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从称呼开始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七章 从称呼开始

詹浩天轻飘飘的一句:我们初相识是这样相处的吗?让顾盼盼面部有了一丝呆滞。 思绪被带回到那个青涩的年代,那时的她还没有大学毕业,活泼开朗的她遇见才貌双全的他,尽管开始的初衷动机有些不纯,只是为了贪玩,为了好友林子柔不再受到他的骚扰。 可是詹浩天虽然脾气暴躁,性格怪癖,但却是游走于女人圈里的钻石男,涉世未深的顾盼盼又怎能抵得过他是情场杀手的魅力。 相处没多久,她已经顾不上詹浩天是否喜欢她,就陷进了爱的漩涡。 因为他曾经在她失去**的那晚答应给予她爱情,所以她天真地认为他不会抛弃她。她全身心地投入这段感情,她爱得义无反顾,爱得没有原则,父亲顾长春不喜欢他,她装作不知,好友林子柔好心劝谏,她故意忽略。 不可否认与他相处的时候,大多数时间都是她主动的,她主动约他吃饭,主动邀他看电影,主动陪他出席各种宴会,除了在床上是他主动的,其余所有的事都是她一个人在一旁做导演,他很多时候只是跟随者。碰到不开心生气的时候,她更多时候是躲了起来。他从未有主动讨好过她,甚至连花都不曾送过给她。 除了仅有的两次日本的出走,他主动追寻而来,她单纯地以为他还是喜欢她的,现在看来,他当时的出现,只为了维护他男性的尊严。可那时她已经被伤得心力交瘁,她不知道自己轻易地妥协,是最终败给了错误的爱情。 就算是这样,她还是一直认为自己做得心甘情愿,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这些小事他当然不会去关注,她主动一些又何妨!然而直到分手之后,她才渐渐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一个人会吝啬为恋人做任何事,哪怕只是帮情侣倒一杯水这么简单的事,都是一种爱的表现,对方一点也不想付出,只要一个理由就是他不爱对方。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些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像这种为男朋友拿东西,切好,甚至喂食的看似平常的举动,却藏着浓浓的的情意,以前她没有少做,如今的她却不会傻到再去重复,她已经没有承受再次失落的勇气。 “你想吃就自己动手,不想吃就倒掉,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顾盼盼冷冷抛下一句,看也没看詹浩天一眼,起身跑了上楼。 詹浩天看着顾盼盼面前纹丝不动的早点,目光暗淡。为什么,她表情不是生气而更多的是落寞,以她开朗的性格,她还不至于对这些事感到害羞,她就算不愿意做,不做就是,为什么她会突然伤心,是因为自己曾经对她不好吗? 今天早上他突发奇想,与其渺茫地等待记忆的恢复,还不如让从前的回忆回顾一遍来得实际。她和他相处过,那么把他们之间做过的事情重走一遍不是可以了吗?或许记忆就复制成功了。 总之在恢复记忆之前绝不能让顾盼盼发现他失忆的事,这是必须的! 但是两个人住在一起,难免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所以他才自私地提出要重新回到初相识时的模式,谁知还没进入正题,她已经如此抗拒。 顾盼盼的突然离席,令詹浩天的食欲也缺缺,随便吃了几口,就上了楼。 经过客房,看见盼盼正在收拾昨天从b市送来的行李。其实不多,只是一些衣服而已。 他静静的倚靠在门框上,看着顾盼盼一件一件把衣服挂在衣橱里。她的动作很熟练,就好像是一个称职的家庭主妇。 “干嘛不把衣服放到主卧?” “我喜欢放在这。不行吗?”她还是心情低落,不愿搭理他。 看她不开心的样子,他说话的语气很快软了下来。 “盼盼,我不会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但你也不要把我当成陌生人好吗?” “陌生人?” “嗯!” “我没有当你是陌生人!”我只是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而已。 “还说没有,从你回国到现在,你一直对我直呼全名,让我感觉还不如陌生人!”他的声音里已经渗出了柔情。 原来是为了这个,顾盼盼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眼睛扫视了他一下,淡漠的说了句。 “好呀!那我就叫你詹总!” “这里不是公司!” “那叫詹先生!” “顾盼盼!”他真是被她气死,恨不得马上堵住她的嘴。 “哦,这个也不行,那只能叫詹大人了!”她继续耍赖皮。 “叫我的名字!”终于忍不住,詹浩天一个大步上前,长臂一揽,紧贴着她纤细的腰身。 “你说过不会强迫我!”顾盼盼有手掌顶着他的胸口,挣扎着。 “是的,我说过,但前提条件是你别耍花样,你也答应我回到初相识的方式,现在就从称呼开始,来,重新叫一次我的名字!”他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吹到她脸上,手在她后背来回摩挲着。 “嗯,你先放开,我说还不行吗?” “叫我!” “……浩……天。”她故意拖长声线。 “不对!再来!”手已经从背后移到她的胸前,就要到那敏感的位置。 “浩…天!”避免危险发生,她脱口而出。 “没听清!”这次轮到他故意。 “浩天!” 詹浩天从来没觉得自己的名字如此好听,她的声音如此悦耳,心早已灌满蜜汁,嘴上还不肯放过她。 “语气不对!” “浩天!浩天!浩天!现在可以了吗?”盼盼连喊几声,觉得自己已经被他逼疯。 “嗯,勉强算合格!记住,以后只能这样叫我!否则…” “否则什么?”顾盼盼怒瞪着他,你又想怎样?你还有完没完? “否则,这就是对你的惩罚!” 话音刚落,热辣的嘴唇已经吸吮着她的唇齿,舌头带着熟悉的气息卷入她的口腔,很快就攻城掠地,直吻得她呼吸不稳,差点接不上气来,她再一次逃无可逃。 “詹浩天,你?!”她用手狠狠抹了抹嘴唇。 “你叫我什么?再叫一遍!”他热烫的嘴唇又要压下来。 “浩天,你上班要迟到了!”她及时扭头避开。 “这次饶了你!下不为例!” 詹浩天得意地放开了她,转身进了卧室。 顾盼盼拍拍胸口,看来还是别惹他为好。 没过多久,詹浩天换好衣服出来,和刚要下楼的顾盼盼打了个正面。 “你今天别上班了,在家里收拾东西,晚上和我去个地方。” “不行,我要去!”怎能上一天班就休息呢,公司的人知道后还不知会怎么想。 “詹太太,公司没有你一天不会倒闭,你那么想上班,我就把你原来的三家公司都交还给你!” “啊!这个?” “怎么,害怕了?” “……”顾盼盼顿时沉默,事情太突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我昨天让你去公司上班就是想你体验一下,我工作有多忙,你还是在家里安分一点,我才不会分心!” “所以呢?” “所以,你最好乖乖在家里等着我,我詹浩天的老婆,那能去操那样的心,事业那是男人天生的责任!” “我不要做家庭主妇!” “你当然不是,你是留守贵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