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微妙的关系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七十一章 微妙的关系

当晚顾盼盼拒绝詹浩天第一次送的花后,就又搬回了客房去睡。 他出去后是几点回来的她不清楚。 直到第二天起床发现他已经走了,留下一个地址,让她去面试。 他们不再针锋相对,但他们却形同陌路,这种微妙的关系让顾盼盼有些尴尬,她也很矛盾,留下来接受不了他的不在乎,逃走又觉得不现实,心里累得不想思考,这或许是她不能躲开的命运,过1天算1天吧! 面试很顺利,她第二天就上班了,公司位于城市新开发区的甲级写字楼,规模不大,员工不多,只有10几个人,但业务量却不少。她主要负责是海外市场的业务。 似乎詹浩天没有特别交待,公司经理也以为她就是一个新进的海归而已,安排她从最琐碎的事情做起,权当她是一个新人,她倒无所谓,低调点还好,毕竟这年头,这种人才太普遍了。第一天上班,她很快就适应了工作的节奏,工作起来还算顺利,刚好公司赶上圣诞节订货会就忙了起来,接连几个晚上需要加班。 而偏偏巧合的是她开始加班晚归,他也频频应酬迟回。两人同住一间屋子却碰不到面,很多时候她已经睡了,也还没见詹浩天回来,第二天一早起床又不见他的人影,不是大床上枕头那微微起的皱褶提醒了她,她都以为他从未回来过。他是故意躲开她吗?她不得而知。 这样无风无浪的日子也挺好的,起码心是平静的。 终于到了周末休息日,他同样一早就出去了。 “太太,今晚想吃些什么?”小岚早餐的时候习惯性地问起。 “先生今晚又不回来吃,是吗?” “是的!”小岚小心翼翼地回答,生怕惹盼盼不高兴。她实在想不明白有钱人的生活,前几天还天天吵吵闹闹的两人如今又安静地如搭台吃饭的路人,完全没有交集。 “那我也不在家里吃了!” “是,太太!” 周末不用上班,吃完早点后,回到房间,不想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她决定去看看爷爷詹学宇,回来a市已经快10天了,她并没有找过以前的同学和朋友,也许是她还没有叙旧的心情。 但是对于爷爷詹学宇她还是牵挂的,不仅仅因为爷爷曾经对她的疼爱,更因为她想搞清楚当年是什么原因让詹浩天把她一个人丢在美国,真得是因为孩子的关系吗? 很快她换好衣服,坐车直奔老宅。 一切都没有变化,就连通往老宅的小道还是那样清静古朴,仿佛这座城市这几年的变化与其无关。 敲开那熟悉的门,熟悉的脸孔呈现在她的眼前。 “顾小姐?!”管家陈伯头发已经白了许多,但还是记得多年不见的顾盼盼。 “陈伯好,爷爷在家吗?”她习惯性向里屋探头。 “詹老爷他?!”陈伯的声音带着哽咽,表情有些不自然。 “爷爷他怎么啦?”她的心一紧,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爷他已经不住在这了,他现在养老院!” “什么,养老院?!”盼盼惊呼,觉得不可思议。 她一直觉得养老院那种地方要不就是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要不就是家人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生活又不能自理的人聚集的场所,说句难听的,就是去等死的地方。 爷爷他有亲人,就算詹浩天不能时常陪伴他,还有家里的佣人会照顾他,就算身体不好,也可以请多几个护理人员在家里,也不至于要送他去养老院。 “詹浩天他也同意爷爷去养老院?” “哦,是少爷亲自送爷爷去的。” 果然真是那个家伙所为,她知道如果他反对爷爷去养老院,就算是爷爷自己坚持,詹浩天也会有办法制止。 现在看来,他也是持赞同的意见。 詹浩天,你对我无情也就罢了,你怎能这样对待一个老人,把他孤苦伶仃放在养老院里。 满肚子的怒火又不便在此发泄,匆匆和管家陈伯告了别,离开了老宅。 郁闷加气愤,独自一人在繁华的街上漫无目的闲逛。 “盼盼,盼盼!”有人在身后喊她。 “范晓雪?” “你真的是盼盼呀!太好了,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回来都不和我联系?现在你过得还好吧?” 范晓雪兴奋地一连发出好几个问题,让顾盼盼根本接不上嘴。 只是几年不见,范晓雪却已经来了个大变化,她剪了个清爽利落的短发,昔日消瘦的身体变得圆润,脸色白里透红,光彩照人,一看就是生活安逸的状态。她手里拿着一个小手袋,旁边的随行提着大包小包的婴儿用品。 盼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关心地问了句。 “晓雪,你和冯少坤怎样了?” “我们,我们结婚了,还生了个女儿,刚满月!” 范晓雪看似平淡的话语却掩饰不了满溢的幸福。 “是吗?那真要恭喜你!”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盼盼,你和詹浩天后来怎么样啦?”当年的事范晓雪也是略知一二。 “我和他?也就那样!” 看顾盼盼闷闷不乐不愿提及,范晓雪又问起了林子柔的事。 “子柔她很好,听说她还打算近期回国!” “真的吗?那到时你们一起来参加我女儿的百日宴,我们三个要好好聚聚!” “到时再说吧!”那时自己还在不在这都说不定。 “盼盼,子柔她……” 滴滴!范晓雪还想继续刚才的话题,身后汽车的喇叭声打断了她,车窗的玻璃缓缓落下,冯少坤露出半边脸。 “晓雪,你刚出月子,还不能吹风太久,快上车!” “哦!我知道了,就来!盼盼,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有空打给我!我先走了,不然等下女儿要闹了!” 范晓雪歉意的笑笑,和顾盼盼招了招手,上了车。 从头至尾,冯少坤都没有看顾盼盼一眼,这也难怪他,当年她可是范晓雪逃跑的帮凶,他不待见她一点也不奇怪。 想不到他最终还是把范晓雪追到手,当时范晓雪躲避他时惊恐的样子她还记忆犹新。 看来缘分真是奇妙的东西!甩了甩头,还是不要想这些纠结的情感。 时间还早,她走进昔日熟悉的商场,想不到以前经常光顾的游乐场还在。 “小姐,我要换游戏币!” “好的,换多少?” “100元!” “哦,不好意思,我们规定100元只能给现金,不能刷卡,最少消费1000元才能刷卡!” “那就给1000吧!” “好的!” 抱着沉甸甸装满硬币的袋子,开始游走于不同的游戏机前,她善来是游戏的高手,只不过了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好几部机器已经被她打爆,不断吐出的票据让机室里光顾的游客羡慕不已,整个下午工作人员围在她身边团团转。 终于玩到手都麻木了,将所有的奖票堆在柜台面前,指了指那个最大的布偶。 “我要那个!” “好!”数也不用数!直接把半个人高的公仔递给了她。 “小朋友,这些游戏币都给你!”她随手把剩下的硬币送给了身边的小男孩。 拿着夸张的泰迪熊,惹来街上行人奇怪的目光,她装作不知,又在街上溜达了大半天,看了场电影,尝了点小吃,直到累得走不动,天色渐渐暗下来。 “太太,您回来啦!” “嗯!” “先生已经回来了!” 她的心一震,詹浩天他回来了,今天还真是早!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