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我要调查她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六十章 我要调查她

“单波,帮我查一下顾盼盼!” “查谁?”不会是听错吧! “顾-盼-盼!我要调查她!”詹浩天咬牙切齿大声地吼叫。 “啊!为什么?” “你查就是,哪有那么多废话!”他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对单波发过脾气了。 “哦!”单波摸摸额头,这个人又怎么啦,以前提都不许提顾盼盼的名字,如今三天两头让人跟踪她还不够,还要调查她。看不出,隔了好几年,詹浩天对顾盼盼的感情依然。 此时甩断电话后的詹浩天暴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自从他知道自己缺失了那1年的记忆后,他从没有像现在如此沮丧,感到前所未有的气馁。刚开始他并不认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不记得某些人某些事而已,有什么关系!说不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经历,想不起就算了。 20年前惨痛的记忆他还想刻意忘记,何况只是1年的回忆,而且在他后来渐渐了解到关于很多案件的发生,包括自己被人报复的事都是在那一年,凶手已经被判了重刑,所谓的幕后操纵却查不到线索,都是些不愉快的记忆,他不认为必须要去留住什么? 可是当顾盼盼在他面前展示她那空空如也的手指,却刺激着他的神经。 她说他们的婚姻不是真的! 这让他起码获知了一个信息,她和他是结过婚的,正如单波所言他们领了证。 以他的个性分析,他不会随便撒谎,领证这种事一定是发生过他才会告知的。 可是她却否认这段婚姻的存在,为什么?只是单纯因为没有戒指的原因吗?如果她当时说要,他不至于吝啬成那样,不就是结婚戒指而已,证都拿了,还在乎那点形式吗? 可是顾盼盼的态度,无疑是告诉他一个尴尬的现状,他们结婚事实是真的,形式却是虚的!没有婚礼,没有戒指,没有蜜月,甚至连身边知道此事的人都寥寥无几,这其中发生过什么事?他迫切地需要知道关于她与他交往期间所发生的一切。他不能坐视不管,不能让顾盼盼游走于他掌控之外。 一天之后,关于顾盼盼所有的资料都堆放在他的面前。 “这就是关于顾盼盼的全部,除了在美国那四年!因为她重新领了护照,我们还需要花费多一点时间才有详尽的资料。” “我和她是怎么认识的?”他现在无法静不下心来看单调的文字,还不如直接问单波来得实际。 “大约是6年前,你告诉我,顾盼盼是因为替在酒吧打工的好友林子柔拒绝你,你们才认识的!” “林子柔?”印象模糊。 “哦,她是顾盼盼从初中到大学的同学,两人关系形同姐妹。” “这么说我追过她的好友?” “好像是!” “后来呢?” “后来你们交往了1年!” “1年?我和她交往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没一点印象!然后呢?我们就结婚了?”詹浩天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他不是这么容易动情的人。 “不是,这期间你们曾经分开过一段时间!” “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你的初恋从英国回来了!” “我的初恋,你是说黄倩如?” “你还记得她!”果然脱不了初恋很难忘!老婆靠边站的命运。 “嗯!”詹浩天点了点头,只是记得大概,脑海中并没有太多难忘的回忆。 他隐约记得去英国找过黄倩如,而且还把她接回国,仅此而已。 他真的是因为初恋出现,提出和盼盼分手的吗? “那我们为什么后来又结婚了?” “我估计是因为顾盼盼想要闪婚,你生气了!” “闪婚?和谁?”詹浩天神情由疑惑转为诧异,闪婚!那个女人从来就没安分守己过。 “吕苏!” “什么?吕苏!”怪不得每次碰面他都对自己投来奇怪的眼光,原来是吕苏曾经打算和这个女人闪婚。 “她是怎么认识吕苏的?” “据这里的资料记载,是因为相亲,顾盼盼上了婚恋网寻找结婚对象,后来是婚介所安排他们见面的!” “他们什么时候计划闪婚的?” “好像是见面没多久!” 顾盼盼呀!顾盼盼,真看不出你的本事还不小!你还真喜欢折腾,见面没几次就想嫁人啦!随着对顾盼盼的剖析,詹浩天渐渐冷静下来。看来这缺失的1年多发生了太多有趣的事。 “这么说,是我强迫她结的婚?” “这个?!你没告诉我?”单波头大,老兄,你是把隐私到处说的人吗?你一向是神秘感特强的人,通常告诉别人的是结果,不会详谈过程,你只是告诉我领了证,顾盼盼是你老婆而已。 “顾长春案和我们结婚有没有关系?” “浩天,你怀疑当时是以结婚为前提条件,才愿意帮助顾长春?”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嗯!”把前后事件串联在一起,以自己的性格为出发点,詹浩天的思路变得清晰。 “顾长春和你见面谈案件时,你们之间有达成什么协议吗?” 詹浩天摇摇头,他确实想不起来了。 “我和他是什么时候见的面?” “让我想想!”单波定了定神,手指敲了敲桌子,沉思了一会,突然悟出。 “哦,我记起来了,是你旷工和顾盼盼去海边别墅度假的第二天!” “我旷工?”浩天食指指向自己,眼睛一瞪,有这种可能吗? “对呀!本来那天是周一部门例会,你却第一次缺席了!后来我打电话给你,你说和顾盼盼在别墅!”詹浩天违反常理的时候不多,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然后呢?”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他詹浩天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放弃工作。 “然后,没过几天,你就告诉我,你结婚了,还领了证,但却要把顾盼盼送去美国读书!” “那么我的结婚证呢?” “我没看见过,但是你刚出院的时候,怕提起顾盼盼,令你反感,造成情绪波动,不利于身体康复,爷爷令我把有关于顾盼盼的一切都收藏好,不要让你看见,估计是不是连同结婚证都放在老宅那里!” “这么多年为什么爷爷都没提起?” “爷爷原本想等你不再排斥提起当年的事,身体好转,记忆逐步恢复的时候,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可是他哪里想到自己也病了,这些见证就被尘封在箱底了!” 不提起爷爷的病还好,一提及詹浩天的眼神黯淡。 爷爷如今已经不住在老宅,而是长期居住在近郊的疗养院。5星级疗养院是风景如画,空气清新,还有专人护理,对爷爷的病情是有一定的帮助,但每每想到他一个人孤单地在那里,心里总感觉不舒服。 想把爷爷接回来,他又不肯。 如今看来爷爷也是知道他和盼盼结婚的事。 只要找到当时结婚的证据,事情就好办了! 顾盼盼,不管你是吃醋也好,生气也罢,你是我詹浩天的妻子,不论从法律上还是事实上都是! 想以陌生人为借口,逃跑,没这么容易!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