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对你恶心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五十章 对你恶心

顾盼盼知道她人虽然在美国,但行动却受到詹浩天的监视。 一踏入这片国土,护照随即被没收,手机也被换了个号。刚开始住在是酒店还好一些,如今搬进学校附近的公寓,名为有人帮忙打理家务,其实就是为了监视她的一切。她悲哀地感到她不是出国留学,而是被软禁在此。 每天上学放学都有人接送,如果迟一点出来,第二天准有人到学校打听详情。这里的大学不比国内,可以混混就拿到文凭,来到美国读书,盼盼才知道以前自己在学校那是在玩,是在度假,这里才叫真正的学习。 上课是自由,学习也是自由,但你一松懈,根本就无法跟上进度,想毕业都难。盼盼在国内学的是英语专业,当时只是为了出外旅游方便,如今来到美国,日常生活用语基本没大的问题,但是对于专业的课本知识就不一样了,光是记单词就已经费力了,还要理解更加难。 学习课程紧张,饮食生活又不习惯。更重要的是心情不好,爸爸顾长春自从那天通话后就再也没有消息。那个电话再也打不通,这种彷徨又压抑的感觉让盼盼心情郁闷。 她渐渐感到全身上下都不对劲,今早起来的时候,还吐得昏天暗地,还觉得头晕目眩。 “我这是怎么啦!”顾盼盼无力地躺在床上。 “顾小姐!起来吃早餐了,不然等下上学要迟到的!”门外传来佣人的敲门声。 “我今天没课,晩点再吃!”她不敢开门,怕佣人看见她这样子,还不报告给詹浩天。 那个可恶的家伙,把她丢在美国近半个月,对她漠不关心,就知道限制她的自由,也是他原本就是要禁锢她,报复她而已,他如今如愿了,她的活动范围只有学校~公寓。连偶尔上街购物都有人跟着,还有什么生活乐趣! 一边忍受着身体的不适,一边诅咒着詹浩天的恶行,又开始昏昏欲睡。 “亲爱的老公来电,亲爱的老公来电!”特制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老公来电!詹浩天你还真无聊! 俗话说的真对,白天不要讲人,晩上不要讲鬼,不然刚一说詹浩天他就出现了。 “喂!”她口气极差地接了。 “今天怎么没有上课?” “没课!”第一次打来,连关心一句都没有。 “我知道你今天有课,别以为你可以忽悠我!” “是呀!我就是不想读,不行吗?” “顾盼盼,你别忘了我叫你去美国的任务是读书,不是叫你游手好闲。” “我就游手好闲,你能怎么样!”盼盼心情也很不爽。读书!这种被压迫的学习让她厌恶。 “你是不想早一天看见你的父亲了!” “詹浩天,你除了用我爸的事要挟我,你还有什么招术你一起拿来!”就知道拿这件事威胁,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荒唐的要求。 “不想读是吧!那么你等着!”电话咔嚓一声挂断。 等着!等什么?莫名其妙! 头还是晕乎乎的,也顾不得这么多,倒头又睡,一直睡到中午时分,被佣人催了好几次才起床喝了点粥。下午接着又睡。 直到模模糊糊感觉有人在她身上摸索。 “谁?”她本能地反抗着。 “连我都不记得了,看来我是离开得太久了!” “詹浩天?”顾盼盼睁开双眼,外面天色已经漆黑,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她看清了那张深邃的轮廓,那熟悉的气息令她的眼神迷茫,分不清这究竟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 “怎样,异国遇故人,没有一点感动吗?”他炽热的呼吸吹拂着盼盼的耳膜。 “你放开我!”终于知道不是在做梦,只是搞不清早上还在通电话大洋彼岸的人为何突然出现在这。 “放开你,詹太太,我们是合法夫妻,这可是你的义务!” “我不是你的太太!”一提这个就来气,她避让他的注视。 “我会提醒你的!”他吸吮着她的红唇,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胃翻滚着,一阵浊气涌出,顾盼盼用力推开他,冲进浴室,对着马桶呕吐起来。 “顾盼盼,你用得着这样吗?”竟然连他接吻都厌恶成这样,男性被侵犯的自尊已经取代了连日来的思念。 干呕后的盼盼,擦了擦嘴角,清冷的目光扫视着他。 “对着你,我只有恶心!” “恶心?顾盼盼,你知道你说这话的后果吗?” “你想怎样?”面前的男人露出阴郁的眼神。 “啪”地一声,脚一踢浴室的门被关上,快速扭开淋浴的开关,顺势一推把盼盼禁在水帘下。 “你疯了,这是冷水!”顷刻之间两个已经淋得全身湿透,这是11月的冬天,尽管屋内有暖气,她还是冷得颤抖。 “没错,这样你才能清醒!”他晩上接到传来的消息说她今早没起床,打电话过去,听见她的声音疲倦,他还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连夜坐了飞机赶来,她竟然说对着他,只有恶心!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挑战他的权威,看来不给她一点惩罚,她真会无法无天! 她的绸缎睡衣被水淋透,性感柔软的身材暴露无遗,紧贴着他的身体让他立刻起了反应。 他低头亲吻着她的耳垂,一手握住她的丰盈,揉搓起来。 “盼盼!看着我!”他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再逃避他的眼眸。 顾盼盼紧闭双眼,扭动着身体,可惜男女力量悬殊,根本毫无作用。 而且她越挣扎,越感觉虚弱。 “你这女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犟,每一次都要和我作对!”怀抱着那颤动的冷冰冰的身体,有种疼爱在溢出。 “盼盼!”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身体一直往下掉,要晕过去般。 动作迅速把盼盼抱起,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透,拿浴巾包裹着她放在床上,动作笨拙地帮她换干净的衣服,调高了温度,又拍了拍她的脸,还是没醒。 “来人!来人!”他大声疾呼。 “是,詹先生!”女佣站在门口,不敢抬头看詹浩天,他全身湿透,只穿着内裤,男性的标志就那么展露无疑。 “去煮点姜汤来!还有拿瓶药油来!” “是,詹先生,顾小姐今天晩上还没吃饭,要不要一起送上来!” “好,快点去准备!” 这个女人,想干什么?已经近10点了还没吃饭。以前她不是一个吃货吗?就算多么生气也从不委屈自己的肚子。有时候他都笑称她不应该属老鼠,而应该属猪。 她是从什么时候起不爱惜身体了?脑海中回想起她那冰冷的手和那苍白的脸色。 他的脸紧紧贴着她的脸,用自己的体温驱赶着她的冰凉。 很快佣人送上药油和食物,当然还有他需要的衣服。 在太阳穴和人中处涂抹了一点,没过多久,顾盼盼醒了。 “我怎么了?”她忘记自己刚才晕倒的事。 “起来喝姜汤!”詹浩天并没有回答,把碗递上。 “我不喝!”盼盼头一甩,依稀想起在浴室的场景。 不喝!詹浩天眼睛眯了眯,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后,把碗一放,揽过顾盼盼的脖子,对着她的嘴就吻下去,动作流畅快捷让盼盼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迫吞下一口他嘴里的姜汤。 “咳咳,你?!”她又气又羞。 “还喝不喝!不喝我不介意继续喂你!” “我喝!”知道反抗没用,拿起刚才喝剩的碗,一口气喝下。 “吃饭!” 盼盼尽管没有什么胃口,但还是不想和面前黑沉着脸的男人较劲,这里是他的地盘,和他争吵没有好处。 只是他生气什么,现在被强迫的是她好不好!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