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无情的见证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六章 无情的见证

“梁博士,您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詹老,你先别担心,像这种记忆缺失的现象是存在的,人的脑部结构是很复杂的,我们人类对于它的了解还很不充分,人的记忆可分为短时记忆和长期记忆,对于技能的记忆会形成长期,比如骑自行车,小时候会将相伴终生,但是对于影像文字的记忆就不一定了,令孙可能是因为事故损害了某些边缘细胞,导致近1年的记忆丢失!” “您的意思是我的孙子有可能永远记不起这一年发生的事囖?” “这也说不准,詹总刚刚才苏醒,很多功能都在恢复中,这些都要看他以后身体康复的状况而论,或许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年,记忆得到恢复也是有可能的。” “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帮助他加快恢复记忆?” “严格来说,世界上还没有一种药物可以治疗失忆证的,所以我不建议服食药物,一来帮助不大,而来长期服用药物会产生副作用,反而对他身体不好,个人意见还是顺其自然为好,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刺激他,让他先调理好身体再说,他这么年轻,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既然博士都这么说,我们只能先对他隐瞒真相!” “单波,你把有关盼盼的所有资料都藏好,不要给浩天知道!” “啊!为什么?” “梁博士说了,让浩天自然恢复记忆,暂时先不要太刺激他!” “也对,昨天我才刚刚提到盼盼的名字,他就暴跳如雷,想要吃人的样子,如果让他看见盼盼,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好在盼盼如今在美国,短时期也不会回国!” “嗯!还有留在美国的陪护让他们回来吧!盼盼又不是小孩,她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好!”既然不用把顾盼盼的行踪告知詹浩天,也就没必要留这么多人在那了。 “爷爷,你不要这么担心,浩天会没事的,只是不记得近期的事而已,其他事他都记得。” 是呀,可是为什么偏偏把顾盼盼忘了? 哎,她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呢?他们之间真是好事多磨! 怎么办?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未来,但愿浩天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恢复对盼盼的记忆。 又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后,各项检查结果出来,指数良好,詹浩天可以出院了。 当然他缺失1年记忆的事只有博士、爷爷和单波知道。 单波连弟弟单涛也没有告诉,浩天这个人自尊心这么强,如果被别人知道他短暂失忆了,还不翻天! 好在他的智力并没有受到影响,出院第二天就投入工作,处理起事来还是那样冷静果断,甚至还多了一份沉稳,脾气也没有以前的暴戾。 “浩天,顾长春想见你?”周一会议结束后,单波小心翼翼问道。 “见我?有什么事吗?” “不是很清楚,估计是不是因为他的案子已经了结,在临走前,他想亲自多谢你?” “多谢我,不必了,我也不是白帮他,他手上的股份不是已经转到我们公司名下了吗,你就告诉他这是公平交易,让他拿着钱好好享受退休生活吧!” “哦!” 单波看着詹浩天转身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心中感叹:詹浩天呀!詹浩天!你真得以为顾长春是来多谢你,他是来追讨他的女儿顾盼盼的,你把人家女儿弄去美国,音信全无,你是真的打算不再理她了吗? “顾先生,詹总很忙,安排不了时间见你,你还是请回吧!” 顾长春淡淡的笑笑,单波说得如此委婉,他又怎能不明白詹浩天的意思呢? 这就是代价,一早自己就应该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如今是官司脱身了,自由了,公司易主他倒无所谓,反正他也不想生意场上的事了,他唯一担心的是盼盼。 听说詹浩天把她送到美国读书去了,他今天就想过来问问情况。 当时自己自私地把盼盼交给詹浩天,一来是为了自己能脱罪,二来希望盼盼能与詹浩天和好,他知道女儿放不下这个男人,可现在呢?詹浩天却把盼盼丢在一个遥远的国度。 看来当初自己的决定是错了,这么一个薄情的男人又怎么会对盼盼存有留恋呢?他根本就是想玩弄感情而已,利用她而已,只是几个月他就已经厌倦,另结新欢了。 盼盼,对不起,爸爸错了!是爸爸糊涂了! ……… “顾小姐,胎儿发育一切正常,孩子下个月就要出生了,我们这里有些关于新生儿的课程,你有空可以和孩子的爸爸一起过来学习一下!” “好的,谢谢!” 顾盼盼拿着宣传册,出了门随手把它丢在垃圾回收箱里。 爸爸!育儿课程! 哼!那个男人自从那天的电话后就没有再出现了,他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了,很快她解禁了,搬离了他安排的公寓,另租了房间,只请了一个钟点工打扫房间,更多时候她是自己照顾自己。 她的电话号码没变,但她再也没有听到每周同一个时刻响起的铃声。 开始她还很高兴,终于可以摆脱那个大灰狼的监视,可是时间长了,一种莫名的失落感越来越困扰着她。 她渐渐明白了她是被他遗忘在这个陌生的国家。 回到狭窄的出租屋,把医生开的营养片放回抽屉里,抽屉里精美的绸缎锦盒刺激着她的眼球。 他还记得她最喜欢的颜色是粉红色! 圣诞节的那晚,她收到了他派专人送来的礼物。 她惊喜地发现是枚心形的粉红色的钻戒。 顾盼盼,你向一个男人祈求的戒指,你得到了!她兴奋地第一次主动打了他的电话,却意外发现关了机,她甚至以为他是在飞机上,还在幻想他是不是像上次那样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整晚她都无法入睡,整个圣诞假期她都神不守舍。 新年一过,爷爷打来长途,说请的佣人会即日起全部解散,如果她需要可以自己再请,她可以活动自由,只是爷爷说话的声音疲倦,语气匆忙,她还没来得及细问就已经断了线。 是因为爷爷和詹浩天说了她怀孕的消息,所以他生气了,对她再也不闻不问了吗? 她不相信,但被人淡忘的现实,却不断提醒着这就是事实。她天真地以为他送来的戒指是因为他爱上了她,原来不是。 他只是再一次抛弃了她。 一个月后,她也迅速逃离了这里,去学校她办了退学,去领事馆补了护照,手机号换了,微信退了,qq号销了。 阳光明媚的加州,气候温和,可惜却不适合她灰暗的心情,她来到了东海岸,那繁华的现代化都市,似乎忙碌的城市生活才能安抚她麻木的心。 有人说粉红色的钻戒是女人爱情的催情剂,是男人擒获一个女人真心的利器! 原来这都是假的,对她而言,这是一段感情的结束,是一个男人无情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