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惩罚的味道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一章 惩罚的味道

“看什么看!还不快吃!”詹浩天看着顾盼盼投来的怨恨的目光,心里也很恼火。 什么时候起她看他的眼神已经充满敌意! 而且为什么每次见面都要惹他生气!在老宅如此,在商场也是,在海边别墅更加!如今在美国也不安分! 他眼角瞧见放在床上粉红色的“hellokitty”,想起她那天搬家时的温柔,妒火升腾,随手把它狠狠扔在地上。 “詹浩天,你无不无聊呀!”对着无辜的公仔发什么脾气。 “顾盼盼,我警告你,你现在开始不认真学习,不好好吃饭,你就等着受罚吧!” “受什么罚!”盼盼头一仰,不甘示弱。 “不相信是吧!吃完饭到楼下来!”浩天摔门而出。 不知是不是真得饿了,还是因为不用和詹浩天共餐的原故,心情轻松,很快她就将食物一扫而光。 摸摸小肚子,吃得有点涨,想起他刚才说得到楼下去,她迟疑了一会。 受罚!他想干什么! 不理他,我偏不下去,看他奈我如何! 睡意全无,干脆走到书桌前,找出书本,开始查阅资料。 10分钟后,有人来敲门。 “詹太太,詹先生请要您下去!” 哼!什么詹太太,他一来佣人把称呼都改了,还真是叫得顺口。 “请你告诉詹先生,本小姐正在学习,很忙,没空!” “……” 短暂安静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詹太太,您还是下去吧,刚才詹先生说了,如果请不到您下去,我就会被马上炒掉!” 可恶的家伙,每次只会拿别人的事威胁她,明知她怕软不怕硬,不想连累无辜。 “好,我等下就去!” 顾盼盼拿了件外套穿上,步伐缓慢地来到楼下,意外地发现所有的佣人一致排开站在客厅里,甚至连司机都在。詹浩天正端坐在沙发的正中,表情冷酷,听见她的脚步声,他开了口。 “大家听好,顾小姐是我的太太!” “我不是你的太太!”盼盼立马打断了詹浩天的话语。 后者犀利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目光带着强大的气场,她顿时感到一股寒意逼近。 “我太太虽然年轻,但身子不太好,难免有些脾气,所以大家要多多体谅,好好照顾她,每天一日三餐必须准时,还必须搭配营养配套,同时上学放学也要按时,知道吗?” “知道了,詹先生!”众人齐声回答。 顾盼盼一听,翻了一个大白眼,我什么时候身体不好,什么时候没按时上学?不就是今天睡多了点,缺课1天而已,还说我脾气不好,是谁惹我我才脾气不好! “过来!”詹浩天继续交待一些细节后,对着一直站在楼梯口的盼盼招手,就像招呼一只小猫小狗般。 盼盼很不情愿地走近,腹语:我就先忍着,看你能在这待几天。 詹浩天大力一扯,顾盼盼跌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你想干嘛?!”她抗拒着想站起来。 “我想干嘛,你不知道么?”他一手圈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睡衣里,开始胡作非为。 “你?!”盼盼用手阻止他不安份的手。 她虽然不是保守,但也不能开放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作如此亲热的举动,她低着头,脸迅即变得通红,好在她的外套宽大,背对着他们,刚好遮盖住他的手。 “怎么害羞了!”他亲吻了一下她的耳垂,声音带着诱惑。 “别这样!”她挣扎着,放低了声调,她已经感觉到身下的硬物在膨胀,顶着自己柔软。 “别乱动,否则我在这就要了你!”詹浩天也隐忍地好辛苦。 他把头埋在她的怀里,隔着睡衣,含着她的高耸。衣服很薄,瞬间沾湿,露出隐约的红点。 “詹浩天,求求你不要在这!”顾盼盼被撩拨起的情欲让声色变得沙哑。 “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他抬起头猩红的眼睛盯着她,情意绵绵,手却停止了刚才的动作。 “我说错话了!”聪明的盼盼当然知道他气的是什么,准是刚才自己当着众人的面否认是他太太的事。 “说错什么了?” “我是你太太!” “什么,太小声了,我没听清!” “我是你太太!可以了吧!”顾盼盼没好气地喊道。 “知道错就好,下次不要让我再提醒你!”某人的怒火减去一半。 瞧了瞧一直不敢抬头站着的佣人们,“你们先下去吧!” “是!”众人尴尬地散去。刚才发生什么事他们一看两个的表情已经猜到几分。 他打横抱起她,旋风式地上了楼,他当然也不想顾盼的身体暴露给任何人看。 “詹浩天,我们是协议结婚!” 顾盼盼躺在床上喃喃细语,提醒着他,也提醒着自己。 他炽热的吻烫允着她的唇瓣。 纠缠地身体在床上翻滚,厚实的手掌握住胸前的那团雪白,带着霸道地思念。 “啊!疼!” “疼嘛?那这样呢?”手握顷刻之间变成唇吻,温柔而缠绵,像要整个被他吞噬。 “嗯!”盼盼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她身子发软,渐渐沉迷这熟悉的感觉。 “想要吗?盼盼!”他按压着不断涌起的欲望,继续刺激着她敏感的区域。 “坏蛋,你要就快点,别啰嗦!”顾盼盼羞涩地发觉自己也起了反应,她的空虚感迫切需要他来填埋。 “你说我才给你!说呀!” “说什么!你滚!” “啧啧,老婆,你的脾气真不好,要改改!” “改你的头!”她当然没好脾气,因为某人强大的硬物一直在摩擦着她的身下的柔软,让她渐渐失去反抗力。 “好呀,你是喜欢上面的头还是下面的头,不过,我估计你是喜欢下面的,你看你,这里都湿了!” “詹浩天!”顾盼盼再也受不了他下流的话语,对着他的裸露的肩膀就是一口。 “詹太太,想不到你还好这一口,别急,老公就来!” “你走开,找你的初恋去!”就算咬了一口,还是不能解恨。 “怎么,吃醋了!”刚才阴沉的心情突然放晴。 “谁吃醋,别自作多情!” “真没吃醋?”看着顾盼盼早已绯红的脸,詹浩天动情了,他再也等不下去了。 话还没说完,身子一挺,深深埋入她的双腿之间。 “啊!” “盼盼,原来你也很需要我!” “谁需要你!不知羞耻!” “不要撒谎,我要让你知道这是惩罚的味道!” 带着前所未有的柔情,他融入了她的身体,带着久违的愉悦获得了高潮。 一夜好眠,顾盼盼早上被闹钟吵醒,随手一摸,旁边冰冷一片,他走了吗? 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小便签。 宝贝,我有事先回国了,昨晚我很开心,对你表现很满意,作为对你的奖励,这是林子柔在新加坡的地址和电话。 啊,子柔在新加坡! 可是詹浩天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见过子柔? 吃早点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先生是几点走的?” “詹先生是今天凌晨1点走的,说要赶回去开会议! 凌晨1点,她记得他是昨晚10点才到的,才停留了3个小时。 他是铁人吗?不用睡觉! 他千里迢迢特意打飞的来看她有没有准时吃饭,按时上学,他还真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