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嫌弃我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二章 嫌弃我

詹浩天把顾盼盼强行拉下车后,驾车扬长而去。 留下盛怒的顾盼盼顿足捶胸。 我怎么会认识这种无赖!自己心理阴暗,也觉得别人也和他一样,气死本小姐了! 这里是哪里?好像是在一座桥上! 不管了,打个电话先,她第一反应想到的是爸爸顾长春。 “嘟嘟!”手机里传来的还是忙音。 爸爸搞什么嘛? 打给子柔吧!哦,不行,子柔她好像说去旅游了。 要不要打给吕苏? 这样叫他过来接,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发生了这样的事,盼盼一时之间都没想好怎样和他解释。 正在惆怅之时,有电话打了进来。 “喂”盼盼兴奋起来,这么多天都没有和外界联系了,她迫切想与他人交流。 “盼盼,你在哪?这几天你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陆大海?!” “我都找你好几天了,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在??”盼盼看看四周,没有任何的标识显示。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 “你从哪过来的?” “海边!” “附近有什么建筑吗?”陆大海的说话的声音很镇定,稍稍缓解了顾盼盼刚才紧张的情绪。 “我现在在一座桥上,四周都是农田,远处有高压线,其他什么也没有!” “有没有看见一栋蓝色的厂房?” “蓝色的厂房?” “好像……喂……喂”看着手机屏幕瞬间变黑,顾盼盼真想把手机砸烂,关键时刻怎么就没电了呢? 看来连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盼盼看着依稀经过的车辆,还有头顶的那一片黑云,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不会是要下雨吧!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见店的,还是快走吧!不然连避雨的地方也没有。 盼盼拖着受伤的脚往桥下走,刚开始还不觉得,慢慢地脚底磨出泡来,她渐渐提不起力气,也不知走了多远,终于整个疲倦地坐到地上,她实在走不动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乌云堆积得越来越厚,风开始狂乱卷起地上的落叶。 走了这么久,过路车没见一辆,连路边小店都没见一个!怎么办?今晚不会露宿街头吧! 又冷又饿,关键是口渴地难受,嘴唇都要干裂开。 今年是流年不利吗?不然怎么会有接二连三的倒霉事发生。 人总是会在陌生的环境感染下,在不安的情绪影响下,开始胡思乱想,进而放大一些莫须有的危险。 平日乐观大胆的盼盼也不例外,随着黑夜的到来,在昏暗的路灯营造下,她开始害怕起来。 一时想会不会有野狗出来,一时又想会不会有**的流浪汉经过,或是变态的杀手现身…… 她越想越胆怯,越想越恐慌,双手紧紧抱着膝盖,头深深埋在大腿间,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哭了很久,很久,直到一道闪光射了过来。 光线太强烈,她用手挡了挡眼睛,并没有看清来者是谁! “盼盼,是你吗?”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 “大海!”盼盼猛地站了起来,扑向陆大海的怀抱,恐惧加上委屈她哭得更大声了。 “没事了!没事了!”陆大海轻轻拍着她的背脊,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在公司在这附近有个工程项目,这段时间他经常跑这段路,才有点印象。 “盼盼,究竟是怎么回事?”等顾盼盼情绪稍稍平静后,陆大海问道。 “不要说了,先送我回家吧!我累了!” “好,走吧!” 此时的詹浩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正在书房里听着单波分析着顾长春案件的最新进展。 “……这就是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如今严子明交待的问题不多,可能他怕牵扯的人太多,对他不利,又或者是贪得太多自己都不记得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 “浩天!” 单波看了詹浩天的一眼,后者明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这家伙想什么呢? “詹浩天!”单波手指敲了敲桌面,某人终于回过神来。 “怎么啦?” “我问你意见呢?” “什么意见?” “喂,大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小弟也是要谈情说爱的,你没有心情就不要叫我一下飞机就赶来,我还饿着肚子呢!你倒好,我说了怎么多,你却一句也没听进去。” “我刚才想别的事,你再简单说一遍!” “别,我先走了,现在我要去吃饭,也不劳烦你大人请,我自行解决,你呢?愿意想女人的事也好,想女人的爹的事也行,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你快滚!”被单波看透了心事,詹浩天吼了句。 单波走后没多久,天空随即下起了倾盆大雨。 望着闪电交加的窗外,詹浩天的心又是担忧又是气闷。 被自己半路赶下车的顾盼盼现在怎样了? 那个外表大胆的女孩最怕就是闪电和雷声,记得有一次,他出差晚归,她一个人独自在屋里,外面电闪雷鸣,她竟然害怕地躲在床上哭了起来,直到他回来掀开被子发现那小小的脑袋和满脸的泪痕,那一刹突然觉得心疼不已,他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第一次有种要保护她的念头闪过。 自此以后凡是打雷下雨的天气,他都特意和她在一起,因为她说过:“詹浩天,我不用你天天陪我,我只希望在这样天气里可以有你守在我的身边,哪怕只是在电话旁边都好,那样我就不会害怕了!” 可是今晚他却把她独自留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 她回到家了吗?她这么聪明,应该会打电话叫人来接她吧!她会打给谁呢?顾长春的电话打不通,她会找谁?陆大海?还是要和她闪婚的吕苏。 吕苏,她怎能嫁给他! 一想到这,詹浩天就揪心、烦操不安。他拿着手机,在书房里徘徊,一遍一遍重复着那熟悉得不能熟悉的号码,输入,清除,输入,清除……,终没能按下拨通键。 因为他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盼盼的那句话,我不稀罕! 在回来路上听见她说这话的时候,他真想扇她一个耳光。 她竟然说不稀罕他的孩子!她是什么意思,是不想生下他的孩子吗? 她是那么地喜欢孩子,记得他们第一次讨论这个问题是在街上,她看见刚刚参加完表演的小朋友从演出会场出来,兴奋地哇哇大叫,她说:“我将来结婚至少要生3个孩子,一个是儿子,一对是双胞胎女儿!” 为什么要三个?他问道。 她笑言,三个的话将来家里需要投票表决的时候才不会出现相同票数,女儿多当然是为了有利于她。 他戏谑她,你是母猪吗?还想生3个!生3个需要花费多少时间你知道吗?从怀孕到出生到能上幼儿园的年龄,最少需要5年时间,3个就算有2个是双胞胎,也要耗费10年时间。 10年可以做多少事情,可以赚多少钱,产生多少效益?你会不会算?一个女人美好青春,你用来生孩子? 她娇嗔地缠着他说:“我不管,我就要生!” 如今她却说不稀罕要他的孩子。 顾盼盼,你还真是大胆,多少女人都千方百计想生下他的孩子,你倒好,还嫌弃我! 看来你真是太小瞧我了! 不想给我生是吧!好,你也别想和别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