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看不懂你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七章 看不懂你

“詹浩天,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单波和詹浩天争抢球失败后,疲惫地坐到篮球场边,汗流浃背,脱了上衣,露出光溜溜黝黑的肌肤。 “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看来你这段时间是缺乏锻炼呀!”詹浩天潇洒地身子一转,双手一投,篮球被抛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在球架上转了两圈后进了。 “老兄,你还好说,三天两头叫我出差,我哪有自己私人时间,不要说锻炼身体,就是想找女人约会都没时间!”詹浩天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单波马上就一肚子怨言。 本来想完成手上的几个项目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却半路又杀出顾长春的事,让他马不停蹄在a市和b市之间来回奔波,时间又紧,事情又急,一点松懈都不得。 “好了,别啰嗦!事情很快就露出水面,也就没你什么事了,到时放你三个月假,让你好好去认识女人,别到时光棍一条埋怨我没给你时间!”詹浩天完美地投进一个三分球后,也坐到了地上,拿起水瓶咕噜咕噜喝了大半。 单波一听,高兴了,移动一下身体,挨着詹浩天,一脸好奇。 “真的,那么顾长春是不是没事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只是国土局严子明招了比顾长春行贿更爆炸性的事!” “是什么?” “是副市长的事!” “啊!就是我们上次调查车祸时,杜燚给的资料提及的事吗?这是真的吗?” “真不真,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那么副市长刘云阳也被双规啦?” “还没有这么快,不过估计时间不会太长。现在怕的是踩了老虎的尾巴,他会穷凶极恶,反咬一口。” “詹浩天,你这种以黑吃黑的方法很危险!” “这是险中求胜,危机!危机!没有危哪能有机!”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直接查他的人不是我们,他应该不会怀疑我们,倒是杜燚他的处境有点危险,要知道刘云阳可是专管政法线的,如果他想入谁的罪,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杜燚恐怕也是预料到这一点,所以才把黎晓昌知晓的事告知我们,既然他有这样的顾虑,你这几天派多几个人暗中保护他,毕竟他出事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 “好,我知道了!”单波已擦干身上的汗水,套上干净的衣服。 正事谈完,单波没忘了今天约詹浩天出来打球的目的。 “浩天,你真的舍得把顾盼盼送到美国呀!”真是不明白,既然出手帮顾长春,还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肯定是对顾盼盼余情未了,可是却又把她人送到这么远。想见个面都难! “她在这碍事,送她走,免得看着心烦!”詹浩天一边拿起篮球,一边走向停车场,嘴角却流露出笑意。 “哦,原来是怕妨碍你和美女约会呀!不过你就不担心她去到国外和哪个帅哥来段异国情缘?”紧跟在后面的单波继续不怀好意地说道。 “她敢!” “她怎么不敢,别忘了她可是顾盼盼哦!” “没错,她是顾盼盼,但我是詹浩天!” 单波看着浩天得瑟的样子,想起那天他说在海边别墅,没去上班的事。 “那天詹总旷工是和顾盼盼一起在别墅吧!”他继续调侃着。 “关你什么事!”浩天不屑一顾,笑意却直到眼底。 “看你一脸淫笑,估计那天一直在温柔乡里,所以起不来吧,想不到,堂堂天宇集团总裁詹浩天,也有为了美人不要江山的时候!” 单波的话音未落,屁股已被人踢了一脚。 “詹浩天你是恩将仇报呀!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我就应该把你的行踪告诉你的情敌吕苏。” “吕苏?他找过你?” 詹浩天前进的步伐瞬间停止,难得溢出的笑容随即收敛。 “对呀,他找你有点急,在我的追问下,他才吱吱呜呜说找不到顾盼盼,你、他、盼盼三个不是三角恋吧!” 想起吕苏打电话给他问起詹浩天在哪里?当时他心里就纳闷,从高中毕业就没联系的人怎么突然想起找他。 当年读高中的时候,吕苏和詹浩天是同班同学,据说小时候还是同一个大院的,小学毕业吕苏跟随父母从政去了外省读书,因为异地不能高考,中考之后又转校回来。 高中时代是青春萌动敏感期,外表俊朗,背景强大,性格又开朗的吕苏一来就受到了众多女生的关注。曾经对詹浩天又爱又恨的女生视线纷纷转向吕苏。 本来浩天对这事根本不在意,他与吕苏的关系说不上是死党,但也称得上是好朋友,也许是因为成长经历相似的原因,两人之间默契度很高,直到发生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关系。 曾经有过一个外校的女孩叫陈莹,据说是人见人爱的校花,样子甜美,身材绝棒,追她的男生一大堆,她却独独喜欢冷漠的詹浩天。也许是因为詹浩天一直对她不理不睬,于是吕苏的出现,让她有了新的目标。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三个人在校园相遇,当时单波也在场。浩天本想忽略对面的两个人直接走过,但陈莹和吕苏说的肉麻对话却刺激了他。“苏苏,你是我的初恋,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因为我真得好爱你!” 他哼了一句:“水性杨花的女人!不知羞耻!” “詹浩天,你别侮辱人!” “侮辱人!吕苏,你真是笨,被人玩弄也不知道!” 也就是这些句不经意的对话惹来吕苏和詹浩天的一场打斗,两人双双进了医院,吕苏骨折,浩天脸肿,还被学校记了大过,他们的关系也因此正式走向决裂。 后来单波才知道陈莹在校是听话的学生,校外是出了名的缓交女。 不久之后,听说吕苏也和陈莹分手了,但却因为动了真感情,伤得很重,高考也没考好,就去了当兵。 他问过浩天当时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吕苏,不然事情也不至于弄成这样。 詹浩天回答道:“他自己不带眼识人,不听人劝阻,活该!怨不了谁!” 如今若干年后两人又喜欢上同一个女孩,哎,世界怎么这么小! 不知是不是浩天听到了单波的叹气。詹浩天洋洋得意吐了一句。 “三角恋,没可能,盼盼现在是我的老婆!” “什么,老婆!”还在为他们关系纠结中的单波彻底清醒。 “嗯,所以她去美国的这几个月,你帮我好好看着她!” “詹浩天,你什么时候把顾盼盼搞定的!” “就昨天,证刚领!” “啊!证都领了!不是,她现在是你老婆,为什么要我看着她!”单波挡着车门,不给他上车。 “你最有空!”一把扯开单波,浩天已经钻进车里。 “怎么又是我!我不干了我!” “不用你干活,给你放假!” “我宁愿去上班!”单波对这扬长而去的詹浩天喊道。 开玩笑,看着顾盼盼,还不是给她做护花使者,贴身保姆,一点自由也没有,还不如上班。 问题是她是詹浩天的老婆,为什么要他来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