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丈夫的义务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五章 丈夫的义务

顾盼盼气得抛下一句:“你去死吧!”,拿起手袋,就往门口冲。 “真生气了!”詹浩天伸手一拉,她轻易就被圈进了他的怀里。 “你放开我!” “你不生气,我就放开你!”他在她耳边呢喃。 “詹浩天,以前怎没觉得你这么赖皮!”他刚才对她特殊的评价,已经把顾盼盼气得头顶冒烟。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么?可能因为受伤了,活跃了脑袋里其他的神经!” “呵呵,活跃神经,那怎么没见你变成神经病!” “我得了神经病你不会难过?” “当然不会,我拍手称快!” 听到顾盼盼对他喋喋不休的谩骂,詹浩天的心却是暖洋洋一片,黑幽幽的眼眸落在她因为发怒微微涨红的脸上,似乎看多少遍也不会厌倦,比起连日来她对他冷漠的态度,原来他更喜欢她对他生气的样子,那样起码证明她对他是有感觉的,尽管这种感觉来得不是太过正面。 这种奇妙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把詹浩天吓了一跳,我怎么啦?不是真的变神经病了吧,不然怎么会被人骂都这么开心,简直就是有被虐倾向嘛。 他把她轻轻一推,顾盼盼的背紧贴着门后,他整个身体压了上去。 “你想干嘛?”他暧昧的举动太过危险。 “做你刚才提醒我的事!”他低头衔住她的红唇,舌尖在她的唇边轻扫了一遍,完了还夸张地吞了吞口水,仿佛刚才吃到的是一顿饕餮大餐。 “你痴线!”她又羞又恼,一手顶着他的胸口,一手不断地来回擦着唇瓣。 “说我什么?大声点!”他的嘴又要压上来。 “我要上洗手间!”她用力地把他一推,逃也似的进了包房的洗手间,“嘭”一声关上了门。 “变态!神经病!什么失忆,我看他根本就是撒谎!他那个样子那像失忆的人!简直就是个流氓!”顾盼盼对着化妆镜里头发凌乱的影子吐槽着。 “顾盼盼,你还不出来,我就要闯进去了!”她至于怕成那样吗?躲在里面半个小时不出来。 门很快打开了,还在怄气的顾盼盼眼角扫了扫站在门口的詹浩天。 “我吃饱了,现在要回去!” “好,我们回……家去休……息!” 他故意拖长的声线让她听得毛骨悚然,似乎回家是件更恐怖的事。 “请!”他谦谦有礼地为她开了车门,还体贴地用手挡了挡副驾驶的门头。 他异于往常的表现让顾盼盼有点不知所措。 他脑袋是不是真的撞坏了,不然怎么会如此反常,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大爷的很,从没亲自接过她不止,更不要说这些绅士般的举动。 她狐疑的眼睛紧盯着他的侧脸,百思不得其解,眼前滚动着电影和小说中描绘失忆者相关的影像。有癫狂型,有呆滞型,有冷漠型……,却偏偏没有他这种外表镇定,举止优雅非主流型。 “詹太太,就算我长得帅,你也不用这样目不转睛看着我吧!”他手握方向盘,目视着前方,嘴角扬起迷人的弧度。 “谁看你了,不害臊!”她脸一红,慌忙转头看向车窗外,自己刚才确实有点失态。 车内播放着熟悉的jb抒情英文歌曲,两人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关于真相,詹浩天是说完无比轻松,顾盼盼是听后忐忑不安。 “先生、太太回来啦!”小岚看到两个手拉着手进来,露出兴喜的笑容。 “嗯!” “我先回房了!”盼盼甩开詹浩天的手,匆匆跑了上楼。 呵,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他对着盼盼的背影腹语,却并没有跟着上去。 此时在主卧的顾盼盼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屋里团团转。 整晚詹浩天轻描淡写说了他失忆的事,她还没有消化。 看他刚才认真的表情,可以断定事情的真实性,而且以她对詹浩天的认识,他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 如果这一切都是事实的话,接下来她该怎么办? 重新接受他吗? 不行,就算她可以原谅他因为缺失了记忆把她留在美国四年,然而他和她结婚的初衷和他对孩子的态度,却是发生在他失忆之前,那是他当时真实的想法。 就算隔了四年之久,顾盼盼还是难以稀怀。 在她还不能确认他想法有所改变之前,不能让他知道美国发生的一切,她不能冒这样的险。 可是,这半年怎么办?她还要和他朝夕相处下去。她知道他一直在隐忍,有几个晚上,他半夜冲进浴室全身淋透为的是什么她很清楚。 他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除了四年前在海边别墅里的那两次,所以她才会印象深刻,甚至每每想起他都会忆起当时那一幕。 但是今晚却不一样了,他已经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不管她相信与否,都无法再逃避现实。 她是他的妻子,法律上、事实上的都是。 作为妻子的义务和责任,她没办法再躲了,他已经发出了明显的信号。 顾盼盼有一种预感,经过今晚他们之间又不一样了。 他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福利的人,他就像一只狼,随时在等待适合的时机把她这只小白兔吃掉。 她不是保守主义者,但和自己心存戒心的人做那样亲密的接触,她还是觉得别扭。没有办法躲,那只能拖延时间,能拖多久算多久!反正就不能这么早上床。 于是顾盼盼开始在房间里折腾着,她先把衣橱里的衣服都拿出来,摊在床上,然后一件件烫好,又再次挂好叠好,整整忙活了两个小时,已经将近11点了,也不见詹浩天上来。 真是奇了怪了!难道是我误会他的意思了!或许他也和我一样,心存芥蒂! 还是不放心,悄悄走到楼梯口望下一瞧,詹浩天正对着手提电脑,头戴着耳机,对着话筒说着什么,距离太远,只是隐隐听见好像在开视屏会议。 这么晚还工作,太好了! 顾盼盼退回到房间,把地毯吸了一遍又一遍,沙发桌子抹了又抹,直到亮得能照出人影,才去沐浴洗澡。 又在浴室眯眯摸摸搞了近一个时辰,把皮肤都泡得起皱了,才披上浴袍。 看看屋内的挂钟,已经将近1点了。 顾盼盼彻底松了口气,估计今晚他也会像前几晚那样,半夜三更才睡。 累死了!顾盼盼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伸懒腰,躺卧在床上。 正在昏昏欲睡之时,一股清新的薄荷香味渗入她的鼻息,他来了。 “累了吗?” “嗯!”她累得睁不开眼,处于半梦半醒中。 “那你就好好躺着,享受一下我作为丈夫应尽的义务!” “什么……”顾盼盼没有等到答案,却失去了反抗的声音,因为她的嘴已经被某人封堵。 手触摸着她细腻的肌肤,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令他身体里的血液沸腾,每个细胞都在兴奋地跳跃,她的体香,她的软绵,让他瞬间就按耐不住激发的欲望,只有一种念头想与她立刻融为一体。 “盼盼,你别夹得这么紧,我进不去,放轻松点!” 此时的詹浩天就像一个20岁青头小子,紧张地额头渗出汗水,他已经等不及她情动的那刻。 “啊!……” “噢,我轻点…” “疼……” “盼盼,我太想你了!” 在旖旎的夜色下,在柔软的床上正上演着缠绵和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