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你随我回家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九章 你随我回家

想切断我的后路,让我没办法在这找工作,然后屈服于你!哼,没那么容易! 如果是在以前,顾盼盼一定会和詹浩天对着干,说不定一听见他耍如此阴险的招术,第一时间会找上门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大骂一顿先。可是如今的盼盼不会这么冲动了,你说她是成熟也好,理智也罢!岁月蹉跎,时光流逝,已经让她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然后坚强地生活下去。 她清楚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也很了解詹浩天的目的。自己和他较劲,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唯一的结果是以他的胜利告终,这不是她想要的,而更为关键的是她对詹浩天的心已死,从知道被他遗弃在美国的那一刻起,她不再对他有任何的奢望。 现在她还不能离开b市,刚刚交的押金,被刻薄的房东太太一句话:合同已经签了,就是住了一天,退房也算违约,押金不可能退给你!让盼盼顿时无语,对着这样的房东她没有说服的信心,只能选择留下来,她不可能为了躲避那个男人白白便宜了房东。 她已经把感情丢了,不能还赔上金钱。 望着窗外的繁华街道,顾盼盼深呼吸了几下,小拳一握,我就不信,你詹浩天还可以一手遮天,把所有b市的企业都控制住,大的公司不敢和你对抗,小的企业你还管得了! ……… “詹总,顾小姐现在在“川川味”餐厅做服务员!” “服务员?” “是的!要去看看吗?” “好,走!” “先生几位?” “一位!” “好,这是菜单,您先看看,茶马上到!”热情的四川小伙子招呼着詹浩天入座。 “川川味”餐厅,詹浩天看着简陋的餐牌,露出鄙夷的眼神,他还以为是多么高级的酒楼,原来只不过就是一个豆腐般大的小吃店,楼上有三个房间,楼下有6张小桌,这就是它的全部。 服务员?那个女人为了躲开他,竟然肯在这种地方做服务员!她不是顾长春的独女吗?就算是惹了官司,也不至于破产,这种富家女从小不可能吃苦,甚至这种小店都不会来光顾,现在却肯呆在这弹丸之地工作! 刚刚助理林劲说的时候,他还没在意!只是心中好奇她工作的环境,忍不住想看看,如今光临现场,让他原本耍手腕逼迫顾盼盼,让她妥协的快感一下子变成讽刺!她不止没有着他的道!还挑战他的忍耐力! 他让人放出消息,如果哪个企业敢聘请顾盼盼这个人,就是和他天宇集团过不去!消息一出,全城轰动,b市本来就不大,天宇作为当地的最大的投资方,更显霸气,谁会为了一个刚刚海归的女人得罪大公司,毕竟以后生意场上还有合作的机会。 于是顾盼盼前脚一进,就有人立即通知招聘方其中的利害关系。以至于盼盼的面试结果都是统一的答案:你的条件不符合我公司的要求。 很快她消失在应聘的职场,他自信满满地等待她的出现。 可是等了一个星期,她竟然没有找上门来,他不认为她智商低的不知道是他的所为,唯一的可能是她找到了其他工作。而这工作是他不熟悉的行业。 坐在小小川馆的偏僻一角,瞧见身穿黑白制服的顾盼盼正从楼上走下来。她把长长的卷发梳起,扎成一个圆圆的发髻,腰间绑着荷叶形状的围裙,工作服的质量一看就是做工粗糙的廉价货,可是穿在顾盼盼身上却没半点老土的味道。她的脸未施粉黛,素雅整净,看不到任何苦涩的表情,似乎嘴角还露出轻松的笑意,她拿着刚写好的餐单,动作熟练地交给了后厨。 “小姐!这里点菜!” “好,来了!” “先生要吃点什么?” “所有的菜都来一份!”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顾盼盼终于看清了那个一直用餐牌挡住自己的脸,还可恶地扮着假音的人! “点菜呀!” “詹浩天!这里不欢迎你!” “啧啧,看来你真不适合做这份工作,顾客是上帝,你没听说过吗?你这样的服务态度怎么可以呢!叫你们老板过来!我要投诉!” “你别玩了,詹浩天!”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她不想又丢掉。更重要的是她不想不断地重复自己不怕苦、不怕累的豪言壮语,谁说服务员短缺就好找工,好几个小店的老板一见她的样子,直接说不敢请她,说什么一看她的衣服,就是有钱人家,天呀!这在美国不过就是普通人的穿着,来到这却成了高档货。 还有人说看她的气质就是大户人家出生,出来工作是不是和家人闹矛盾了,家里人会不会正四处寻找,更有夸张地同情地问她是不是家里逼婚。天啊!真是电视剧影响力超级强呀!直接深入人心,平常百姓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 无奈之下她去了灯光夜市,花了10元买了件地摊货穿上,别人是提高身价花钱,她降低身份也要破费,什么世道! 好不容易找到这家新开的餐馆,在她诚恳表达,苦苦哀求,就差点要下跪,对天发誓她不是什么落难公主,小店老板才勉强同意请她,谁知没上几天班,这讨厌鬼又找上门来。 “老板!老板!”詹浩天并没有理会顾盼盼阴沉的脸,他故意大声高喊。 “先生,请问有什么事?”40岁的肥胖男人迎上来,第一时间瞪了顾盼盼一眼,意思很明显,是不是你做错事了。 而这刻意的表露却让詹浩天心中很不舒服,麻麻的,酸酸的,还有点涩涩的感觉,在身体上游走,他不喜欢有人用这样责怪的目光看盼盼, “没事,老板,这是我的老乡,就想问问老板可不可以打折而已!”盼盼打着圆场,她已经感觉到詹浩天的眼神不对劲,随时都有喷发怒火的可能。 “打折?可以!可以!你是盼盼的老乡,就免你茶水费,再打9折,好吧!”中年老板继续大方地诉说,似乎刚才给予的是莫大的优惠,他丝毫没有感觉阴冷的气氛在弥漫。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还是顾盼盼一个人在表演着独角戏。 “你跟我来!”詹浩天再也看不下去了,拉着顾盼盼就往外面走。 “你想干嘛?”顾盼盼被禁锢在小店后面的墙角里,被詹浩天双手拦住,高大的身体压着她,危险的气息渐渐地靠近。他的嘴唇紧紧贴着她的耳朵,热烫的呼吸袭击着她的脸颊,她转头避让。 “你随我回家!”对于她一直嫌弃他的举动,他在隐忍。 “为什么?” “你是我老婆!” “我不是!” “不是?” 顾盼盼抬起右手,五指张开,洁白纤弱的手指在詹浩天面前竖起,眼神无比坚定,语气和缓地说道:“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你我连结婚戒指都没有,你觉得我们是真的结婚了吗?” “结婚戒指?”他哑语,不能否认这确实是事实。 “这下明白了?” “明白什么?” “我们是陌路人,不是夫妻!詹总,请不要再干扰我的生活,我没有你那样休闲的时间,我必须要工作才能养活我自己!请让开!” 詹浩天看着趁自己发呆,从自己腋下溜走的顾盼盼,有点茫然。 他们不是情侣,是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