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协议婚姻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五章 协议婚姻

“今晚,不行,你不说清楚我不会走!” “顾盼盼,你是打算挑战我的耐性吗?” 盼盼看着詹浩天瞬间又变得阴沉的脸,她稍稍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坐到他的对面。 “恰当的时候?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这是你爸签的,是不是顾长春的字体,你自己好好看看!” 似乎一早就料到顾盼盼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詹浩天把另一个文件袋丢到了她的面前。 顾盼盼打开白色的袋子,一张薄薄的a4纸展现在眼前,上面写着短短几句话: 本人顾长春,因经济纠纷案,请求詹浩天帮助,应对方要求,现将女儿顾盼盼交给詹浩天作为质押物,直到事件得到解决为止。 笼笼统统的几句话,字迹很潦草,似乎是写得时候很匆忙,但是落笔处,顾长春三个字的签名,却是爸爸一惯的笔迹,日期是詹浩天带她去别墅的第二天,怪不得詹浩天那天不见人影,原来他是去见爸爸了!那么爸爸是真得有麻烦事囖? 爸爸,只是几个字而已,你就把女儿给卖了!真是荒唐至极! 顾盼盼冷笑了几声,扬了扬手中的纸张。 “詹浩天,你觉得这样的字句有效吗?不要说这没有任何的法律约束,就是看在我已经是成年人的份上,我不归属于任何人,这也是无效的!” 詹浩天双手交叉握在胸前,往沙发背上一靠,摆出一副傲慢的态度。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到你的父亲,除了我,当然,你完全可以当这张是垃圾,随手一扔,但是我需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现在扔了,就等于让顾长春没了希望,他为什么找到我,不用我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步,他会找我吗?你可是知道他一向就不喜欢我!” 原来他知道爸爸不喜欢他,那么是因为这个,所以相识1年他从不提出到她家去拜访吗?不可能!他是詹浩天,从不看别人的眼色,又怎么会对爸爸有所顾忌呢?他是根本就觉得没必要走见家长这一步,不要忘了,本来他和她交往的目的只是为了排解寂寞而已。 盼盼凝视着詹浩天的眼睛,在那里她已经看不见任何昔日熟悉的情愫。 顾盼盼,你要搞清楚状况,现在的形势是爸爸有求于他,不是他因为爱你才帮助爸爸! “我想知道你可以给爸爸什么保证!”既然没有感情因素,只是协议,就按协议办好了。 “我会尽最大的能力让他脱罪。如果可以不坐牢当然是最好,但是现在我还不能马上答应你!”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敷衍我!” “你只能相信!” “詹浩天,为什么一定要我作抵押,你可以要钱!要资产!”盼盼终于提出她心中的疑问。 “那些我没兴趣!我要我想要的!”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尝试一个新的玩意而已。” “什么,玩意?!你觉得这好玩吗?你还能更无聊吗?” “是呀!我最近确实很无聊,所以很想看看你的闪婚对象在知道你一夜之间消失后,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痛不欲生?还是懊悔不已?” 顾盼盼看着詹浩天玩世不恭的面容,突然觉得他非常非常陌生。 “你是不是和吕苏有什么过节!”她脱口而出。 “我和他?哼!他配吗?” “我要打电话给爸爸!”既然不能见面,但还是要弄清楚情况,不能只听詹浩天一面之词。 “可以,但在这之前,先把结婚证办了!” “什么?!结婚!为什么?” “你觉得我詹浩天会平白无故帮一个陌生的人吗?你的纪录这么差,不把结婚证拿了,你什么时候又来一个闪婚跑了,我不是亏大了,我是一个商人,讲得是盈利,这点不是很好理解吗?” 哈哈!哈哈!顾盼盼这次是开怀大笑,她笑得眼泪都要溢出,肚子都在抽痛,真是太好玩,多少次在梦里她幻想和这个男人结婚,他会怎样向她浪漫求婚,他们会有怎样的一个豪华的婚礼,是在海边还是欧洲的城堡。 如今他真说要和她结婚了,但却是以这种戏剧化的理由和方式! 看来在商人的眼里,一切都可以是商品。结婚如此,人也不例外!好,既然是商品,就有讨价还价的理由。 盼盼渐渐收敛了笑容,她的神情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听得只是一件和她完全不相干的事。 “既然詹总觉得是婚姻也可以是一个有趣的游戏,那么我们是不是要定一下规矩!” “顾盼盼,你真得很喜欢讲条件!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詹浩天以为她会听到后会暴怒,想不到她在狂笑一番后变得这么冷静。怪不得她会闪婚,原来在她眼里结婚也可以将就。 “我们婚姻以解决我父亲案件为目的,那么就先定个期限吧!” “好!就5年吧!”詹浩天也很爽快。 “为什么是5年?” “5年时间刚好,不长不短,太长我会厌倦,太短没意思!” “5年可以,前提条件是我爸爸必须不用受牢狱之灾,如果被判刑,那么期限为1年,1年后这个婚姻就会马上失效,我也不会要你任何的财产,期限满后,你把属于我的那部分还给我就好!” 詹浩天玩味的眼神掠过顾盼盼严肃认真的脸。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有点法律常识,她知道这类案件一旦定罪最长期限为不会超过5年,而诉讼期最快也要1年,这样一来他不想尽力帮顾长春都难!就凭他要限制她和报复吕苏这两件事上,他也必须全力以赴。 只是她真得能把婚姻看得这么无所谓吗?结婚不是每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吗?为什么在她听到要嫁给他后,脸上毫无幸福可言,詹浩天的内心深处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而这种失落让他变得烦躁。 是因为她结婚的对象是他,所以她才表现如此吗?如果是吕苏呢?她会不会激动不已!詹浩天的眼前掠过早上吕苏拥抱盼盼的画面,难道她真得是喜欢上吕苏了?不行,我不能让她在吕苏身边。必须速战速决。 “好,没有问题!”他答应地很痛快。 “还有一件事,在办理结婚证的同时,我们把离婚协议一起签好!而且必须在律师面前!” “你是不相信我!”对于盼盼一再讨价还价的口吻,詹浩天说话的语气渐渐不耐烦起来。 “詹总,你不是也不相信我吗?既然如此,还是把协议签好,大家以后都放心!” 沉默片刻,相对无言,詹浩天与顾盼盼的眼神在空气中对碰,但却没有任何的感情交流,他和她就如同生意场上合同谈判双方,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好,就这样!”最后是他开了口。 詹浩天办事效率确实高,1个小时后,在他私人律师的见证下,结婚证很快拿到了,当然同时离婚协议书也签好了! 看着红色的本本,顾盼盼心情沉重。 只是短短几天而已,她的世界完全变了样,爸爸出事了,她结婚了,而且是带着离婚协议结的婚! 轻轻翻开第一页,看着自己和詹浩天的合照,一个神情木讷,一个面容冰冷,这哪里有结婚新人的甜蜜,分明只有仇人相对的怨恨! 顾盼盼,这就是你一直期盼和这个男人的婚姻吗? 为什么丝毫体会不到幸福美满,只有心酸难受的感觉充斥着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