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会面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八章 会面

顾盼盼没有想到,坐了10几个小时的飞机,带着期盼和喜悦抵达伦敦。 第一见到的不是詹皓天,而是她的情敌。 情敌?这算不算情敌?似乎詹皓天对这个女人才算是有情,而自己充其量算是暖床的工具吧,盼盼苦笑道。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看来我是输了。 我除了知道她是他的初恋女友,其余一无所知。 然而她看自己的眼神,带着自信的表情,似乎胜卷在握。 盼盼望着眼前这一脸秀气的女人,原来这就是詹皓天喜欢的类型,怪不得他在酒吧第一次见子柔就对她产生兴趣,果然男人骨子里都是喜欢温柔娴熟型的。 “您好,顾小姐!”hulda大方伸出手。 “hi!”盼盼并没有理会,直接入座。 “顾小姐要喝点什么?”hulda完全不介意盼盼的无礼,还是一脸甜甜的笑容,那迷人的小酒窝让顾盼盼心烦意乱。 “随便!”沉不住气的只有盼盼。 是的,刚刚在飞机上待了10个小时,时差都没调过来,一出机场,一个陌生的女人突然拦着她说,她是你男友的初恋。 这么戏剧化的一幕,真是讽刺! 这是干嘛?公然抢夺吗? 顾盼盼的心中不免恼火,她的脸色当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英国真是贵族气质遍布之地,连服务生上个饮品都如此绅士,盼盼觉得自己简直和这里格格不入,她现在就是想拍桌子破口大骂,如果面前这个女人不是语气轻柔的话。 “你想说什么?”压抑着不断涌上的怒气,盼盼开了口。 “你可以把皓天让给我吗?我们当年因为误会而分手,我已经等了他10年!” “什么?!” 盼盼还是没能忍住,“嗽”地站了起来。 是的,她在意的不是前半句话,她惊讶的是后半句。 这个女人等了皓天10年。 在盼盼的短短23年的人生经历里,只有像闺蜜林子柔那样的人才会对一个男人如此长情,有时候她都觉得子柔这种人比绝种的珍稀动物还稀少,这样做人真是太亏,怎能就独守一颗大树呢?这片森林这么大,好的树一大把!就因为是第一眼看中的,就要留恋在此吗? 她总觉得人生应该有许多选择,尤其是选男人就比如挑食品,你要不断尝试,才会知道哪一个才最合适自己。 然而当面前这个女人说出同样类似的话,盼盼顿时醒悟了,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这样一种人。可以为了爱静静守护,可以为了情默默付出,无论多长时间! 这种遥远却又真实的感觉让她沮丧。 “你的问题应该去问詹皓天!” “我和皓天已经谈过了,他同意了!” “同意了?很好,那你还来找我干嘛!”仅存的一点点理智支撑着盼盼疲惫的身躯。 “我希望你不会怪我们!” “哈哈!哈哈!”盼盼狂笑道,完全不理会周围投来好奇的眼光,她拉上行李,挺着背脊走出餐厅。 真是好玩!一对昔日相恋的男女再次相遇,打算重修旧好,一切商量妥当,只等告诉你结果,顾盼盼!你就是一个傻瓜!你被人抛弃了! 回到国内一切又恢复原状,顾盼盼收拾心情的速度连她自己都有点佩服。 在英国不幸的遭遇她只告诉了好友子柔,她大声痛哭了一场。 她告诫自己只能为此悲伤一次,这就是对过去一段感情的了结。 爱情在她的人生里不是必须的,有固然是锦上添花,没有她照样可以开心生活。 为了一个从来对待感情如游戏的男人,痴迷地守护,她做不到,她不是这种人。 金钱买不到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但爱情没有金钱的支撑却是不能长久的。 林子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不是因为她出身在普通家庭,如果不是她遭遇父亲的突然病倒,她怎么会连家都卖掉,无路可走,被迫去酒吧打工,她那么单纯的一个人,却甘愿出入那样灯红酒绿的场所。与关黎昕互相喜欢又如何,还不是抵不过家庭的压力,这样兜兜转转的爱情实在太累了。 自尊是什么?它并不是不可忽视,它随时都可以践踏。 感情是什么?它不代表永恒不变,它瞬间就能够消失。 或许只有事业才是属于自己,只有珍惜自己才是最好。

上一篇   第七章 不甘心

下一篇   第九章 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