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款款兄弟情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三章 款款兄弟情

“等一等,先休息一下!”单波气喘吁吁地摆摆手,也不管对方同不同意,就坐到网球场旁边的休息室里。 “哥,你这么快就不行了!”才刚刚打了半个小时。 “你要是也像我这样挡他几个球试试,估计你死得比我还快!” “浩天哥,今天确实打得狠了些!”单涛笑笑,递了瓶水给全身湿透的单波。 “他那是狠些吗!他简直当我是仇人往死里打!” “说谁是仇人呢?自己技不如人就别在这搬弄是非!”此时詹浩天和杜燚也迈着轻盈的步伐走了进来。 “我是技不如人,我是体力不支,又怎样?我可不像你们几个,孤家寡人一个,我白天要上班,晚上要回家陪老婆带孩子,忙得很。” “切,只有你有老婆呀!浩天家里也有一个!”杜燚调侃道。 “他那个,得了吧!你看他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说完还色色地故意往詹浩天的下身瞧了瞧。 “不是吧!浩天哥,好像盼盼姐都回来近半个月了!她还在生你的气啊!”你不会真得还没把她搞定吧!这不像你的风格哦!当然后面这句话单涛可不敢说出口,因为某人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 “说完了吗?说完了继续打球!” “打什么球,你今天约我们出来,不是想我们兄弟几个为你出谋献策!”单波一副慵懒的样子继续赖在凳子上不愿起来。 “出主意?做军师好啊!我最喜欢帮人解决婚姻家庭问题了,还打算开一个婚姻律师事务所。浩天,来说说看,你有什么疑难杂症?” “看不出你们几个大男人这么八卦!”詹浩天看他们几个都不愿起身,他干脆也坐下,把腿一伸,闲闲地喝着手中的矿泉水。 “我们怎么是八卦,我们这是款款兄弟情好不好!”这里最随意的当属单波,谁叫他是詹浩天二十年的死党呢。 “兄弟情?”浩天眼眉一挑,似乎不太认同单波口中所谓的兄弟情。 “当然,说吧!现在什么情况,我们好帮你参谋参谋!” 什么情况?詹浩天也很想知道,如今是对盼盼好也不行,对她凶更不行,简直就是进退两难。他彻底对她没办法,虽然不再争吵,却又相对无言,她提不起精神,他做不出主动,回到家他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了。虽然还是躺在一张床上,却是同床异梦,这种身心都受到煎熬的日子简直无法过了。 他迫切需要出来呼吸新鲜空气,通过运动出一身汗水才能缓解内心的烦躁不安。 “好吧,你不说,我就帮你分析一下你目前的形势!”自来熟的单波开始发表意见。 “嫂子为什么对你不想搭理,无非就是两个原因,第一,也是最主要的是她气你把她丢在美国这么久,当然这不能全怪你,你这不是出现了特殊情况嘛,而且她后来又换了学校、搬了家、还改了手机号,这就是她的不对,可是你要知道女人天生是小气的,她从不认为自己有错,就算是错也是因为你的失误造成的。第二,你以前就没好好关心过她,如今她回国了,你还想按以前的那一套来,肯定就不行了,你要来用实际行动来感动她,然后一步一步慢慢把她驯服!” “驯服?” “是啊!驯服!要知道她可是一只小野猫,而且还是带尖锐爪子的野猫,野猫是什么个性,擅长虐人和自虐,处理不好,不但伤了人还伤了自己。” “哼,要我低三下四去求她,不可能!” “谁叫你去求她了!浩天,你没追过女人呀!你不知道女人是要哄的!” “杜燚,这你就不知道了,我们詹大少爷,何时需要追女孩,都是那些女人自动送上门的,是吧!” “滚!”詹浩天脚一抬,单波反应灵敏,迅速起身跑了,他原来坐的白色塑料凳子顷刻被踢翻在地。 “有人被人说到痛处,老羞成怒了,单涛,快,把这个人以往风流恶性告诉我们的大律师!” 詹浩天怒目一瞪,单涛原本想凑热闹说的话立刻吞进肚子里,跟了詹浩天这么多年,他的脾气单涛太了解了。 “不是,浩天,我听子柔说盼盼喜欢去旅游,你带她去一个她一直向往去的地方,说不定她心情会好转!这女人一高兴什么事都好办了!”杜燚说话的语气可没有这么随意,多少带着律师习惯性的思维。 “对哦,杜燚这个主意好,你就当和嫂子去补蜜月!” “补蜜月?”这个非玩笑的提议让詹浩天的脸色不再紧绷。 “我记得盼盼姐最喜欢的是去海岛!有一次她提议去巴厘岛,被你当场拒绝,她还不开心了好几天呢?” “詹浩天你当时为什么拒绝?”单波又重新坐回凳子上。 “不去那!”某人露出不屑的眼神。 “有什么问题么?”杜焱不解。 “浩天哥是嫌那地方穷!” “嗯!”他还是抗拒那种地方。 “那就去夏威夷好了!”杜燚随口一说。 “这个好,浩天哥肯定喜欢!” “不行,顾盼盼的签证没批,你忘了!” “那就去免签的国家好了,来一段说走就走的旅行!”永远最潇洒的人就属杜燚。 “詹浩天,不是,人家国家穷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移民,你去度假而已,风景好,心情好就行,关键是你的盼盼小姐喜欢,别每次老是想着自己,偶尔也关心关心别人的想法嘛!” “单波说得对,盼盼的喜欢更重要!” “嗯!”某人难得认同,还点了点头。 “喔,耶!既然你的疑难杂症我们帮你解决了,等下晚上那顿你负责买单!” “你赢了我再说!” “喂,詹浩天,我说了半天口水都干了,你请一顿饭都不行,你还真是孤寒,怪不得顾盼盼不理你!” “你说什么?是不是想下个月去南非出差!” “南非!詹总,千万别,我这上有七十岁高龄老母亲,下有不足一岁幼仔,你就饶了我吧!” “可以,晚上那顿你请!”大家一听笑乐了。 “啊!”单波抓了抓头发,纳闷,怎么绕来绕去又落到自己头上了。 又闲聊休息了一会,四人准备再次上场。 “浩天,等等!”单波喊住刚要起身的詹浩天。 “怎么,还不服气!”他的心情已经明显好转。 “你失去记忆这件事我看你还是早点告诉顾盼盼比较好!”单波的语气难得如此严肃。 “为什么?” “你一天不告诉她,她对你把她一个人丢在美国的事就耿耿于怀,心里就有一个结,这个结一日不解开,她就一直不开心,她不开心,你也不好过!” “可是,我说了,她不相信怎么办?” “不会,顾盼盼这种性格直率的人,你把事实说了,她反而容易理解,你瞒着她,有一天被她知道了,说不定更生气!” “……” “我是为你好,至于你说不说,自己掂估掂估!以前我也觉得男女相处没必要凡事交待清楚,结婚后我才知道夫妻之道贵在真诚!” 单波拍了拍浩天的肩膀,走了。 把失忆的事告诉她真得可以解决问题吗?独自站着的詹浩天陷入沉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