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选择性失忆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四章 选择性失忆

那天在网球场上,单波的一番话还是触动了詹浩天敏感的神经。 其实该不该和顾盼盼说自己失忆的事一直困扰着他很久。说的好处和不说的坏处他都分析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说的好处比不说的坏处要多得多。 说了起码会有一个改变,不说目前与顾盼盼同一屋檐下,尴尬相处这种状况就要继续维持下去,这是詹浩天不能容忍的,他做事一向喜欢速战速决,这种别扭的模式令他难以接受,他的忍耐性已经到达了极限,随时都有撕破脸的可能,那时就不是她会提出离婚,而是他必须离婚。 而且就算说了她一时之间无法理解,那也是她的原因,而不是自己的过错,退一万步说,倘若自己在失忆的这段时间做过对不起顾盼盼的事,他都可以推到自己生病这件事情上去,她不能去怪一个患有失忆症的人是吧!所谓不知者无罪! 于是他决定对顾盼盼坦白事情的经过。 但是怎么说,在哪里说也是一个问题。 他记起那天杜燚说女人是要哄的事情。 他拨通了顾盼盼的电话。 “喂!” “盼盼!” “什么事?”她的语气依然是冷冰冰。 “我们今晚出去外面吃吧!” “随便!”反正反对也是无效的。 “那我6点到公司接你!到时候见!” “喂,詹浩天……”盼盼话还没说完,电话已经挂断。 他来公司接我?我没听错吧!是司机来吧!一定是! 顾盼盼对着手机眨了眨眼,坚信刚才自己是听错了。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下班的时间。 “盼盼,走了!”同事邓丽敏喊了声。 “好,等等我!” 叮咚!电梯平稳地到达了大堂,一群人熙熙攘攘走向大门口。 “哇噻,那可是最新款保时捷哦!” “好酷噢!” “看,还是帅哥呢?”人群中发出惊呼声。 “别犯花痴了,一看就知道他是在等女朋友的!” “谁是他女朋友真是幸福死了!”丽敏难掩羡慕的表情。 “你别发梦了,没听说帅哥没本心,有钱的男人很花心,有钱又帅的男人特恶心,你遇上这种人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顾盼盼嬉笑道,混在人群中出了大门。 “盼盼,话不能这样说,我能和这种男人共处一晚,让我死也愿意!” “呵呵!我真服了你了,丽敏!”真是不知道世道险恶。 “顾盼盼!!” “啊!你!…你怎么…在这?”顾盼盼回头,惊愕得说话舌头都打结,她压根没想到詹浩天会来接她。 “上车!”身穿一身黑色休闲服,带着黑色墨镜的詹浩天拉着盼盼的手,迅速把她压了上车。 车飞驰而出,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盼盼!盼盼!”后知后觉的丽敏在身后拼命地呼喊,她这是被人绑架了吗? “你不知道我来接你吗?”真是气死人!那个女人从电梯出来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难为他还在这被人行了这么久的注目礼。 “额!”顾盼盼点点头,又摇摇头,整个人还处在混沌中,没反应过来。 “别紧张,我只是想和你好好吃餐饭而已。” “哦!” 他们来到以前经常光顾的餐厅,君悦酒店六楼西餐厅。 熟悉的环境,精美的菜肴,悠扬的音乐,气氛令人陶醉。她不言,他不语,只是单纯享受美食,轻松的氛围确实令盼盼的心情有所好转。 “盼盼,我在你去美国的期间曾经受伤过,你知道吗?”在侍应上了最后一道甜点后,终于进入正题。 “受伤?什么时候?” “你刚去美国那年,大约是12月下旬的时候!” 12月下旬,也就是圣诞节前后,那时她刚获知怀孕不久,之后爷爷打来电话,把公寓的人撤了,詹浩天也没再出现。时间上是吻合的,然而就算这是事实,但受伤不能成为他抛弃她的理由,她淡淡问了句。 “你是怎么受的伤?” “我在公司的停车场被人袭击,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才出院,出院后医生说我脑细胞受损,导致相关的记忆缺失!”他故意将事情经过说得简短和缓慢,他怕顾盼盼没有耐性听下去。 “记忆缺失?”顾盼盼猛然睁大双眼,仿佛刚才听到是一件恐怖事件。 “是真的,你不信可以问单波,他可以帮我证明!”她脸上明显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他不得不搬出证人。 “你是说你脑袋受伤后不记得事情了?” “哦!” “所有的事吗?” “不是!” “那是什么事不记得了?” “……” 他黑色的眸子盯着她,默然不语。 他的无言让顾盼盼顿时恍然大悟,她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 “詹浩天,你是要告诉我,你所有事情都记得,唯独把我忘了是吗?” 他眼神一亮,不得不佩服顾盼盼的超强的领悟力。 “哈哈,哈哈!”顾盼盼肆意的笑声在包房里回荡,她捂着肚子,笑得泪水都要溢出。 “好了,顾盼盼!” “忘记我的一切,你就可以推卸一切责任!这就是你的目的吧!”她的笑声骤然停止。 “盼盼,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把有关你的记忆丢失了,你来a市的那天,我说出差,其实我是要去梁博士那里寻找恢复记忆的方法!” “那找到了吗?” “没有!梁博士说我目前的身体条件不适合。” “哦,是这样!” 顾盼盼淡漠的语气刺激了詹浩天,他紧紧握住她放在桌面的手。 “盼盼,你要相信我,我并没有骗你!” 她的眼睛看了看他递过来的手,深思一会,又抬头望着他的眼,神情专注,带着探究的目光流连着。 而这目光看得詹浩天浑身上下不自在,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怎么啦?” “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多谢你选择性把我遗忘呢?这样我就可以获得自由了!” “你休想!” “不是,詹浩天,你在学生时代是不是还有什么难忘的异性朋友?” “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是好奇我为什么就成了你选择性失忆的对象呢?通常电视剧的剧本是这样描写,男主人公因为前女友突然发生事故,被抛弃或者意外身故,导致失忆,之后再找的女友都和这前任有关!我就是想知道我究竟是谁的替代品。” “顾盼盼!” 詹浩天彻底无语,此刻真想把她脑袋切开来看看是什么构造的,这样荒唐的想法都有。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把她的手握得生疼。 “啊!疼!” “知道疼了,你就是你,不是谁的替代品,下次不许乱说!” “你都失忆了,哪记得?”她嘀咕着。 “我虽然缺失了部分失忆,但不影响我的为人处事的风格,我要找女朋友还需要找替代品吗?况且……” 詹浩天从头到尾眼睛扫描了一遍顾盼盼。 “况且什么?”最讨厌说话说到一半的人。 “况且像顾小姐这样特别的人,世界上恐怕再难找第二个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赞扬我吗? “意思就是脾气这么臭的人,除了你再也没有了!” “詹浩天,我看你不但要失忆,还要变哑巴才对!”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梁博士说我一切正常,只是忘了你罢了!” “詹浩天,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