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找证明文件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一章 找证明文件

詹浩天一想到顾盼盼是自己妻子的事实,眼神不禁流露出一种兴奋,仿佛是一件垂涎欲滴的已久的宝物,突然发现所有权是自己的,惊喜、激动甚至还带着一丝暖意。 当天下午,他就飞回了a市。 冷冷清清的老宅,爷爷去了疗养院后,更显寂静,尽管有专人负责日常的维护和清洁,但在庭院里的花花草草,似乎没有以往的生机盎然的景象,看来不仅仅是人,连植物也需要人的陪伴。 直接走到爷爷的卧室,正方形的透明箱子就放在衣柜里,轻易就找到了。 这不只是因为单波给提示的原因,更因为他曾经看见过这个箱子,送爷爷进疗养院的那天,他进来找过爷爷的外套,当时这个箱子就放在大衣的下面,他当时还纳闷,这是爷爷的什么宝物?还猜想是不是当年爷爷年轻时一些回忆的见证。 如今看来,爷爷是那天是特意让他进来拿外套的,目的是要他发现箱子,忆起往事。可惜他偏偏心不在焉,无心装载,明明箱子最上面放着就是顾盼盼的相片,只要稍微留意就不难发现,真是白白浪费了爷爷的一片苦心! 打开箱子,顾盼盼身穿粉红色羽绒服的相片跳进他的眼帘,背景是北海道的白皑皑的雪景,他很熟悉! 回来的路上,在飞机上他看了资料,关于她的学校,关于她的爱好,当然也包括她和他相处期间发生的事情。 他和她第一次出游是在北海道。原来她的笑容是这样的,没有大家闺秀的温润,没有淑女的腼腆,没有职场女性的固定式,也没有交际圈里女人明显功利化,她的笑容毫无顾忌,直达眼底,不曾有任何的掩饰。很直白、很单纯还很夸张。甚至没有一点仪态可言,但你看着她的相片的时候,却会轻易被她的开心所感染。 这是什么?小手绢,一看就是小女生用的,白底加上清新的小菊花。为什么会出现在他那里,是他送给她的?还是她遗漏在他那的?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打开,是一只派克钢笔,显然是经过特别加工的,钢笔的侧身刻着h&b的字母,无疑是她与他中文名字的简称,这是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吗?一种淡淡的喜悦在心底蔓延,那个女人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也不会特制了这支钢笔送给他。那么他呢?曾经送过她什么礼物呢? 眼前浮现出那天在小吃店外顾盼盼抱怨的目光,她是希望自己送给她戒指,而他从未如她所愿吗?所以才对他如此不满,他为什么没送她喜欢的东西?是因为时间太匆忙,还是当时他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 詹浩天第一次为自己缺失的记忆焦虑不安,这种知道结果却不清楚过程的感觉太过糟糕!就好像看一本书只看了开头和结尾,唯独缺少了最精华的部分,这种空虚感让他沮丧。 他突然很想马上恢复所有的记忆,不管是欢喜还是悲伤,他都想知道,而不是如今茫然若失的状态,心中只有飘浮不定的不着边的揣摩。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梁博士的电话。 “您好,梁博士!我是詹浩天!” “是!詹总!身体康复得怎样?” “其他还好,只是当年的记忆还是没能想起!” “哦,这个需要时间,您别着急,慢慢来!” “博士,听说现在有一种方法,可以帮助恢复记忆,我想试试!” “您是想通过催眠术,刺激脑电波,让大脑回到从前!” “是的!” “这个会有一定的风险,这种方法目前还处于研究中,并没有推广到临床应用,因为谁也不能确定,在催眠过程中,会出现什么状况,对大脑造成怎样的冲击。会不会产生后遗症!” “就算那样,我也愿意去尝试!” “好,我马上去安排!” “谢谢,梁博士,请尽快!” 是的,与其在这坐等奇迹的出现,还不如主动出击寻找记忆。 放好手机,继续翻看着箱子的物品,是一些零碎的东西,有书,是闲书,有关于旅行,关于时尚服饰的,最多的是笑话精选那一类的,怪不得她这么喜欢笑,好几张相片展现的都是傻傻地,萌呆地笑容,十有八成是受这些书的影响吧!以后有孩子,千万不能给她看这个,笑点这么低,还不轻易被男人骗了! 孩子?詹浩天吓了一跳,刚才自己竟然想到孩子的问题?他不喜欢孩子,一直嫌烦嫌太吵!那么她呢?喜欢孩子吗?看她笑起来孩子气的脸,估计是喜欢的! 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小布偶,卡通人物有,动物精灵也不少,最多的莫过于凯迪猫,怪不得她这么喜欢去日本,是因为它吧! 终于看到底层的小文件袋,红红的小本子。 他竟然有些紧张,手打开的动作有些僵硬。 第一页是两个人的合照,原来那时候她是短发,样子很清新优雅,可惜表情不自然,这更加深了詹浩天对于强迫顾盼盼结婚的认可度。 第二页是两人的个人信息,名字、性别、出生日期、身份证号。 第三页是印刷体,经审查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关于结婚的规定,准予登记,发给此证。下面是发证机关大大的红章和发证日期。 登记日期是在他出事前的两个月。 顾盼盼,这是真真实实的证明文件,你和我的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你别想抵赖! 此时的詹浩天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他已经没有刚刚获知盼盼是自己妻子的喜悦,只有一种沉重的苦闷伴随着自己。 他已经结婚4年了,他竟然不知情! 他有老婆,却一直单身生活着。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让顾盼盼逃避了他四年之久。 是因为顾长春吗?据他所知,顾长春案件当年就结案了,他无罪脱身,顾长春的情人周思妙承担了一切,被判了5年,后来在监狱表现良好,减刑2年,去年已经刑满释放。 就算他是以顾长春案件逼她结婚,他也信守了当初的承诺,而且他也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要知道顾盼盼可是在美国4年,他和她的婚姻明存实亡。她至于说他们之间是陌生人吗? 詹浩天坐在红木的椅子上,双手插入浓密的头发中,想起太多的往事,他的脑袋开始发胀。 “少爷,您的茶!”管家陈伯奉上一杯碧螺春。 “谢谢,陈伯!”拿起杯子,一饮而尽。他定不下心品茶,他需要的是清醒头脑,增强思维。 上等的茶叶,浓郁的香气,醇厚回甘,让他慢慢冷静下来。 排除顾盼盼对他存有恨意,那么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她对他已经没有感情,所以排斥他。 他们曾经相处过这么长时间,他不认为她对他没有一点爱的基础,唯一的解释是她已经不在乎他了。 不在乎!这种念头更加让他心更堵! 不行,我不能让她再次远离他,不管她在不在乎他,她也不能消失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