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不让你逃跑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八章 不让你逃跑

说得真好听,留守贵妇?你当是家里摇头摆尾的贵妃狗呀! 还说事业是男人天生的责任!分明就是大男子主义! 你就是成心不让我工作,好做你听话的宠物!你想得美! 顾盼盼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对着已经下楼的詹浩天的背影扮着鬼脸,正在自我陶醉之时,不巧的是被突然转身的他捉个正着。 “怎么,还有不满?”詹浩天停下了脚步。 “不敢,您请慢走!”立刻收敛了面部的表情。 “这么想我走,我偏不走了,反正我昨晚被某人骚扰整夜,也没睡好,刚好今天可以补个觉。” 骚扰?还亏他说得出口。我不就是在他身上滴了几滴口水而已,最多也就是不小心,哪能上升到骚扰的程度,真好意思说,也不想想是谁把我从客房抱过去,还把我困在怀里,才会发生这种事。 可是看着詹浩天一本正经的脸,盼盼有些心虚,如果他真的不去上班,怎么办? 顾盼盼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他真的会留下来补觉,与这种腹黑的男人独处一室,不要说一天,就是一小时也是危险的。这不,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她已经被他占了两次便宜,更可悲的是他惯于冠冕堂皇的理由,而自己甚至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不行,她不能再冒这样的险。 于是,她迈着轻盈的步伐,下了楼,走到早已端坐在沙发上假装看报纸的詹浩天身边。 “浩天,公司没我可以,一天缺了你可不行,你还是上班去吧!” “不去,我累了!” “累?哪里累,我帮你按摩按摩!” “你会这个?”半信半疑的眼神掠过她的脸,看不出任何戏弄的神色,这女人又想干嘛?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嗯,你忘了吗?以前你工作很累的时候,也是我帮你按摩的!” 以前?顾盼盼提起以前,詹浩天不语了,这是他无法言喻的空白。 “来,先把西装脱下,我帮你按按肩膀。”顾盼盼一边说一边扯开他的西装外套。 “你好好按,别又耍花样!” “是!在大人面前小女子怎敢乱来!” “嗯!量你也不敢!”詹浩天脱了外套,稍稍转身背对着。 “是这里不舒服是吗?”顾盼盼跪坐在沙发上,纤细的小手开始在他的肩颈处揉搓,动作缓慢而轻柔。 “你这是按摩吗?抓痒还差不多!”力气这么小,关键是她那柔软细腻的肌肤,明明只是在脖子上游走,却让他压抑心底已久的欲望有抬头的迹象,没有办法,谁叫他禁欲太久呢? 可是如今的她这么抗拒自己,他不能急,要慢慢来,不然只会弄巧成拙。所以现在这样危险的动作他必须阻止。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要了她。 “大力一点!” “哦!这样呢?” “再大一些!” “好!”顾盼盼贝齿咬着唇边,突然狠狠地对着一个穴位猛地一戳。 “啊,顾盼盼,你想谋杀亲夫呀!”这一下戳过来,詹浩天疼的整个人跳了起来。 “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到底怎样才行,要不我再试试!”顾盼盼又要靠近。 “别,不用了,我想起今天有个会议要开,我先走了!” 詹浩天拿起外套,逃也似地出了门,留下在客厅里哈哈大笑的顾盼盼。那高兴劲,别提有多爽!连一厨房里忙碌的小岚也被她的笑声感染了。心想自从太太回来后这个屋子才有点人住的样子。 哼,就是要他知道我的厉害,别以为我好欺负。 大笑了一顿,摸摸肚子有点饿了,喊了小岚重新上了早点。 心情愉悦,做事特别顺畅,一个早上就把昨天送过来的行李,包括那些有用的、没用的奢侈品都收拾好了。 经过主卧,看看他随手丢在沙发上的外套,有点小皱。估计是前几天换下的。 他那个人一向有洁癖,容不下一点瑕疵,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帮你送去干洗吧! 习惯地扬了扬衣服,又摸摸上面的口袋,确保没有物品遗漏。 咦,这是什么?好像是张纸。 打开一看,原来是她在b市的租房合同。她的合同怎么会在这?难道他把房子退了吗? 她想到两个月的押金,白白便宜了那吝啬的房东,就很不情愿,更主要的是她还打算回到b市,这里虽然豪华舒适,但终究不是她长待的地方。 等詹浩天哪天把气消了,她会和他说清楚。说不定他会让她离开,毕竟他不是一个喜欢纠缠的人。 今早他说她如果喜欢工作,他可以把以前属于她的公司都还给她。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决定提早结束他们的婚姻关系。她记得当时她说过,离婚她不会要他任何的财产,只要把属于她的东西还给她就好。 既然他有提前结束的打算,那么她也要做好离开的准备。 看看手表,已经差不多到中午吃饭的时间,这个时间段他应该不是很忙。 “喂!”她拨通了他的电话。 “浩天!” “嗯!” “你现在忙吗?”心里酝酿着如何开口。 “有什么事?”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中午回来吃饭吗,我好叫小岚准备!” “不用!” “哦!你放在房间里的那件黑色外套要拿去洗吗?” “嗯” 听他的语气心情还不错,现在提那件事应该不会惹怒他吧!可惜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里已经传来他的声音。 “顾盼盼,你现在也学会撒谎了!” “什么?我哪有?” “没有!说吧!你借问吃饭之名打电话给我究竟有什么事?” 真是什么也瞒不过他,干脆就实话实说吧! “我就是想问问b市我租的房子你退了没?” “没退!” “哦!”还好,没退,房租不会白交,押金也没损失,可以随时回去。 “不过,我已经买了,用你的名字!” “啊!什么!买了!”詹浩天冷不防的一句把顾盼盼吓了一跳。 “怎么,我买了你不高兴!”电话那头某人语气开始不对。 “不是,那种破房子,你买来干嘛!”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 “我不希望别人闻到你的气息!” “你?!”顾盼盼真是哭笑不得,这是哪跟哪?这世上还有更霸道的人吗?难不成她待过的地方他都要买下,这也太疯狂了吧!不是!他这种不走常理的人完全有这种可能。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那个川川味小店,你也买下了?” “嗯!” 天呀!她原本以为他只是和房东串通,为难小店老板,趁机让她妥协而已。毕竟那个地方又偏僻,又残旧,根本没有投资价值。 “不是,你为什么买呀?” “当然是为了不让你逃跑,怎么,你大中午打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比起其他千方百计讨好她的女人,顾盼盼就是只不听话的小野猫,早上的事他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如今拐弯抹角说的又为何事,他一听就知道了,这个女人又想逃了,心中不免来气。 “当然不是,人家关心你还错了?” “最好不是,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说慌,我这里忙,中午你自己吃,记住,你别想逃,顾盼盼这是a市,不是美国!你逃不掉的,在家等我,我们晚上在外面吃!” “哦!”顾盼盼彻底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