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非正常模式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十章 非正常模式

陆大海迈着阔步,眉梢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留下独自站在落地玻璃窗前,面对着窗外绿油油的草坪的詹浩天却是眉头紧皱、怒火攻心,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在属于他的主战场上被人如此戏弄,他人生第一次有种无法言语的挫败感。 比起自己千辛万苦谈妥一笔生意又被人抢走还要气恼。 而这种难受又是堵在心口说不出来的,无法发泄的,他以往的自信承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是的,因为他心虚没底,对顾盼盼如此,对陆大海如此,对自己更是。 说到底,陆大海今天道出了他一直不愿意面对的现状。 顾盼盼对他的态度很明显,目前的状态并不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暂时的听话,也是因为他对她采取了威胁的手段,而一旦这种威胁被解除,她随时随地都可能离开他,这是不可忽视的事实。她一直都想走出他控制之外,他很清楚目前自己只是控制了她的身体,而不是她的真心。 至于陆大海这个人,他更是琢磨不透,一段校园青涩的恋情,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才会使一个男人念念不舍一个女人,而且就算这个女人已经结婚有了别人,依然默默等待她的回归。这种情感他没有办法理解,反正他是没有办法做到这种痴痴的守候。 自己的女人无法掌控,另一个男人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就夹在这尴尬之间,不知所措,这种状况让他郁闷。 陆大海说他一次又一次伤了顾盼盼的心,而他却全然不知,那缺失的记忆里,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才使顾盼盼对自己如此痛恨。就算已经向顾盼盼坦然了失忆的真相,他仍然感觉得到,她对他有所防备,有所隐瞒。 穿过草坪的另一端就是b市最繁华的街道,这条街上的大部分建筑都是属于天宇集团名下的,当然这其中多数是顾长春以前投得,他只不过是完成建设而已,不可否认,顾长春的眼光确实不错,所投的地皮在几年之内价值已经翻了几翻。 天宇公司的办公楼选址设在黄金地段,完全是商业需求,但对于私人住址他并不喜欢热闹人多的地方,只因为资料上记载盼盼喜欢逛街,他才会在a市的标志性地段~临江选了一地,可惜顾盼盼好不领情。天天和他对着干不止,如今还搞出桃色恋人。 “单波,盼盼那事进行得怎样了?” “你是说顾盼盼在美国期间的事吗?” “嗯!” “还在调查中,你也知道国外对于隐私权的保护比起国内要严谨,很多事都要走程序,冗长又繁琐,估计一时半会还不一定有结果。” “必要时,你亲自过去一趟!” “好,不过,浩天,你不是已经把盼盼拽在手里了吗?怎么,还怕她走掉!”那天早上听他口气心情不错,以为早就把盼盼搞定了。 “我就是想知道她这几年在美国的生活!” “你可以直接问盼盼啊!” “你觉得她会说实情吗?” “这个……” 这还真不好说,别看顾盼盼平时大大咧咧的,说起话来直来直往,但她要是想隐瞒某些事,绝对不会让你知道,她可精得很。 “今天有人找上门来说要等她离婚!” “啊?!是谁?” “陆大海!” “陆大海是谁?”脑海中有些模糊印象,单波停下手中的工作,来了兴趣。 “就有那么个人!”明显某人不愿多提此人。 “哇噻,情敌?”单波专喜欢戳人的痛处。 电话那头保持沉默,这是不是等于承认? “詹浩天,你现在是非正常模式,你以往的自信满满都到哪了?你也害怕情敌?啊!我还真想看看这陆大海的真容,究竟是何方神圣才令我们詹总醋意横生!” “你很快就知道他是谁了!” “真的,他是谁?” “一个傻乎乎的痴心汉!” “看来,詹少真吃醋了!” “我会为一个女人吃醋,开玩笑!我詹浩天还愁没有女人!别再八卦了!专心工作,好好准备明天的会议。” 单波还想继续发问,听到“咔嚓”一声电话断了,哼,每次都这样,被人说到心坎上,就主动挂断,詹浩天,你还说不是吃醋,简直就是掉进醋缸里了。 好吧,你不想承认,我也不追问。 此时在a市的顾盼盼看了看手表,离下班还有15分钟。那个坏蛋去了b市还没回来,总算可以轻松几天,今天好好逛逛街。 “盼盼!盼盼!” “干嘛?”神神秘秘的丽敏正串到她的位置上。 “前天晚上接你下班的那个黑马王子是谁?” “什么黑马王子?” “就是那个开着黑色保时捷,一身黑衣黑裤还戴着黑色墨镜的那个酷男人!” “哦,你是说詹……”盼盼欲言又止,她还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 “到底是谁呀?” “你不认识他?”他可是公司的大老板呢!就算没见过他的真人,报纸杂志也会刊登他的相片,不可能不认识呀? “我怎么会认识那样的高富帅!就连我们公司老板我也还没见过呢!” “怎么会?不是每年都有年度表彰那些什么的,老板不出席呀!” “这几年还真没见老板出席过,都是单副总主持的,听说……”邓丽敏靠近顾盼盼的耳朵边低语。 “很久以前老板被人报复受伤了,受伤好后这里出了问题!”丽敏指了指脑袋。 这里有问题?顾盼盼模仿了邓丽敏的动作,柳叶眉轻皱,狐疑的眼神看着丽敏清秀的脸。 难道詹浩天失忆的事公司上下都知道,不可能,这样的隐私当然越少人知道越好,他不会这么大意的。 “我听人说,他脑袋受伤后,连那个取向也变了,现在就是一个gay!为了掩盖他的那个特殊偏好,这几年他都很少出席公开场合,免得被媒体追踪暴露他的隐私!还真是可惜,听前辈们说他还是个大帅哥呢!” “停!停!丽敏你刚才说得我没听清,你说老板他是……” “就是同性恋!你也觉得难以置信吧!我第一次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是他从来没有和其他女人传过绯闻,也没有公开有女朋友,我慢慢就信了,你想一个正常的男人,肯定有那方面的需求。除非他是弯的,对吧!” “同性恋?弯的!哈哈哈!哈哈哈!”顾盼盼手指着丽敏,笑得肠子都卷在一起。 “喂,盼盼,你别这么大声!说老板的私事在办公室是一大禁忌!”丽敏赶紧捂住盼盼的嘴,又慌张地扫了扫办公室的人,好在接近下班,人人都在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没留意坐在角落的她俩。 “老板叫什么名你还记得吧!”盼盼坏心眼问了句。 “你傻呀!入职时培训时不是介绍了吗?你忘了?” “嗯!”她隐忍着笑,实在很想确认此人和彼人是否是同一个人。 “叫詹浩天,你记住了!” 詹浩天!詹浩天!顾盼盼忍不住又一顿狂笑,空旷的屋内只有她肆意的笑声回荡。 盼盼笑得忘乎所以,这什么状况,真是太搞笑了! 丽敏呆立着不甚解,完全忘追问“黑马王子”的事。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