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回到初相识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六章 回到初相识

啊,真好!很久没睡得这么舒坦了。 嗯,那个男人从来就讲求生活品质,床软硬适中,睡的枕头真有弹性,手摸起来很有质感,和出租屋的那些相差好几个档次,有钱真是好呀! “顾盼盼小姐,你打算什么时候起床呢?” 是谁?声音这么熟悉! 顾盼盼朦胧中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詹浩天俊秀的脸孔,却搭配着阴冷的表情。此时的自己正趴在他的胸口前,手臂还搭在他的肩膀上。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她彻底清醒。 “你怎么在这?”盼盼迅速坐起来,自然而然用手护着有些暴露的前胸。 然而顾盼盼出于条件反射的动作,却刺痛了詹浩天敏感的神经,连日来不良的情绪又在堆积。 她用得着这样吗?以为他是淫贼,处处防备着他。 我詹浩天还没被哪个女人如此疏离过,在床上谁不是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他,而她呢?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哼,如果我一定要用强,你还能挡住吗? 他阴森的眼神望着顾盼盼,冷冷地说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这是我家,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我不在这,请问我应该在哪呢?” “啊?!”环顾四周,这确实是主卧。 顾盼盼眨眨眼,摸了摸凌乱的头发,不是,我记得昨晚是在客房睡的,早上起来怎么会出现在这?还有,这个人不是说出差一个星期吗?怎么才过了1天就回来了? 实在想不起来,都怪这个男人,昨天让她看了一天的文件,中途还有人不断地进来请求她的意见,说时间很急,詹总说了让她直接批复就行,我的天呀!都还没搞清来龙去脉,她那敢随便发表意见,还批复,批你的头! 她只好打他的电话,他竟然关机,无奈之下找来林劲,吩咐下去,以往詹总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 一整天下来,把她累得半死,回来倒头便睡,醒来却还被这家伙戏弄。 顾盼眼睛瞪着他,忿忿不平,一早的美好心情就给他破坏了。 “现在想起来啦?你是怎么爬上我的床!” “你乱说!”开玩笑,我怎会爬上这坏蛋的床。 “我乱说!哼,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主动过来的,是我抱你过来的?” 顾盼盼表面不言,心中却腹语,这还用说吗?虽然不知道你昨晚几点回来,但可以肯定这就是你的所为。这屋子里只有你才会做如此可恶的事,还想冤枉我!不是你,难不成我是自己梦游过来的。 詹浩天没有理会盼盼怨恨的眼神,把白色的背心潇洒一脱,扔到她的面前,双手交叉一握,眉头一挑,冷冷说了一句。 “好好看看!” “看什么?”真是莫名其妙。 “看看是谁整晚抱着我,还把口水留在上面!” “什么?”盼盼拿起衣服一瞧,果然在胸口的位置有一滩水迹未干,似乎上面还有点黏液。 “这不是我弄得。”当然打死也不能承认。 “顾盼盼,你还想抵赖,要不要我拿去验dna!” “你到底想怎样?”好吧,知道自己睡相不好,争论这个问题最后只有自己吃亏,还是转移话题好点。 一听盼盼软下来的语气,詹浩天顿时气消了一半,眼珠一转,脑袋冒出一个念头。 “为了表示你的歉意,让我们回到初相识的时候!” “什么意思?”她不解。 “以前刚认识的时候是怎样,我们就按那样相处!” “为什么?” “你不是说我们的婚姻是有期限的吗?就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相处,不好么?” 有限的时间?果然他还记得,那有期限的婚姻,是的,当初结婚的时候已经把离婚申请都签好了,现在就差时间而已。 好好相处!他们可以吗? 顾盼盼一时陷入困扰中,我该不该答应他呢?答应他会怎样她心里没底,然而不同意的话,她却很清楚她余下在这里的日子会很难过。他一定会不断折磨她,直到她不得不投降。 实在不想重复当初在美国的日子,那种被人监视,被人禁锢,毫无自由的时间太难熬了。 虽然她还不能确认,詹浩天所说的回到初相识的时候是指什么?但起码比起限制自由要好得多,撇开爱的因素,初相识的日子她和他之间还是有过甜蜜的。 “好吧!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权衡利弊,盼盼作出决定。 “说!”这女人还真喜欢讲条件。当初提出交往时她也是这样吗? “你不可以强迫我做不喜欢做的事!包括那个!” “那个是指什么?”詹浩天明知故问。 “就是男女的那些亲密的事!” “顾盼盼!我们是合法夫妻!” “合法夫妻也要互相讲尊重!” “我什么时候有不尊重你了?” “哼,你做不到就一切免谈!” “不强迫就可以是吗?”有人开始玩文字游戏。 “……” “不说就是代表默认!” 顾盼盼彻底无语,这人还真是霸道,我只是思考一会,什么时候就变成默认啦! 占了便宜的詹浩天一个挺身,扑向顾盼盼,把她压在床上。 “你要干嘛!” “没干嘛!为了表示我们之间达成一致意见,需要庆祝一下!” 话语还未说完,一个响吻已经落在她的脸颊。 “你?!”这头才说好不强迫她,马上就来了个偷袭。 更为可恶的是,偷吻后的他已经动作快捷地冲进浴室,你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 “詹浩天,你说话不算数!”她气得站在浴室门前大喊。 “我那里说话不算数了,你说不能强迫,我没有违反呵,刚才那只是礼节性的吻,你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这都不懂吗?” “詹浩天,你就不能先把衣服穿上再和我说!” 真是要命!他就那样全身裸露地站在她面前,毫无遮掩,身上还滴着晶莹的水珠,虽然曾经和他有过亲密接触,但再次见到他性感的身材,她还是有些不自在,脸上瞬间红了起来。 “我们是夫妻,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过来,我不介意我们一起洗!” “你不介意,我介意!”顾盼盼迅速逃离了危险的区域。 不介意,你当然不介意,等下吃亏的人是我好不好! 在隔壁房间简单梳洗后,她下了楼,却发现那个可恶的男人已经端坐在餐桌主位上,喝着咖啡。 动作这么快,刚才一定是故意的! “太太早!” “早!”她坐到离他稍远的位置。 有人用手敲了敲桌子,不悦了。 “太太,您请坐到这边来,这里太远,夹菜不方便!”小岚真会何言观色。 “我坐这就好!我吃得少!没关系!” “詹太太,是想让我坐过去吗?”阴冷的气氛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还是不要和他较劲好,不然又不知道他使什么花招。盼盼缓缓起身,坐到他的右手边。 “我要吃那个!”詹浩天抬起手指了指放在她面前的鸡蛋饼。 顾盼盼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不理他。 “顾盼盼!” 好!我忍!叉起一块蛋饼,放在他面前的碟子里。 “把它切了!” 什么?还真以为自己是大少爷,哼!不想被佣人笑话,我给你一次面子。 拿过他的碟子,刀叉并用,动作粗暴,将蛋饼当仇人般切成块状。 “喂我!” “詹浩天,你别得寸进尺!”她这一下火了,把餐具一放,站了起来。 “我们初相识时是这样相处的吗?”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淡定。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