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催眠寻记忆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五章 催眠寻记忆

“詹总,通过一系列的检查,从结果上看,我们专家组一致认为您的身体目前并不适宜采用催眠术。” “为什么?我感觉状态很好呀!” “脑电波显示您的精神过于紧张,心电图监测的数据也表明您的情绪处于焦虑过程中。” “情况严重吗?” “不算严重。” “既然不严重,我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知道这种通过催眠找回记忆的方法,还处于研究领域,在国外也不是所有国家都允许它的存在,心理学家、医学界和法律界对此还存在争议,因为有些记忆并没有论证的机会,它可能因为没有目击者或受害者已经死亡,根本无从追究它的准确性和真实性,可是,我不一样,我只是想追寻与某个人的记忆而已,而对方可以帮我证明其真实性!” 梁博士望着淡定的詹浩天,不得不佩服他的冷静思维,原来他早就了解这一切,看来他敢于挑战危险,不仅是他对此类新生的事物存有一定的认可度,更因为他在乎记忆缺失里的那个人。否则也不会冒着风险来找他。 “竟然您如此坚持,我们就开始吧,如果在这个过程有任何不适,您一定要告诉我,我们会马上停止实验!” “好!” 一个小时的准备工作,詹浩天躺在弓形的长椅上,身上各种仪器接入他的穴位,脑部的敏感区域,身体的反射神经,他就像一个实验室被解剖的人体模特,任由别人摆布。 “您先合上眼睛,放松身体,我们准备回到从前。” 稍等片刻,詹浩天已经被进入催眠阶段。 “好了,您现在看着前方,哪里是什么?” “是夜晚!” “很好,你现在是在街上,还是在家里?” “是在马路上,前面有红绿灯。” “再看看旁边有什么?” “有车。” “什么车?” “小轿车、货车!” “还有呢?看见谁了?” “哥哥!哥哥……哥,你别走……”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大,由轻柔到急速再到惊悚。 “詹总、詹先生、詹浩天…”有人不断地呼喊他。 “我怎么呢?”詹浩天终于睁开双眼,惊醒过来了,此时的他满头冷汗,全身湿透,声音虚弱,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梁博士并没有回答,让人把他身上的装置都撤掉。倒了杯温开水,扶起詹浩天,让他喝下。 “好点了吗?” “嗯!博士,为什么我记忆退回的是25年前,而不是5年前?” “也许是因为20年前的某些事情还存在你的心底里,无法释怀,人的记忆有很多层次,有些虽然是在最底层,在催眠术的作用下,它却是最先浮现出来。这只能证明它对您的重要性。现在看来25年前的记忆比起缺失的那年,更让您在意。” “那现在怎么办?我还能不能找回5年前的记忆。” “我认为找回记忆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你的心态要平和,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伤了自己。” “走火入魔?” “是的,很多人在回忆的过程中,会被锁在记忆里出不来,轻者得抑郁症,重者变成癫狂症。这也就是我一开始不赞成您采用这种方法的原因,有些时候太想找回记忆反而会造成心里负担,甚至会产生臆想而不是真得退行到从前,您目前的状态还不适合,刚才的反应也恰巧证明了这一点。”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你首先要从以往的事情中走出来,不要纠结过去,也不要太过固执,没必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往自己的身上揽。学会放轻松生活。这样才有助于记忆慢慢恢复。” “轻松生活?” “是的,回去后,要学会与人为善,平时多关心身边的人和事,记住爱别人就等于爱自己,对他人宽容也是一种修行!” “谢谢梁博士,我会再来找您的。” “希望您再来找我的时候,带给我的是好消息!” ……… “詹先生,您回来啦!” “嗯,太太呢?” “太太在房间,今天第一天上班,可能是累了,晚餐也没怎么吃,就上楼了!” “你们也去休息吧。” “是!” 詹浩天随后也上了楼,打开房门,里面却空空如也。人呢?难道在隔壁房间? 轻轻推开客房的门,果然看见顾盼盼缩着身子躺在床上,连被子都没盖,窗外吹拂着冷风,她抱紧了双手,卷成麻花样。 真是服了这个女人,都多大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 他拿起柔软的被子盖在她身上,正准备离开,床上的女人一个翻身,被子掉在地上。 连睡觉都不安分,真是让人揪心的女人。 詹浩天走上前,双手一抱,顾盼盼娇小的身体靠在他的怀里,似乎感觉到温暖,她嘴巴挪动了一下,舒服地靠着他的胸前,双手无意识地摸着他的心口。 顾盼盼,你还真不怕惹火! 动作轻盈,瞬间把她抱到主卧的大床上,直到再次盖上轻薄的毯子她依然还没醒来。 还真能睡?才上了一天班而已,就累成这样了! 沐浴后的詹浩天半躺在床上想起了梁博士的话,爱别人就等于爱自己。 望着躺在床另一侧的她,她已经不在乎他了,那么他呢?曾经爱过她吗? 没有丝毫的印象,但以自己的个性看,他怎么会爱上一个满身缺点的女人呢?她固执,不温柔,她野蛮,还不贤惠。你却娶了她。 詹浩天这就是你耍手腕要来的婚姻,它真是你想要的吗? 折腾了几天,他也累了,迷迷糊糊进入梦境。 这是什么?隐隐约约感到颈项有一物体压着他,手一摸,滑溜溜的,热乎乎的,他意识清醒了,是那女人的纤弱的手臂。 还真不是一般人,完全没有淑女的形象! 他嫌弃地拉开她的手,转身背对着她。还没合上眼,腰间又横跨着一只白花花的大腿。 顾盼盼!你别想挑逗我,我现在没性趣。 是的,詹浩天何止是没性趣,还没心情,不仅是因为催眠寻记忆实验结果失败让他身心疲惫,更重要的是他心里还生着顾盼盼的气。 她的手机里有他的电话,4年来她却从不找他,对待一个普通的人还会问候一句,何况他还是她合法的丈夫,就算当时他是因为顾长春的事要挟她结的婚。她也没什么损失。 她的父亲没事了,公司是转让给了他,但这些都是顾长春心甘情愿的,他没有半点强迫。 多少女人梦寐以求成为他的妻子,甚至有些甘愿做他身后的女人,不要一点名份,她倒好,名正言顺的詹浩天太太她竟然嫌弃。她是什么意思,觉得他配不上她。 心里怄气,不想理她,把她的大腿一甩,力度有点大,顾盼盼身子被扯到床边,随时都有摔下去的可能。偏偏她还不省心,脚一踢,柔软的被子滑下了床。 顾盼盼,你还有完没完!你就不能好好休息! 下床捡起被子,在她身上一裹,整个人抱在怀里,顺势躺下,一脚压着她的下身,不给她乱动的机会。 或许是找到温暖的依靠,又或者是詹浩天霸道地强抱,让顾盼盼没有动弹的机会,接下来两个人安安静静,竟沉沉的睡去,直到天亮。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