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猜不透的她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二章 猜不透的她

顾盼盼上了楼,主卧的门半掩着,瞧见詹浩天正双手环抱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似乎也是刚刚回来,衣服都没有换。 一整天压抑的心情,在游戏中麻痹,看着他的脸,又被唤醒,实在提不起精神搭理他,直接进了客房。 “啊!”沐浴后的顾盼盼刚拉开浴室的门,一个黑影站在她的面前,吓了她一跳。 “你在这干嘛!”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而且天已经黑了,灯也不开。 “今晚去哪了?”是他略带沙哑的声音。 “我去哪你不是很清楚吗?”她没好气地回答,不是一直有人跟着她吗?而且一刷卡就有信息传到他的手机,明知故问,真是多此一举。 “一个人?” “詹浩天,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每天去哪和谁在一起,都要和你汇报!” “是!”黑暗中他的眸子发着阴寒的亮光。 “让开!” “我不让呢?” “詹浩天,你有这样的闲心管我,却把爷爷送去养老院,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原来你不是人,你是畜生!”她满腹牢骚终于忍耐不住要发泄。 “你说什么,你说我是畜生!” “没错,你就是畜生!你对我无情也就算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爷爷?他是你唯一的亲人!” “爷爷,你去看过爷爷,他怎样了?”他只交待过下面的人她行踪有异常需要报告给他,没想到她会去看爷爷。 “你现在关心他怎样了,真是假慈悲,当初你把他孤苦伶仃放到养老院时,怎么就这么狠心,你的良心是不是都给狗吃了!” “顾盼盼,谁允许你这样放肆!”黑暗中他把她推到墙壁上,她的口无遮拦已经踩到了他的底线。 “我放肆,我只是说出了事实!” “你知道什么是事实!”他恼怒。 “事实就是你遗弃了爷爷!你嫌弃他老了,走不动了,碍事了!你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就如当年把她无情地丢在异国他乡一样,心又开始隐隐作痛,有热乎乎的液体溢出蒙住了双眼。 “顾盼盼!你还真敢说!”他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她未干的头发立刻沾湿了他的手背。 “我为什么不敢说,你就是一个吝啬鬼,只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怎么,还想成为杀人犯是吧,来呀!爽快点!” “你以为我不敢!”手腕稍稍一用力,顾盼盼的脸迅速涨红。 她的呼吸渐渐微弱,本能地手脚拼命挣扎着。她长长的指甲混乱中划过他的脸,一阵冰凉刺痛的触碰让他顿时清醒,他惊得猛地放开了手。 咳!咳!咳! 她的咽喉似要被他折断,虚弱地滑到地上按着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 “盼盼,你没事吧!”他蹲下,伸手想抚摸着她的脸,她痛苦的表情让他的心像被人鞭打着,詹浩天,你差点伤了她。 “你走开!”她打掉他的手,瞪着他的眼眸里充满了憎恨。 “你到底要我怎样?顾盼盼!” 他已经不再追究那天她拒绝玫瑰花的事情,也不再计较她擅自搬回客房的举动,权当是她心情不好发发脾气。 这几天他因为新的项目一直在忙,今天好不容易签约成功,他连庆功宴都没去,就匆匆往家里赶。他以为经过这一个星期的冷静,她会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他满心地盼望她会在家里等待着他,可是她却潇洒地去外面玩了一整天。 他想她想得心疼,她却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回到家还把他当作透明人。 “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们马上离婚!”一刻都不能等待,她不能和这种无情的男人继续待在一起。 “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她竟然提出离婚。 “我何止说一遍,说一万遍也敢!离婚,我们离婚!” “顾盼盼,你休想!要离婚等下辈子吧!” “詹浩天,你这样子有意思吗?你不爱我,为什么又不放过我!你是想把我逼疯才甘心是吗?” “………”他的心一沉,逼疯!我这是在逼她吗?不!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不想她误会他。 “盼盼,爷爷他,他是因为得了老年痴呆症去的疗养院!”他忍不住道出了事实的真相。 “老年痴呆症?”这个名字遥远而熟悉,顾盼盼就像被遥控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呆滞。 “是的!很多事爷爷已经不记得了,他甚至连我是谁也不知道!”他的声音有着无奈和忧愁。 在微弱的灯火下,她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她失落的眼神望着他。 “詹浩天,你为什么不带爷爷去看病,当时我都和你说了他有这个病,你为什么还不重视,你为什么不多关心关心他!”顾盼盼抡起双拳打向詹浩天的胸口,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倾泻而下。 整晚她对着他的粗暴没哭,对着他的威胁没哭,可是却为了爷爷的病嚎啕大哭。 她哭得好无节制,哭得不顾仪态,眼泪、鼻涕夹杂着汗珠挂满了她的脸,样子很丑、很丑。 詹浩天扯了条毛巾,笨拙地擦着她的脸,然而越擦她的泪水流得越多。 她的痛哭声,她的抽泣声,令詹浩天不知所措,从没有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如此痛哭过,她敲打的力度其实很绵软,但他只觉得每敲一下他的心就被针刺痛一下。 “盼盼,你别哭了!”他紧紧抱着她颤抖的身体,完全顾不了湿漉漉的头发把他们的衣服打湿。 他猜不透她,她和爷爷的感情究竟有多深厚,才会哭得如此悲切。她说当年提醒过他爷爷有这样的病史,他却无法忆起那时的事情。 他只知道不能让她再流泪了。 毛巾已经湿透,他随手一扔,双手捧起她早已哭得红肿的脸,温热的嘴唇贴上她冰凉的红唇,一点一点吻去她的泪痕,吻得小心翼翼,吻得心乱如麻,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抚平她的痛苦和自己的悲伤。 他当然不会明白顾盼盼此时此刻的心情,詹浩天告知爷爷病情的一刹那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仅存的一点希望彻底破灭,当年詹浩天抛弃她的原因,第一次意外怀孕的缘由,再也找不到见证人,秘密都要一起掩埋在心底。 没有比绝望更令人伤心,她又怎能不悲痛欲绝呢? 良久,良久,她哭得昏睡过去,被他抱回房间,还全然不知。 “盼盼,以后再也不许提离婚的事!”他在她耳边低语,亲吻着她的脸颊。 “嗯!”她像是回答,又像是否认。 她意识模糊,感觉他是在帮她吹头发,吹出的风直串入她的耳膜,痒痒地,热热的,她下意识地转头避让。 “乖,头发湿了要吹干才能睡!” 他的声音有着令人迷醉的温柔,她有种错觉又回到刚相识的时候。 “浩天!” “嗯!” “你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美国!”她终于问出了心底埋藏已久的困惑。 “我……”詹浩天手握风筒的把手,“咔”一声关掉,屋内立刻恢复一片寂静,然而有一种辛酸却充斥在心口,这是他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你是因为想报复吧!” “不是!”他清晰地回答。 “那你是因为讨厌我吧!” “别乱说!”他有生她的气,但不是讨厌。 “那你是因为孩……”她的声音越来越细。 “你说什么?” 他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怀里的女人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