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放过他吧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八章 你放过他吧

当詹浩天洗漱完下楼的时候,看见顾盼盼刚刚吃完早餐,正盘腿坐在沙发上低头讲电话。 “是,我知道了!多谢经理关心!我会在家好好休息!” “嗯,好的,bye!” 詹浩天对顾盼盼电话里谦虚的样子很是恼火。哼!对着一个小小分公司的经理都点头哈腰,对着我却是吹须瞪眼,你还能更厚此薄彼的吗? 顾盼盼,你究竟有没有搞清楚谁才是公司的大老板! 他走向餐桌,闲闲地问了一句。 “怎么,不去上班啦!” “嗯,刚和经理请假了!”现在已经过了10点,就算去到公司也是中午吃饭时间了,反正横竖都要扣钱还不如请假休息1天。 “你和经理是怎么说的,说你被老公欺负了一晚,起不了床!”某人露出色色的目光。 盼盼冷眼瞧着他,表情却是异常轻松。 “没有啊!我和经理说昨晚被一条野狗咬了,今天要去看病,说不定还需要打狂犬疫苗!经理还很关心我,说让我多休息几天!” “什么!你……”真要活活被她气死,她竟然说昨晚的温存是被狗咬。偏偏他听了还不能反驳,如果发火了,那不就等于默认自己是条野狗,这样丢脸的事他才不会上当。 “我什么?_?”顾盼盼看着詹浩天口吃的样子,露出得意的笑脸!顿时心情超爽! “顾盼盼,你不知道患有失忆症的病人是不能受到刺激的?” “这个……”好像听说过有这么回事。 “你千万别刺激我,医生说我的病不能受刺激,我这一受刺激,会发生什么状况,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哦,是吗?那你就别动不动就激动呀!” “这屋子除了你还有谁让我冲动了?”他故意把词说得暧昧,大有一语双关的意思。 “反正我没有啊?我也不敢!”顾盼盼继续装聋扮哑。心想,就算你没刺激的样子我也受不了。 詹浩天看着顾盼盼装无辜的样子,默默不语,脑海里酝酿着。 你还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刚才说陆大海是你的旧情人还不够,如今还敢挑衅我。顾盼盼你等着,我还就不信我詹浩天治不了你这黄毛丫头。 小岚很快把早餐摆好,好奇的眼神看了看在客厅里的男女主人,一个在沙发里坐着,神情嘚瑟,一个在饭厅里站着,黑着俊脸。这一对欢喜冤家又怎样啦!昨晚回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一觉醒来又吵架了?真是服了他俩,这样相处究竟累不累? “先生现在要吃早餐了吗?”小岚特意的提醒,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嗯!”詹浩天走到主位上。 哼!说不过我了吧!看你还神气什么?我就和你赖,和你磨,让你不好过! 反正都休息,今天要不要约范晓雪逛街?顺便告诉她林子柔下个月回国的事?不知道晓雪有没有空?还是去找大学同学?不过就算见了她们,也都是说老公孩子的事,特没劲!还是算了吧!哎,看来休息还不如上班,无聊死了。 盼盼左思右想,正愁没有好的去处。 詹浩天冷冷的声音越过饭厅与客厅宽敞的空间传了过来。 “既然你今天休息,和我去一趟b市吧!” “去b市干嘛?”肯定没什么好事。 “你的旧情人回来了,你不想见见?” “陆大海要回b市,为什么?你怎么知道的!”顾盼盼立刻警惕起来。 “他们公司与天宇集团有合作项目你不知道吗?” “合作?” 不是完全没有这种可能,陆大海回国后不是开了一个建筑设计公司吗?天宇集团现在经营又涉及房地产,他们之间有业务联系不足为奇。 如果是这样,就坏了,都怪自己没留心眼,想气一气詹浩天,今天早上一时兴起,说了陆大海是自己前男友。如今这个阴险的男人知道后,他会不会对大海又耍什么花招呢? 现在怎么办?如果我主动澄清事实,怕只会再次激发某人丑恶的行径,不行!我要保持冷静,要以不变应万变。 顾盼盼的眼珠骨溜溜转动着,坐在沙发上故作镇定,默不作声。 你这小妞还想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虽然客厅和饭厅相距甚远,但顾盼盼手指拿捏着衣服边角的紧张动作,还是被詹浩天全数收纳在眼底。 看来,她很在乎陆大海。 “想好了吗?要不要一起去?” “我不去!” “不去,还真遗憾,说不定你见了他会有意外惊喜!” “什么意外惊喜!”詹浩天故意把这几个字说得怪声怪气,让盼盼打了个冷颤。 “嗯,说不定你见了他这一次之后,很长时间都不能见面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想对他干什么?”顾盼盼终于沉不住气了,站了起来。 “我能对他做什么?我只是一个商人,又不是法庭的执行官!” 法庭?难道他又想故技重演吗?让陆大海惹上官司? “浩天,你放过他吧!” “放过他?” 詹浩天动作缓慢地放下餐具,优雅地走到她面前。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如果可以说服我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没有理由,就当我求你!” 詹浩天的眼神霍然暗沉。 “顾盼盼,你竟然为了你的旧情人求我!” “浩天,我和他之间不是你想象的关系,我们是清白的!” 他环抱着手臂,带着玩味的语气问道。 “你认为我想象中你们的关系是什么?” “……” “怎么,说不上来!” “浩天,陆大海就是当年在学校暗恋我而已,我对他已经没感觉,你不信可以问问林子柔。”顾盼盼说话的语气有点着急,因为她实在不想牵连无辜,当初詹浩天报复陆大海的事她已经很内疚,就算她不再喜欢大海,她也不希望他过得不好,况且大海对自己的真心她还是感激的。 “已经没感觉,就是说你曾经对他有好感!” “你…你…” 这次轮到顾盼盼口吃,她真是彻底无语,她举起手指了指着詹浩天,被他气得说不上话。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人,他就不应该去学经济管理学,而应该直接中文系毕业,还有谁比他对文字的理解这么精准。 她说陆大海暗恋自己,他略过;她说对大海没感觉,他没理会;她搬出林子柔作证,他装作不知。他抓住的重点却是放在“已经”两个字上。 我的天!你还能不能别这么纠结! 都说是已经,那就代表是过去式,难道她连过去都不能拥有吗?你自己不是也有一个初恋黄倩如,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还真是专制! 也许是看见顾盼盼的脸色有异,知道她在隐忍着心中的不满,詹浩天表情略显放松。 “你说是陆大海先暗恋你?” “嗯!” 他的深邃眼睛看了她一眼,转身上了楼。 “喂,詹浩天,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真是讨厌!这个坏蛋也不表个态,究竟想咋的,他会不会放过陆大海?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