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等到她离婚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九章 等到她离婚

两天之后,b市天宇集团总部 “您好,请问找谁?” “我找你们的总裁,詹浩天!” “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不过是你们总裁叫我来的!” “好的,请问您是?” “海畔设计院陆大海。” “陆先生,请稍等。” 陆大海站在天宇集团接待处半圆形桌子前,手扶着桌子的边缘,食指轻轻弹敲着桌面,神情略显急躁。 “嗯,好的,陆总,詹总请您进去,这边请!” “谢谢!” 跟随着接待小姐上了直达电梯,穿过长长的走廊,轻敲了黑檀木的大门,里面传来一声清亮的男音“请进!”,踏入装修奢华低调的总裁办公室,一眼瞧见身穿黑色西服的詹浩天正在审阅文件。 没有热情迎接,甚至连抬头也没有,仿佛没有人进来过。 詹浩天低头默然,陆大海昂首不语。 室内一片寂静,稍等片刻,某人终于抬起头。 目光在空气中交集,怨恨、愤怒、妒忌、烦闷的情绪在积聚,连呼吸都变得不在平稳,气氛有点怪异,场面如战争的前奏,有一触激发的苗头。 “不好意思,陆总!让您久等了,请坐!”詹浩天站了起来,径直走到黑色的意大利沙发前坐下。 “没关系!詹总!” 陆大海悠闲地坐下,松了深蓝色西装的一只纽扣,明亮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自从在商场那次匆匆见面,他就没有如此近距离见过詹浩天,偶尔会在电视和报纸杂志上看见他的专访。 原来他真人比起上镜更吸引人,难怪顾盼盼会喜欢上他,他身上确实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外表不用多说,绝对是秒杀女人的武器,关键是他的霸气,他犀利的目光,如果没有足够的定力,一定会在他面前丧失免疫力,被他吞噬。 秘书小姐很快上了两杯咖啡。 “请!”詹浩天礼节性地抬了抬手。 这就是顾盼盼曾经喜欢的类型,高大健壮运动型,詹浩天眼角略过陆大海那古铜色的脸,他的样子说不上俊美,但浓眉大眼,菱角分明的外表,也属于品相端正的帅哥之列,而最为难得的是很少人能在自己敏锐的目光注视下,还可以表现的如此淡定,陆大海是少有的那一小撮人。他的镇定自若来源于哪?是他的自信还是他的不屑。 “陆总,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对吧!” “算是吧!” “第一次见面,为什么我有一种和陆总相识已久的感觉呢?就像是老朋友那么熟悉!” 熟悉?你何止是对我熟悉,你简直就是把我研究透,当年不是拜你所赐,我会错过与盼盼和好的最佳时机,等我四处奔波处理好你故意安排的那些无中生有的事,她已经远走异国,我连给她安慰的时间都没有。 尽管内心已起了波澜,陆大海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他淡然回答。 “我对詹总印象也很深刻,特别是您当年对我的那些特殊照顾!” 陆大海说的很婉转,可是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是责怪的语气。 当年他打压陆大海公司的事,最终他问了单涛还是知晓了。这些事他觉得一点也不奇怪,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陆大海对自己的女人有不轨的企图,他哪能放过这个男人。 他不在意陆大海对顾盼盼的态度,所以当盼盼说陆大海在学校暗恋她,他完全无视,权当是看猴子耍杂技,然而但他获知顾盼盼曾经喜欢过陆大海,他却不爽了! 这是嫉妒还是不甘,他没有深究。 他只是霸道的认为他的女人不能喜欢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 “今天陆总登门拜访,不是要来清旧账的吧!”詹浩天身子往沙发背上一靠,摆出随意的样子,把话说得很直白。 “当然不是,旧帐哪是一时半会能清理完的,我们今天说新帐。关于创辉大厦外墙坍塌事件,我可以断定是人为所致!”他直奔今日的主题。 “何以见得?” “这是我们给承建商的建筑图纸的原稿,和施工方的图纸有几个地方有出入,很明显这里有改过的痕迹,原本要求的水泥标准和建筑物厚度都被人更改了!这就是墙体为什么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发生坍塌的直接原因。” 詹浩天并没有接过陆大海递上的文件,他淡淡问了句。 “那陆总认为这是何人所为呢?” “当然是施工方故意修改所致!” “哦,原来陆总今天来是撇清责任的!” “你什么意思?什么撇清责任?”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陆总别对自己的员工太过相信了,这会很危险!” “你又想冤枉好人!” “有没有冤枉好人,陆总很快就会知道了。” “詹浩天,我看你又想出什么阴招?” “陆总,脾气如此急躁,怪不得盼盼会和你分手!” 哈哈!哈哈!陆大海爽朗的笑声顿时充斥着空荡荡的总裁室。 “你笑什么?”他的反应令詹浩天躁动不安。 “詹总,谁告诉你,是盼盼和我分的手!” 陆大海这个答案无疑不是詹浩天设想之中的,他一直以为顾盼盼说她和陆大海分手,一定是顾盼盼提出的,自己如此优越的条件盼盼姑且看不上,以当时陆大海的条件,无背景、无才气、穷光蛋一名,顾盼盼又怎会看上他呢? 然而陆大海却说是他提出分手。这是真的吗? 大海看着詹浩天狐疑的眼神,缓缓喝了口咖啡,娓娓道出那段往事。 “我和盼盼的交往确实是我提出分的手,当时我年轻不懂事,才会选择放弃,而放弃的结果就是令你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我曾经伤心难过,但并没有和盼盼复合的打算,因为我想盼盼幸福,我当时的条件根本配不上她,我单纯地以为盼盼和你在一起会幸福,结果呢?你却是让我失望,你一次一次伤了她的心,让她痛苦,我真是笨,你只是当她是玩偶,又怎能给她带来快乐呢?” “这是我和盼盼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哼,与我无关?但凡关系到盼盼幸福的事都和我有关!” “陆大海,我和盼盼已经结婚了!” 任何人都不能容忍其他男人过度关心自己的老婆,何况是霸道的詹浩天,他已经有点坐不住了。 “那又怎样?结婚也可以离婚,现今社会这很普通!我一点也不在乎!” “你究竟想怎样?” “我长这么大做的唯一后悔的事就是让盼盼离开我,她最先喜欢的人是我,而你只是她一时无聊的玩具,她一向贪玩,这次她只不过玩得有点忘形而已!我会一直等她,等到她离婚!” “陆大海!” “怎么,你不相信,你尽管去了解,如果当初不是你这个小人所为,我和盼盼早就复合了,如今她回国了,我不会再让她离开我的身边!” “她现在是我的太太!”真是要疯了,还有人这样公然抢妻吗! “太太?你什么时候当她是你太太了,如果她是你太太,你会把她独自留在美国4年,你只是想利用她的孝心,牵制她,然后获得她父亲的財产,詹浩天,你就是一个十足的卑鄙小人。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太太。” “陆大海,你给我滚!” “詹总,看来脾气不好的人是你!盼盼最讨厌脾气差的人,我劝你还是早点和盼盼离婚吧!” “ammy,送客!” “不用送,我会自行离开,不过我还会再来,就是你和盼盼离婚的那一天,我要向她求婚!”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