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认清事实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八章 认清事实

“倩如姐,你就这样放弃了?!”袁芳琴望着躺在床上面色蜡黄的黄倩如,此刻的她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我不放弃又能怎样!他已经不要我了,我还要死皮赖脸缠着他吗?” “关键是究竟是为什么呀!去法国之前你们关系不是一直挺好的吗!怎么才去了几天回来,情况就不一样了!”袁芳琴一脸的不解。 “为什么!呵呵!”黄倩如冷笑道。 是呀!原本只是想戏弄一下顾盼盼,哪里想到会牵扯出顾盼盼和詹浩天之间孩子的事情,而自己又会无辜受到波及。 究竟詹浩天是出于对她自作主张告知顾盼盼关于公司转让的事,感到恼怒进而提出分手,还是因为一早就对她厌倦所以趁机找了个借口,她不愿意去猜想。 詹浩天在被顾盼盼甩下一耳光后,对倩如抛下薄情的话:“我们结束了!” 当时的她茫然不解,呆呆望着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直到詹浩天冷清的话再次响起:“公寓你留着,1千万我明天会转到你的卡上!” “为什么?”她终于醒悟过来,明白他话语中的含义!他不要她了! “我说过随时都会和你分手,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洒脱地转身离去,留下神情失落的黄倩如独自站在空荡荡的走道上。 原来被人抛弃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二分钟不用,三句话就搞定! 他连哭泣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她!还真是绝情! “倩如姐,你打算怎么办?”袁芳琴打断了她飘拂的思绪。 “我还能怎么办?回英国囖!原本也是为了他才回国的,如今分手了,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在这只会睹物伤情,更添烦恼!” “难道你就甘心一无所获就离开?!” “芳琴,我是不甘心,但又能怎样,我去哀求过他,他避而不见,已经10天了,我们没有希望了,他是怎样的人我太清楚了,当初我回来就是一场赌博,如今只能证明我输了,芳琴,感情是不能强求的,有些人是你的,跑也跑不掉,不是你的,你留也留不住。况且我不是一无所获地离开,有钱人的感情游戏是习惯用金钱买爱情,同样遗弃感情亦然。真心于我们常人来说是无价的,但在他们的世界却是低廉的!” 黄倩如环顾了一下房间四周,这里虽然装修温馨,可惜人气不足,总感觉太冷! “芳琴,这房子我留着也没用,就把它送给你吧!” “倩如姐,你别这样,上次我弟弟工作的事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这房子我不能要的!” “芳琴,我知道你上有老下有小的,而且做单亲妈妈并不容易,虽然无情的男人不能依靠,但朋友还是可以相信的,这房子放着也是空着,来,把钥匙拿着!” “好,那我先帮你保管着,等你可以随时回来!”见倩如一再坚持,袁芳琴也就不再推脱。 随时回来?黄倩如笑笑,这里恐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第二天,倩如早早来到机场,排队准备办理登机手续。 一个皮肤亮黑的年青男子走到她的身边,恭敬地说:“黄小姐,我们老板想和您说几句话?” “你们老板?你认错人了!”黄倩如不解地望着他,除了詹浩天,她并不认识其他什么老板。 “黄小姐还是见见为好!因为这件事是关于黄小姐父母亲的事!” 父母亲?黄倩如拿着护照的手一抖,护照掉在地上。父母亲这三个字对于她来说是亲切而又陌生,这里是她出生的地方,但也是她被亲人离弃的地方。回来将近半年,她也曾经打听过,但昔日的福利院已经拆迁,找不到一个知情的人。没有任何线索,她已经决定放弃寻找。 其实她可以找詹浩天帮忙,但她不想,一是她不愿自己悲惨的往事让他知道,想保留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二来就算找到又如何,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原谅的勇气。 但是当自己伤心要离开这个国家的时候,却有人来告诉关于她父母亲的消息,这让她心中升起复杂的情绪。 “黄小姐,这边请!”年青的男人捡起护照,递给她。 在机场的一个偏僻角落里,一个高挑瘦弱的男人正面对着机场的玻璃窗站立,不远处是笔直的机场跑道。 “你认识我的父母亲?!”她已经等不及他开口。 “我不认识,因为黄小姐的父母亲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他们已经死了?不可能?”尽管在这之前,这种可能性倩如一早就有设想,但是真得要接受这样的事实,无疑是让人难受的,她的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切会发生,陌生的男人并没有回头,他阴沉的声音充斥着寂静的空间。 “他们的死是一场阴谋!” “阴谋?谁想杀他们?” “是詹浩天的爷爷,詹学宇!” “爷爷?!詹学宇!不可能!”接二连三的爆炸性消息,让黄倩如懵了,她的脑袋在发涨。 瘦弱的背影终于转过身来,是位近40岁的中年男人,两鬓略白,眼窝很深,深得看不清他的眼睛,嘴唇很薄,表情很冷酷,与他斯文的外表并不相配。 “黄小姐不是这么天真!认为自己真得这么幸运,能被外籍人士收养,还在国外幸福生活了这么多年,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你的父母为什么会抛弃你吗?” “我以为他们嫌弃我!” “哼,这个世界上只有孩子遗弃父母,哪有父母不要孩子的,就算是有,也是因为有逼不得已的原因。” “他们是怎么死的?” “他们是被詹学宇逼得去跳楼死的!” “跳楼?” “是的,在天宇集团公司的顶楼跳下来摔死的,他们最后见面的人就是詹学宇,不是他逼的还有谁?事后因为证据不足,被判是意外事件,如果不是詹学宇,他不会为了赎回自己的罪过,把你送到了国外!” “……” “詹学宇为什么一直不同意你和詹浩天一起,10年前他就已经知道你们不可能,所以故意提出苛刻的条件,没想到你这傻丫头会苦苦等待,结果呢?他还是没同意,为什么?因为他不会把仇人的女儿放在身边!”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黄倩如两脚发软,感觉随时会倒下。 “因为我想你认清事实,你不是攀比不上他们家,而是他们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 “是的,因为詹学宇,你的父母没了,你的姐姐也废了!” “姐姐,我还有姐姐?!” “你不记得有姐姐了吗?看来詹学宇那个老头隐瞒的真好!,他把你的记忆都删除了!” 黄倩如已经顾不了仪态,她走上前死死拽住那个男人的衣服,急切的问道: “我姐姐,我姐姐现在哪里?” “仁爱疗养院!不过她已经不认得你了,因为她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心理疾病?” “是的,确切地说她疯了!” 黄倩如拼命地摇头,嘴里喃喃自语:“姐姐疯了!疯了!” 男人并没有打算停止残忍地诉说,他似乎要让面前这个女人伤痛到彻底。 “你的原名不叫黄倩如,你叫黄霏露,你姐姐叫黄霏雨,姐姐大你三岁,因为你出事那天生病没有上学,而你姐姐却是在放学途中亲眼目睹父母亲跳楼的经过,因此受到刺激疯掉!” “我要去见姐姐!” “好!我带你去!” “你究竟是谁?”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了事实!” “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发短信给我的人!” “没错!” “你目的何在?” “我想你帮我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