪,他还脸红了,哈哈!”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