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受伤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四章 受伤

“爷爷,浩天出事了!” “什么?!” 这一个月来詹学宇正在想如何向浩天告知顾盼盼怀孕的事,找了浩天好几次,不是出差在外就是正在开会,想见他一面都难! 如今单波却突然打电话说浩天出事了!不是大事,单波一般不会轻易惊动打扰他的。 “浩天他人现在在哪里?” “在w医院,爷爷,您先别着急,现在千万不能激动,您心脏不好,这对您的病情会有影响,您在家等着,我派人来接您!” “好,我等你!”尽管声音很平静,但心却跳得一片慌乱。 大白天的,怎么会受伤呢? 半个小时后,单波派的车把詹学宇载到了w医院。这是一间隐藏在山顶的私家医院,只有一条道进去,不知情的根本不会想到在闹市之中,在环境优美的公园里,还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医院。 它的前身是一家军区医院,当年抗日和内战的时候,为了躲避敌人的搜索,转移伤重病人,在公园的一角特意挖了一个地道,这个地道很长很宽,可以容纳几个人同时进出,有好几个出口,其中一个可以直达江边,如果有危险,能马上从水路上逃走。 解放后,随着城市的建设,郊外的公园变为市中心,医院却渐渐荒废,知道秘密通道的人也越来越少,詹学宇下海经商后,将其买下加以改造,变成了一个高级的疗养院,设备可以比拟国外,请的是全国的专家,当然平时这些人都不会在这坐诊,因为这里专门针对特殊人群,公司的老总,跨国企业的高层,社会的精英。需凭会员才能进入,单单年会就要好几十万,当然真有事得到的治疗也是最周到的。而且关键是保密工作做得好,不为外人所知。 所以当詹学宇走进病房,看见来自脑部学科的权威梁家树博士,心中顿时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看着躺在icu病床的詹浩天,身上插满了各种不同颜色的线条,监控仪器不断地显示着来自他身上的各种数据。见过大世面的詹学宇也忍不住泛起心酸。 “他怎么样了?” “詹老不要太担心,詹总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没醒来而已!”梁博士以他固有的职业淡定诉说着。 “醒来,需要多久?” “这个?!” 博士略略停顿,面对一个近8旬的老人,他不忍告诉其残酷的事实。 “梁博士但说无妨,我这老身子骨还扛得住!” “嗯,詹总现在这种情况还是要看他自己本身,他伤的是头部,接近脑干的敏感地方,如果手术反而伤害大,目前只能采取药物治疗,让淤血渐渐消退,等他清醒!” “如果他醒不了呢?” “不会的,他还这么年轻,而且依目前各项指数的情况看,他只是处于中度昏迷,并不是脑死亡,詹老放心,我相信他很快就会醒的!” “但愿如此!”詹学宇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孙子,他样子很安详,仿佛是在熟睡中。 “爷爷,浩天会没事的,我们出去坐吧!”单波搀扶着詹老走进了隔壁的休息室。 “这究其是怎么回事?”闲杂人等都不在,就该说正事了。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在公司停车场下班的时候,詹浩天被人从身后突然袭击,胸口插了两刀,而后又用木棍打中头部,据说他当时正在打电话,可能因为这个分散了注意力!” “保镖呢?” “今天刚好出去拿资料去了!” “还有其他人呢?” “原来有5个,2个放假了,另2个去了美国保护顾盼盼!” “真是乱来,自己都不知道有危险吗?” “可能没想到在公司也会发生这样的事,对不起,爷爷,是我们大意了!”谁会想到事情都接近尾声,还会突然生事。 “人捉到了吗?” “嗯,捉到了,是两个流串犯,说是想抢劫,拿些钱花花,没想到浩天被突然发现,一害怕就拿水果刀捅了过去,好在没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 “有没有可疑?” “初步看好像是一场意外,但奇怪的是罪犯一直强调他们只是伤了浩天的胸口,并没有拿棍子打他的头部!在现场也没找到类似的凶器!可是导致浩天昏迷的直接原因确实是头部受到攻击!” “这么说现场还有其他人?” “有可能,现在正在查!” “这段时间浩天有没有和谁有结怨?” “没有,浩天一向很小心,如果要怀疑的话也就是副市长刘云阳!” “刘云阳?!” “是的,因为顾长春的案件,浩天叫人刘云阳贪污案透露给了严子明,严子明捞到一个重大立功的机会,为了自己减轻罪名,向组织交待了刘云阳的问题。” “那刘云阳也被抓了?” “没有!” 单波看见事情已经发生成这样,也没必要隐瞒詹学宇了,他把经过娓娓道来。 “这个浩天真是吃了豹子胆,刘云阳他都敢去碰!” 詹学宇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露出少有的烦躁。 “爷爷,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顾长春的事既然已经进行到一半,就把继续把它完成,至于刘云阳的事你们就不要管了,他那种人我们惹不起,也没必要与他为敌!” “爷爷也认为这件事是他所为?” “是也好,不是也罢,如果是他特意所为,他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的线索,你不是也说了吗,查不到罪犯和刘云阳有任何的关联,我们现在只能祈祷,浩天早一点醒来,刘云阳只是想给浩天一个教训,而不是真得想要他的命!” “就这样放过他吗?” “波儿,有些人我们只能智取,而不能硬碰,否则只会两败俱伤,别人是烂命一条无所谓,我们不值得为这种人垫上自己的性命。” “我知道了,爷爷!” “还有关于20年前车祸的案件你们也别查了,就算给你们查到真相又如何,人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复活了!” “好!” 单波望着詹学宇满头银发,真是由衷地佩服面前的这位老人。 原来爷爷什么都知道,他足不出户,却运筹帷幄千里之外。 詹浩天和自己刻意隐瞒着一切,没想到爷爷心中却是一清二楚。 “还有一件事,h市服刑的黎晓昌快要刑满释放了,你安排一下让他出国,离开这里否则他会有危险。” “爷爷知道有人要害他?” “只是怕万一而已,他那个人虽然固执一些,但本质不坏!” “是,我马上安排!” “公司的事你知道怎么去处理,对外就说浩天出国考察了,短时间不会回来!” “好,爷爷要不我先送您回去吧,这里我守着就行。” “我要留在这,等浩天醒来,你去忙吧,公司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处理,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们两兄弟了!” “爷爷,千万别这么说,浩天就是我的兄弟,这是我应该做的!况且当年如果不是您帮了我们家一把,怕是如今我们兄弟俩还在为还高利贷奔波呢!” “这些陈年旧事就不要提了,人生无常,谁没有落难的时候!” “是,爷爷,那我先走了!” “嗯!”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 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