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因为不在乎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九章 因为不在乎

顾盼盼挂断手机,心里郁结,他已经发出严重警告了,想回b市的计划彻底落空了。 原本轻松的心情,因为詹浩天电话里的威胁,而变得沉重。 愤懑地将租约撕个粉碎丢在垃圾筒里,哼,还想帮你把衣服洗了,你等着吧!狠狠地把衣服扔在地上,管它脏不脏,心情不爽,早餐又吃得晚,干脆连中午饭也难得下去吃了,倒卧在床上发呆。 现在怎么办呢?b市回不了,能去哪呢?钱是一个问题,怎样离开a市也是问题,虽然目前的情况和在美国不一样,没有保镖天天跟着,但那时詹浩天他人在国内,可如今却是在他眼皮底下,她想离开这里简直是徒劳。说不定一走出这个门口,就被抓回来了。况且她也不能走太远,爸爸还没找到,签证也需在这审批。 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到对策,不知不觉犯困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下午5点。 天呀!我都睡了这么久,糟了,记起那个臭男人说6点到家,他那个人最讨厌等人,让他知道我还没准备好,又不知道他会出什么招术折磨自己。在没有想到好方法以前,还是别招惹他为好。 拉开客房的衣橱,准备挑一件衣服,穿什么好呢?早上他也没说去哪?是去应酬的酒会还是单纯去吃饭? 想了想,她才刚回国,估计不会这么快带她去见客户,何况她是他妻子这件事也没对外公开过,那天回公司底下的人客气地叫她顾小姐,她就猜到了,管他呢!随便穿一件好了,他看不顺眼更好,我就可以不和他出去了。 于是当詹浩天回来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候的顾盼盼,胸口骤然生起一团火,眉头瞬间成了川字,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吧!放着那么多名牌服装不穿,偏偏穿了白色的t恤和浅蓝色的牛仔裤。虽然她留了长发还烫了大卷,增添了女人的韵味,可惜她青春的打扮如在校的大学生。让身穿高档定制黑色西服的他站在她身边,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明知道和他出去吃饭的地方都是高级场所,她是特意穿成这样想别人看他的笑话吧! “你没衣服穿吗?上楼去换过!” “我觉得这衣服挺好的,很舒服!” “顾盼盼,你一定要和我对着干是吧!”她就那么不听话。 “浩天,你这就是冤枉我了,第一,我不认为这衣服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第二,就算我的穿着和你要带我去的场合不配,也不是我的错,因为你根本没和我说去哪里!” “还真看不出,你还伶牙俐齿,你信不信我在这里帮你把衣服换了!”詹浩天快步走上前,一把将她拉起。 “好啊!你来呀!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对我用强了!”顾盼盼也不甘示弱,微微昂起头,睁大双眼正视着他。 她是什么意思?我曾经强迫过她? 我詹浩天会强迫一个女人!不可能!只要他想,多少女人会乖乖在床上等着他,他用得着强行占有!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 顾盼盼眼里的倔强让他心里不惑,但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变化。 “怎么,你不记得了!”她冷言。 “当然记得,那么销魂的一刻怎能忘记,你是想重温一次?” “你变态!”声音里带着颤抖,多年前别墅那幕她还心有余悸。 “你最好别惹我生气,否则就有你好受的!” 詹浩天说完,猛地一推,她跌坐回沙发上。 哼!我还怕你不成,敢再乱来!我和你拼了! 顾盼盼正在准备大干一场捍卫自己的尊严之时,詹浩天已经换好衣服下了楼。 怎么回事?他上楼是去换衣服,不是去拿绳索那些道具,还有他这一身运动装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用出去了? “走吧!吃饭去!”詹浩天拉起她的手。 “去哪?”她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凌厉的眼神吓得停止了挣扎。 “等下去了就知道!” 他拉着她下了电梯,意外地没有开车,而是沿着江边栈道行走。 此时正是10月的天气,初秋的季节吹起了阵阵干爽,吹拂着脸柔和舒适,黄昏已渐渐退去,两岸的灯火忽闪忽闪,倒影在江中,如诗画般充满梦幻,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如此暇意的时光,仿佛是回到了学生时代。 “喜欢吗?” “什么?”她不知不觉沉醉在其中。 “这夜景!” “嗯!” “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可以来这里散步。” 以后?散步?顾盼盼前进的脚步有了迟疑。 “怎么啦?”他跟随着她的步伐停了下来。 “我们不可能每天都来!”她呢喃,心里升起一丝落寞。 “当然不是每天,傻瓜!”他的声音却有了宠溺。 是呀!顾盼盼,你别又犯傻了!他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到了!” “火锅?!”顾盼盼诧异地望着詹浩天。 “你不喜欢?”此刻感到困惑的还有詹浩天,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有什么不对劲吗?资料上是这样记载的,她最喜欢吃的是麻辣火锅。 这几天他都在想如何让盼盼乖乖在他身边,不管她是否在乎他,他也不想她让她离开,起码目前为止他还不想放手。 不可否认,刚才顾盼盼说他曾经强迫她的事让他有些耿耿于怀,他一向不认为自己会亏欠女人。所以才临时决定换个她喜欢的地方吃饭,权当改善两个的关系。 “两位要点些什么?”小店的服务员很快上来招呼着。 “要麻辣火锅套餐!” “要一个鸳鸯火锅!” 顾盼盼和詹浩天齐声回答,让服务员一时抓不准主意,该听谁的! “就要麻辣火锅!”詹浩天再次确定。 “不行,你不能吃辣的,会胃疼,不好意思,麻烦给鸳鸯火锅好了!” “好的,马上就来!” “我可以吃少一点,没事!”他其实不喜欢吃辣。 “不行,一点也不行,等下你胃病犯了,辛苦的不仅仅是你,还有我!” “为什么?”他有些好奇。 “你不记得了吗?有一次,你在我们学校附近餐厅吃了一碗麻辣牛肉面,就犯病了!结果还被送去了医院!”不知道是因为被刚才的美景所感染还是闻道喜欢的气味,顾盼盼心情似乎不错。 “哦,后来呢?” “后来,你在家休息了三天才好,医生说你不适合吃辣,容易引起胃病复发,你还不信,还大吵大闹要告人家小店,说他的东西不干净,吓得小店老板回乡下躲了好几天!” 詹浩天浅浅一笑,这种事他确实做得出来。 “我生病的日子是你照顾我的?”他猜测着。 “那当然!你这人挑剔得很,谁受得了你!” “我怎么挑剔啦?”他继续套资料。 “你还不挑剔,吃药要人哄,水温规定不能超过40度,还有打针一定要人家打左手,再有就是明明只是胃不舒服,还吃饭要人喂,还有………” 詹浩天听着盼盼边吃边唠叨,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或是委屈,或是娇嗔,或是不甘,或是羞涩,他的心被一点一点揉开,暖意浓浓。 原来她和他之间有着如此有趣的过去。 他真要为自己临时改变主意,不去星级酒店而选择临江小店的决定而点赞。 如果没有他的机智和顾盼盼的直率,他又如何能获知她曾经如此关心过他。 这一顿吃得太值了! “浩天,我们交往期间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啊?”他还没从兴奋中回味过来。顾盼盼看似随心的一句却让他哑语。 原来他真得不记得了,也是,因为不在乎,所以才忘却! 顾盼盼淡漠的眼神凝视着他,他的静默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