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惊人工作量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四章 惊人工作量

顾盼盼匆匆吃完早点,跟着司机去了天宇集团。 还是那栋大厦,还是那个楼层,一切都没有变化,唯一改变的是心境,那陌生的、熟悉的脸孔投来的目光或是惊喜或是诧异,当然也有妒忌,都被她一一忽略。 “顾小姐!您的办公室安排在总裁室的隔壁,请跟我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低头屈身迎接。 “谢谢!”盼盼露出标准化的职业笑容。这一向是她所擅长的东西,就算离开了职场这么久,一旦回到熟悉的环境,自然而然就恢复了本能。 踏进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所谓的在总裁室的隔壁,也就是把屋内原本的小型会客室清空,摆上单人桌椅而已,这是全透明的隔离空间,平时放下窗帘,外面进来没有细看根本不知道。 在这工作,还不是在他监视下,哼!只有他这么变态的人,才会如此安排。 这算什么工作?私人助理?秘密情人? “顾小姐,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去忙了!”身穿得体西装套裙的小姐站在旁边,恭敬地问道。 “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我叫孔雪菲!” “雪菲?”顾盼盼略有所思。 “有什么事要我去办吗?顾小姐!” “没有,我只是想起你像一个人!” “大家都说我像总裁曾经的女友,可惜我不是!”孔雪菲露出浅浅的微笑,丝毫不介意这个问题。 “你见过他那个女友?” “我来这么久没有见过,我只是听业务经理单涛无意提起过。” “单涛?你和他很熟?” “还行,我是他介绍进来的!” “哦,没事了,你先去忙吧!” “好的!” 原来单涛已经升为业务经理,怪不得刚才在总裁外的办公室都没见到他。 詹浩天,你还真是对初恋恋恋不忘,连招个小秘书都和初恋如此相似。 黄倩如,你不远万里追寻的初恋,如今又在哪里?听刚才秘书小姐的话,黄倩如应该好久没有出现在这,难道两人已经分开了? 曾经你是因为她和我提出分手,现在呢?你又是因为谁和她分的手? 一想到这个问题,心顿时觉得烦躁。 环顾一下空旷的总裁室,还是那单调的黑白风格,连摆设都如从前,似乎岁月并没有在此留下记忆的痕迹。 手指滑过黑檀木的桌子,眼神停顿片刻,这是什么?是她的相片吗?为什么她的相片会在这里?他不是一向不喜欢在桌子上摆放与工作无关的物品吗? 记得曾经有一次,刚和詹浩天交往的她送给他一盘仙人掌,摆放在他桌子面前,说可以降低电脑的辐射,他不以为然,随手把它送给了当时的助理单涛,把她气得半死,发誓以后再也不送东西给他了。 后来她才从爷爷口中知道,他那因为车祸过世的哥哥詹靖天非常喜欢仙人掌,他的拒绝是为了不想睹物伤情。 原来他也有悲伤的过去,她第一次发现他并不如表面上看的那么坚强,怪不得他从不言笑,是因为心中藏有太多的苦涩吗? 是否是出于同情,她已忘记,只知道从那时起她就开始关注他的一切,他的喜好,他的习惯,他生气的样子,他吃饭的动作,都牵扯着她的视线,她拉他一起逛街、看电影、去郊游,她逗他笑,陪他玩,她不惜装傻装笨装神经兮兮,只为了可以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可惜她的愿望一次次落空。 在不断的失望中,她渐渐发觉自己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而他呢?却从没有主动说过一句:我喜欢你。 拿起相片,轻轻触摸着冰凉的白色相框,背景是日本北海道,她清楚地记得那天他们在大雪中玩耍的场景,他们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 她累得瘫倒在厚厚的雪地里,气喘吁吁,从嘴里呼出的气息迅速变成一股白烟,飘拂在眼前。 他侧躺在她身边,右手撑住脑袋,凝望着她。 “你知道雪的味道吗?”是他磁性般的声音。 她摇摇头,故意忽略心中不断涌动的情愫。 “想尝一下吗?” 她茫然不解,还未及反应,瞬间他的吻已经落下,连同他口腔中那软绵绵的雪球。 “嗯!”毫无准备,雪球顺着她习惯性吞咽的动作滑下食道,直达心底。 “这就是雪的味道!”他露出迷人的微笑。 原来他的笑容是如此充满魅力,简直可以与国际影星相媲美。 她呆呆地望着她,陶醉于他的魅惑。 雪本身没有味道,但那甜入心底的感觉她却记忆犹新,那是她和他相处1年最难忘的日子。 北海道,是他们交往期间去的最多的地方,一次是秋天,一次是冬天,不巧的是两次都是他惹了她生气。她逃跑而来,他追寻而至,见面的时候他会霸道地说:我没有同意分手,你不可以离开。 可如今呢?他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一切都早已有了定论,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所以他才不会去美国找她,催促她回国,也许他也是在默默等待这分手时刻的到来。 把相片摆在这,也不过是为了提醒他罢了。 顾盼盼正在伤感之际,林劲敲响了房门。 “顾小姐,这是总裁交待让您看的资料!您先慢慢了解,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打内线电话找我。” “这么多?” 顾盼盼看着堆在桌子上如小山高的文件夹,有点纠结。 “这已经不算多,这只是总裁一个早上批复的文件数量。” “什么?!一个早上的工作量!”她忍不住大喊。 “哦!” 看着助理林劲不解的表情,顾盼盼似乎发觉自己的反应有点失态,赶紧摆摆手,让他先离开。 有没有搞错?一个早上可以看这么多文件,还同时完成批复。他以为自己是超人呀! 他是故意的吧!先来个下马威,搞来这么多资料,让我知难而退,不敢再来工作。然后再遵循他的安排,哼!我偏不,我就是不能让你小看我。 于是顾盼盼坐下,开始埋头苦干,拿起最上面的文件夹,这是关于销售部的上个月的完成情况,有报表分析,还有下个月销售计划的重点,光是看这些数据,盼盼已经头大。虽然在美国,她学的是也是企业管理,比起4年前她确实有了进步,在美国也从事了相关的工作,可是国情不同,行业不同,根本没有参考性。对着这些文字,她觉得自己就像在看天书一般,完全没有一点头绪。 干脆把文件放在一边,拿起另一个档案。是关于旅游在线服务的网站经营,她立刻产生了兴趣。 短短几年,当年从詹浩天手里转过来的在线平台,已经在他的管理下占领了全国40%的份额。 又翻开另一个,是房地产开发的策划书,厚厚的一沓,还没看已经头晕。 天啊!这真是惊人的工作量,他脑袋是什么构成的,这需要怎样的记忆和速度才能同时处理如此多不同的事情。 光看这些单调的数字、报表就已经够累了,还要在短时间内分析得出结论,并作出准确的判断,还必须安排下去贯彻实施,他的工作量哪是常人可以比拟的。 怪不得他总是板着脸,看来做总裁也不是轻松的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