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预料之中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九章 预料之中

“詹浩天,这一切都是你的预料之中吧!所以你才这么着急送顾盼盼出国!”单波一进办公室大门,就对坐在电脑前的詹浩天喊道。 手里拿着当天的报纸。“啪”的一声大力甩在大班桌上。 詹浩天对此却无动于衷,双手拿着水晶杯悠闲地品尝着咖啡,两眼专注地看着电脑上传的实时视频,视频里的顾盼盼正在新装修好的公寓里整理着行李。看着身穿运动服的她如小鸟般地穿梭在房间里,詹浩天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展示出一个优美的弧线。 “啧啧,想不到詹总也好偷窥这一口,怎么詹大老板现在变高雅了,学人谈帕拉图式爱情,追求精神恋爱!”单波把头凑近电脑一看乐了。 “关你什么事!”詹浩天伸手轻轻一点,屏幕里的视频消失了。 “好,你的老婆是不关我的事,但这报道关你的事了吧!” “什么?”詹浩天一手扯过桌上的报纸。 “传天宇集团接手盛世长安,疑昔日富豪陷官司玩失踪”的鲜红色标语醒目地印在头版头条上。关于顾长春与某某官员的小道消息详尽地附在后面。更有猜测顾长春的女儿顾盼盼逃到了国外,是为了躲避调查。 “我说,浩天,如果盼盼没走,今天这种局面不要说上班,就是在家也出不了门,那些狗仔队肯定不会放过这爆炸性的事件,普通老百姓也不知道内幕,凡事一涉及政府官员贪污腐败,肯定会深恶痛绝。各种流言蜚语会扑面而来,不把顾盼盼整死才怪。” 詹浩天一脸平静,没有点头也没有反驳,似乎一切都是在他预想之中。 “既然现在公司转了一个圈,又回到我们手里,还多了一个盛世长安,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和兴兴房产合作,成立一个新的房地产开发公司!” “那么盛世长安就这样消失了?” “不是消失,是淡出大家的视野,把它弄成一个空壳公司,先放着。” “也是,现在外面风头火势的,用新的公司好操作些,那么顾长春的案子怎么办?” “那边有什么消息?” “他们说要想顾长春没事,要这个价!”单波举了3个手指。 “3千万,哼,还真敢开价!” “就是,这班人越来越狼狠,也不怕分赃不匀!把自己弄进去!” “不要理他们,先依照程序办理,不易太过张扬,案件审理后,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你估计会不会判刑?” “如果国土局局长的证词没有疑问的话,这件事会由那个女人来承担!” “你是说周思妙吗?”单波吐了口气。 “嗯,反正她私刻印章,诈骗罪也逃不了,如今也只不过多一条罪名而已。” “她没提其他条件?” “当然有,她那种人怎么可能不为自己着想,我答应这件事后照顾好她的儿子!” “那她会判几年?” “不管几年,设法执行监狱搞到h市去,那里好疏通!” “好!”有时候判刑不是主要,执行才是关键,h市人脉广很多事反而容易办,搞个什么保外就医,根本不用在里面待几天。怪不得顾长春要千方百计找詹浩天,他一出手果然就不一样。 只是顾长春的事情解决了,那么顾盼盼呢? “浩天,你真的把盼盼放在国外不管呀!”怎么看都不像詹浩天做事的风格。 “嗯,暂时先放飞她,我先把这里的事忙完再说!” “忙完再说,大哥,你不知道自己是工作狂吗!我怕,你还没忙完,别人早飞走了!” “她不敢!” “你就这么自信?”单波已经转身坐到沙发上,摆出休闲的姿势。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也是,只有你詹浩天才做得出这么变态的事,隔着万里之远还对人遥控监视!” “单波,我听说美国还有一个合作项目没谈好细节,你明天去看看!” “别,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去美国,天天吃汉堡,闷死我,我才不去呢?” ”真不去?” “不去,我想起还有一个长途电话要打,我先走了!”单波屁股没坐热,快速地溜走,免得某人小心眼趁机打击报复。 单波一走,詹浩天又重新打开视频监控。 此时的顾盼盼正摆放着床上用品。 如半个人高的“hellokitty”公仔,被她打横抱着,身子一溜盼盼连玩偶一起倒在床上。 视频监控只有影像,声音被关掉了,只看见盼盼趴在床上对着玩偶喃喃自语。 她一会儿摸摸“hellokitty”的头,一会儿捏捏它的耳朵,接着又对它做了一个鬼脸,最后又对它狠狠亲了一口。 詹浩天看着盼盼的眼神不经意流露出温柔,这个小妞,对着一个不会说话的凯蒂猫表情都这么丰富,怎么对着他却常常是凶巴巴的面孔。 印象中顾盼盼还真得没对他柔情过,她最多的时候是傻笑,接着就是生气怒吼,当然也会偶尔撒娇,但每一次不是因为做错请求他的原谅,就是别有他求。 还记得她第一次向他撒娇是想让他陪她去看电影。 看电影,而且还是去电影院看,这种消遣方式在詹浩天的生活里是陌生的。小的时候,因为他一直跟随着爷爷奶奶,生活习惯不同,很少机会进电影院,长大了,因为性格孤僻,他抗拒和一大伙人聚集在一个大厅里,也没去过。 更多时候,他宁愿上网看,甚至窝在家里放投影,也不愿去电影院。 “詹浩天,你懂不懂浪漫呀!男女交往没去看过电影,说出去会被人耻笑的!”顾盼盼的提议被他当场拒绝,立刻生气地嘟嘴。 “回家看也一样!”他还是坚持着。 “回家看怎能和在电影院一样呢?光是音响效果就差得远了,而且看电影是要讲究氛围的,和一群有着共同喜好的人在一起看,感觉是不一样的!真的,不信你试试看!就一次,如果不好,下次我们就不看!” 顾盼盼挽着他的手臂,开始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并且配合着娇滴滴的声线。 “就一次,好不好,嗯,一次嘛!” 詹浩天依然不为所动,尽管心已经被揉成一堆面团。 “浩天哥,浩浩,天天!” “哈!”詹浩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真是服了这女人,连“天天”都叫得出来,就算在床上她被他揉捏得情动时,也不曾有过如此肉麻的称呼。 “你笑了,那就表示同意了,耶!我现在就去买票!” “等等!”詹浩天反手拉住正要转身离开的盼盼。 “不是吧!你又反悔啦!”盼盼无比沮丧地望着他。 “第一次看电影怎能让女朋友买票呢?”他弯起手指勾了勾盼盼精致的鼻子,后者立刻回应他一个甜甜的微笑。那一刻他彻底迷醉到心底。 至于那天电影放的是什么片子,詹浩天早已经忘记了,因为他只记得整场电影下来,他一直为身边的某人不断传递纸巾而已。至今他还是没弄懂为什么,一个女人会为一场影片留下如此多的眼泪。 直到若干年后,他才知道那部影片叫《泰坦尼克号》,明白有一种情感叫作生死相依。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