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我要去上班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三章 我要去上班

詹浩天的家位于闹市中心,是新装修好的高层复式楼房,在最顶楼,面对着江景,视野开阔,风景怡人。 他不是一向喜欢清静的郊外别墅吗?什么时候开始他爱上热闹了! 殷勤的女佣小岚热情地介绍着房间的设施,楼下是厨房、饭厅、客厅、和工人房,楼上只是三个房间,一个健身房,一个是客房,一个是主卧。主卧很大,和书房连在一起。偌大的阳台正对着横穿市区的内江。 顾盼盼无意识地点点头,却并没听入耳,詹浩天人不在,佣人小岚介绍完后打了招呼,就忙家务活去了。顾盼盼只带了随身的一个包包。行李也没有,坐在空旷的大厅里有点无聊,更主要的是不想接受佣人们好奇的眼光。 她上了楼,打开主卧的房门,2米8的特制大床一目了然,哼!他还是这么霸道,床都要与众不同。拉开衣柜,意外地竟然没有发现一件女人的衣服。难道这些年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不可能,他只不过是隐藏地太好而已,他那种人怎么会甘于寂寞呢? 推开浴室的门,将近50平方的面积,靠近窗台的位置摆放着最为先进的全智能按摩浴缸,躺在那,可以清晰地看见江上来回行驶的船只,就知道那个臭男人懂得享受! 水晶白的浴室柜上摆放着男性的洁肤用品,想不到这么多年,他喜欢的日用品还是没变。还是那个品牌的洗发水,还是那个味道的沐浴露,还是那包装的剃须刀,就连牙刷摆放的位置都没有变化。 对着这些毫无生命的物体他竟然可以这么执着,为何对着活生生的人却是如此绝情。 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奇葩的男人。 不想在此忆起痛苦的往事,顾盼盼悄然关上主卧的房门,来到隔壁的客房。 “叮咚、叮咚!”楼下传来清脆的门铃声。 詹浩天回来了?盼盼的心一紧,却没有下楼的打算。 稍等片刻,有人敲门。 “詹太太,这是您的衣服。”小岚拉着两个大箱子站在门口。 “好的,谢谢!” 他手下的人还真是办事效力高,我前脚刚进门,后脚行李就到了。 打开箱子,她却傻了眼。这哪里是她的行李,分明是全新的名牌服饰。原来他还记得她喜欢的牌子,她偏好的颜色。顾盼盼还真有点佩服他的细心,她所需要的物品一应俱全,大到外套,小到贴身的内衣,甚至袜子,鞋子甚至女性化妆品都有。 他对待女人的态度还是如几年前一样大方,是呀!物质上他从不吝啬,当年分手的时候他还不是给了她2千万吗? 可惜她需要不是这些,她需要的东西他永远不懂,所以也别期望他能给予。 面对昔日喜好的品牌,一箱子时尚的精品,她没有一丝的感动,就算对曾经爱过的男人都可以淡忘,何况只是日常生活的习惯而已,喜欢的牌子可以转换,往日偏好的颜色也可以更改,一切都不是永恒不变的。 即来之,则安之,她简单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新的家居服,脑海里酝酿着稍后将要和詹浩天之间的对话。 “詹太太,可以下楼吃饭了!”饭点一到,小岚准时出现。 “好,我这就下去!”她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衣服有点窄,生完小孩后,她的体型微微发胖,但并不是很明显。 宽敞明亮的长形桌子,摆放着丰富的菜肴,不用看也知道是她曾经喜欢的菜式。 碗筷只摆了一对,她有点发愣,片刻又恢复平静。 不和那个坏蛋共餐更好,免得恶心影响食欲,轻轻拿起餐具,动作优雅地品尝着美食,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菜式太过丰富,选择太多的原故,还是多年在国外饮食习惯有所改变,盼盼吃得并不多。 “詹总什么时候回来?”饭后上甜品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道。 “太太,詹总今天下午出差,要1个星期后才回来。” “什么,他出差!”真是岂有此理,自己出差,还要她今天连行李都没收拾就往机场赶,他什么意思! “詹太太先别生气,詹总一早就安排好了,您的行李明天就会送到的,詹总还说,这几天您先在家里休息,如果有什么缺的吩咐我去买就行!”小岚回答的声音略带怯意,可能被刚才顾盼盼生气的样子吓到了。 一早安排好!他何止一早,也许是从那次面试时起就开始计划,一步一步地设好局,直等着她往火坑里跳而已。 在家休息,考虑得还真周到,说到底,还不是又重复几年前的把戏!将她软禁在此,以前她是因为爸爸的事所以有所顾忌,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要服从他的安排。 “咚咚”快步走上楼,回到客房,拿出手机,拨打了他的电话。 这次只是响了两下,就接了。 “有什么事?”他的语气很冷淡。 “詹浩天,你别想又耍以前的招术,把我禁锢在这,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生了,你别把我惹火了,否则我就报警,到时候看看谁吃亏,你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只是无名无分的小女人,如今网络这么发达,你敢限制我试试,我将你的卑鄙无耻的行径发到网上,看谁损失大!” “随便,你喜欢就好!”电话那头似乎对刚才顾盼盼的一番精彩表述根本无动于衷,仿佛她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詹浩天的话无疑出于顾盼盼意料之外,她拿着电话一时哑语,两人出现冷场。 “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挂了!”他率先打破僵局。 “等等!” “……” “我不要在这待着,我要去工作!”这招不行,再出新招,反正就不能顺他的意。 “好,明天去公司上班!” “咔嚓”电话迅速挂断,根本不给顾盼盼反驳的机会。 怎么回事?他竟然同意我上班!而且还是去天宇集团!他又想干什么? 整晚顾盼盼睡在客房的大床上,辗转难眠,她搞不清詹浩天的目的,他让自己搬进他的家,不是想困住她吗? 第二天一早她被小岚敲门声吵醒,脸上带着倦意走下了楼。 “詹太太,早上好!请先吃早点,等下司机会载您回公司。” “回公司?” “是呀!詹总昨晚已经吩咐了,今天太太要回公司,太太您真是先生的贤内助,刚回国就回公司上班了!” 顾盼盼望着小岚崇拜和羡慕的眼神,一股苦闷压在心底。 贤内助?多年以前他也曾向爷爷詹学宇提起这个美好的称谓,送她去美国读书就是为了让她成为他的贤内助。 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结果呢?她一去4年无人问津。 如今回国,却有人说她是他的贤内助,还真是好笑! 她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婚姻是有期限的,5年,现在还剩下1年不到。他是连这1年都不想放过,要让她日夜生活在他眼皮底下吗? 这样他就可以获得最大的满足感是吗?将她玩弄与手掌之中,让她承受他的嘲笑和戏弄。 爸爸!当初您还期望这个男人会爱上我,现在您看到了吗?他如何对待您的女儿。 好在您没事,这是女儿唯一的感到欣慰的。 他没有食言,他对于向别人承诺过的事从不失信,只有曾经答应她的东西遗忘而已。 既然事情已经有了结果,那么作为条件之一的婚姻也只能继续完成。1年时间而已,不长,我会忍受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