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重逢于偶然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七章 重逢于偶然

“詹总,最后一位应聘者还需要见面吗?” “最后一位?面试时间不是到10点截止吗?”看看手表刚好过了10点。 助理林劲低语:“原本是,但那位小姐说了,她没有迟到,只是因为面试官前面故意拖延时间所至,这对她不公平!” 詹浩天眉头轻挑,拖延时间? 竟然有人敢说他拖延时间!还真不自量力! “让她进来!” “是!” “annie小姐,美国波士顿大学商学院硕士毕业,留学海外多年,为什么想到回国发展,还有你觉得适合应聘总裁秘书一职的理由是?” “我因为………” 顾盼盼抬头刚想回答,张开的嘴愕然停止,她就像被人施了魔法定格在那,因为此时相隔几米,那端坐在中间的男人,就是她心中痛骂了万篇的詹浩天! 四年不见,他的霸气早已演绎地炉火纯青,只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语,眼神已经把你的思想秒杀,气场大得如狂风中的海浪席卷过来。 “因为什么?” 还是那冷清的语调,还是那不可一世的态度! 他是想看她的笑话,所以才安排她在最后吗? 可是,她不会给他轻视的机会!顾盼盼想到此,“嗽”地站起来。 “我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她拿起文件袋,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 顾盼盼迈出的脚步略微停顿,她缓缓转过头,正视着某人阴森的眼睛。 “如果annie小姐一开始就觉得这份工作不适合,为什么又来面试呢?而且在最后时刻,你都没有放弃,还在为自己争取机会,如今面谈还没正式开始,就打算退缩,看来你不是对总裁秘书一职没有兴趣,而是对总裁先生不满吧!” 詹浩天一语道破顾盼盼心中所想。 是的,不满!我现在何止不满,我简直想对着你的脸扇几个巴掌。不,就算扇你几下也不能解恨!最好将你搅拌成肉酱投入大海喂鱼。 顾盼盼瞪着詹浩天,他脸上若无其事的目光让她心中燃起无名火。 “说说吧!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詹浩天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毫无顾忌向他投来怨恨的目光,令他刚才一直对前来应聘者不满的心情,烦躁的情绪瞬间瓦解,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大胆。真有意思! “詹浩天,你觉得这样好玩吗?可惜本小姐没有兴趣陪你玩!” 顾盼盼摔门而出,气死我了,早知道刚才一过面试时间就走好了,为什么还死性不改!喜欢打抱不平,他故意刁难其他应聘者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多事进去,好了,现在自讨苦吃了!真是活该!可是谁会想到,在b市,还会遇见这个臭男人,他不是一直在a市发展的吗?只能怪自己粗心,刚回国就着急找工作,也没好好打听一下这家酒店的背景。 顾盼盼悻悻地走了,留下在面试室的人却是面临着强大的低气压。 某人的脸色已经变成紫黑,随时都有掀翻桌子的可能! 听刚才的语气,这个海归的女人和詹总认识?她是谁?不敢抬头看!更不敢提问!甚至连呼吸都要轻缓,怕一不小心重了,点燃了可怕的导火线。 “出去!” “是!”助理林劲和人力资源部主任转眼消失,也是,这个时候不逃快点,想在那等死! 顷刻之间,屋里传来桌椅被推倒的声音。 “annie!” 这个女人竟敢直呼其名,她还指责他!真是莫名其妙!看来她认识他? 而且不是一般的表面知道这么简单,她和他没有生意交往,那么只能是情感!莫非他和她相处过!不可能,这几年,他都全心思放在扩展自己生意的版图上,也没和其他女性有过太亲密的关系。 她了解他,他却对她没有印象!他的脑袋在迅速转动着,却找不到任何头绪。 这样被动的状况让一直随心所欲的詹浩天受到冲击,多年不曾有的郁闷心情再次浮现。 “单波,出来一下,陪我喝酒! “喂,老兄,现在才晚上8点就想喝酒了!”真是奇怪了,自从几年前受伤过后,酒这东西没有特殊情况,詹浩天一般是不会碰的,一来是医生的嘱咐少喝,二来是他并没有什么需要凭酒消愁的时候!今天他是怎么了? 单波打了个电话给林劲,大致了解情况。 “annie?美国留学回来?”不会是她吧? “说说看,谁气成你这样?”环境休闲的私人会馆里,浩天已经喝了半瓶酒。 “就是这个女人!” “啪”地一声,顾盼盼的个人简历呈现在单波面前。 简历写得很简单,只有英文名,出生日期是正确的,只是略写了美国上学的经历,表面上看就像一个普通的应聘者,没有什么异常,只有熟悉她的人知道她刻意隐瞒了在国内的一切。关于在国内读的大学,关于她和詹浩天的关系。 “你真得不记得她吗?”虽然相片里的盼盼烫了一个时尚的棕色大波卷发,少了原本的清涩,却增添了女人味,几年没见,她的五官还是没变。 “你也觉得我应该认识她?” 詹浩天喝了口红酒,看着她的相片,陷入沉思,这女人真得和自己有关联? “我告诉你可以,可是你要答应我千万别激动!” “说!” “她中文名叫顾盼盼,曾经和你交往过!” “顾盼盼?交往过?后来是我抛弃了她吗?” “这个?!”单波无语,你不是抛弃了她,你是忘记了她! “怎么?不是,是她抛弃了我!”某人不高兴了!强大的霸权主义凸显。 “好了,我全说了,四年前一次意外事件,你受伤了,你还记得吧!” “嗯!” “你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身体是好了,可是你丢失了那1年的记忆!” “什么?你是说我失忆了!”詹浩天坐不住了。 “说好不激动的,你这样我无法继续说下去!” “快说!” “严格来说,你只是忘记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而已,医生说应该是细胞受到损害,暂时性的!” “暂时性,但我到现在也没想起这个女人!” “那是因为你一直反感我们提起她的名字!” “为什么?我和她曾经有很亲密的关系吗?” 看见詹浩天的情绪稍稍平复,单波打算抓住难得的时机,告知他一切。 “事发之前,你们已经登记结婚了!” “结婚!”詹浩天“霍”地站起身,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是听见一个天大的笑话。 “哦,你和我说顾盼盼是你的老婆!” “老婆!” “嗯!”这次轮到单波淡定品酒了,难得某人对顾盼盼来了兴趣。 “可是她为什么会讨厌我?” “那是因为你结婚第二天把她一个人丢在美国!” “只是因为这个原因?” “也有可能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单波趁机发挥他玩弄人的本性。 “单波!!” “不是吗?完全有这种可能,你可要知道以前的你可是有很多女朋友的,顾盼盼一定是吃醋了!” “吃醋?” “嗯,否则她怎么会一走四年都没回来?”其实单波也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算詹浩天不记得顾盼盼,但顾盼盼也可以主动联系他呀!为什么失踪四年之后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