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礼物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三章 礼物

“浩天!严子明案有结果了!”单波门也没敲,行迹匆匆走到詹浩天的面前。 “这么快?”正在审阅文件的詹浩天微微抬起头,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 “好像是上面有交待,要快点结案,估计怕夜长梦多。” “嗯!” “有消息说刘云阳会被外调g市,名为平调,实际降了半级。” “看来有人要保他!想不到他官运还没走到底。” “就是,白白让他脱身了,不过严子明一审判决是有期徒刑11年!倒和我们当初预想的差不多!” “他有打算上诉?” “没有!不过他提出要求去h市服刑。” “还算他聪明!”詹浩天说完继续低头工作。 “浩天,这严子明的案件一了结,很快就轮到是顾长春的案进入诉讼阶段,你估计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除非周思妙突然改口供,但这种可能性只有零。她深知就算把顾长春供出来,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一力承当,以后的路也好走一些!” “也是,没有我们的疏通,她那点事判10年8年的很正常,况且严子明只说了一次主动索贿的事实,金额也不大,对案情影响很小。” 一口气说完,单波放轻松了,靠在桌边上摆弄着相片。 相框里是顾盼盼开怀大笑的脸,背景是在日本北海道。 “这里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你什么时候去美国?” “我为什么要去美国?”某人装聋扮哑。 “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你在新加坡突然把会议改期的事!” “什么改期?” “你就继续装,装,装!这是什么,以前你可是从不把女人的相片放在这的,解释一下。” 詹浩天一手抢过相框放在抽屉,冷冷说了句: “单波,看来你是不打算放假了,刚好这里有个新项目,你去跟一下!” “詹浩天,有你这么折磨兄弟的嘛,我要罢工,我要过圣诞节!”单波说完脚下抹油般溜走了。 圣诞节? 浩天旋转了椅子,望着窗外深蓝色的天空,摸了摸下巴。 圣诞礼物? 美国南加州位于郊外的独栋公寓 “大灰狼来电!大灰狼来电!” 哼,真是准时,每周这个时候,那个霸道的男人的电话就会像一早设好的闹钟,分秒不差响起。 来电的铃声早已被顾盼盼改为童话般的音乐,夸张搞笑。 可惜心理烦闷,不想听他的声音,盼盼把手机塞在枕头底下,带上耳机,装作不知。 铃声持续很久后终于不再响起。 我看你还能怎么办,我就不听,不听! 有本事,你现在飞过来呀!盼盼拿出手机,对着它作了个鬼脸。 她知道现在是年底,公司会有很多事情忙,年度总结、表彰会、来年计划、嘉年华等等,詹浩天根本不可能走开。 看看手表,才刚过10点,就已经有点困倦,是不是孕妇都这样! 宝贝,你真是好乖,太体谅妈妈了,书上说的其他妊娠反应都没有,除了想睡觉。不然准被精明的詹浩天发现,说起她瞌睡的程度还真有点夸张,几乎一沾床就睡,站着也能睡,很多时候在学校坐着坐着听课就睡着了。好在这里的老师人好,以为晚上读书太累劝她回家好好休息。 爷爷答应在她见肚子之前好好和詹浩天说,她也就没啥顾虑了,唯一担心地就是爸爸的案件。那家伙每次打电话也不透露点消息,真是讨厌! 你不说,我也懒得接你电话,顾盼盼正想躺在床上打盹一会。 敲门声响起:“詹太太,詹太太,您睡了吗?詹先生叫您下楼听电话!” “我睡了!”盼盼没好气的回答,那个讨厌鬼还真不死心,打不通她的手机就打公寓里的固定电话。明知她怕别人打扰,把房间电话线都拔了。 “詹先生说了,如果詹太太说睡了,我们就要受罚!” “为什么?!” “因为詹太太不想听电话,就代表詹太太心情不好,太太心情不好,就是我们照顾不周,没照顾好太太就是我们失职,失职就要受罚!”女佣还没绕口令似地说完,顾盼盼已经打开了房门。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下去听行了吧!” 这样没完没了纠缠下去,还不给她烦死。 “喂!” “顾盼盼,你竟然不接我的电话!”话筒还未靠近耳朵,已经感觉到对方喷发的怒火。 “我那敢,你有打我手机么,我刚才在洗澡!没听见!”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别以为把房间的监控撤了,我就不知道你的一切,顾盼盼,你最好别和我耍花样,否则你会尝到后果有多严重!” “詹总,请您不用一再提醒后果,小女子会很害怕!”顾盼盼故意娇嗔地说道。 “你也知道害怕么?” “当然,你是尊贵的詹总,你一发怒,谁不怕!”昧着良心,讨好着,心中恶心得想吐。 “知道就好,今天晚上怎么吃的这么少?” “……”盼盼对着话筒吐舌头,这也要管。 “是菜不合胃口吗?”詹浩天的语气自然而然降低了声调。 “没有,只是吃厌了!” “怎么不叫厨房煮你想吃的!” “她们说辣的没营养!不给吃!每天都是高蛋白,高纤维,高营养的,不都是按照总裁大人您的要求吗!没有您的指示,谁敢擅自更改呀!” “你想吃辣的?” “嗯!” “偶尔吃一顿也无妨!我交待她们就是!” “真的!”就好像突然在街上捡到宝那样高兴。 似乎被顾盼盼的愉悦心情所感染,詹浩天说话也柔情起来。 “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 “我想要什么你就给吗?” “除了你要逃走,我都可以答应你!” “那我要去年的礼物!” “……” 电话里出现了沉默,思绪退回到某个空间。 去年圣诞节,他们是在北海道一起度过的,严格来说,他们不是去度假,而是顾盼盼逃跑到那,詹浩天追寻到此罢了。 他没有想到只是一句随口说的话,却让她躲藏了近半个月。 她第一次没有和他争吵就悄然而去。 等他发现她不见了,已经是1个星期之后的事。 他记不清究竟是说了什么让她如此生气,只知道找她找疯了。知道她来了日本,却没有查到任何酒店登记的记录,和刷卡消费的痕迹,他第一次有种心慌的感觉。 直到她打算离开的前一晚,在机场酒店里,发现了她。 他记得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詹浩天,你爱我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紧紧抱住怀里的女人。 “爱我,就给我买戒指吧,这就是我要的圣诞礼物!” 戒指,在他脑海里,只有在结婚典礼上出现的见证。 如今却有一个女人向他索要,她是希望嫁给他吗?当时的他只给了她一个热辣缠绵的吻。 “看来,詹总是被吓到了!”电话里顾盼盼的嬉笑让他回过神来。 “乱说什么,礼物不想要了!” “随便,没有什么事了吧!我困了,想休息!” 挂上电话,盼盼摸摸肚子,孩子,妈妈真是失败,两次向同一个人祈求戒指,别人却无动于衷。 就算是协议婚姻,也想留下一个纪念品,都这么难吗?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下一篇   第五十四章 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