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不稀罕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一章 我不稀罕

顾长春冲口而出答应詹浩天荒唐的提议后,整个僵坐在凳子上。 我是不是疯了,我竟然出卖自己的女儿。 人的本性果然是自私的,在危机面前,在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面前,亲情也可以变得微不足道。 “浩天,我答应你,你能不能答应我,要好好对盼盼,她从小就失去了妈妈,我呢一直也忙着生意,也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她的性格是任性些,脾气是不好,但她的本质不坏,慢慢相处下来,你会发觉她也有许多优点。” 詹浩天并没有回答顾长春的话,他藐视的眼神看着面前颓丧的男人。 为了保全自己,不惜牺牲亲人,这样的父亲还有什么尊敬可言! “你放心,我詹浩天对女人一向大方!”詹浩天说话的语气明显带着耻笑的口吻。 “还有一件事,如果我被判入狱,我希望在盼盼面前能隐瞒这事!” “好!”做出这样的事还想保持个人形象,真是好笑! 顾长春望着詹浩天离去的背影,连日来慌乱的心有了片刻的安定,他知道詹浩天既然答应了,就会尽力的。商场和官场的是是非非太多,他早就厌倦了,原来也想做多几年就不干了,退休也好,移民也好,不想再趟那浑水。所以当盼盼提出开发新的产业时,他才会大力支持。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国土局严子明的突然双规让他乱了计划。 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盼盼,希望你不会怪爸爸,爸爸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现在爸爸是前后受敌,很多事你不清楚,黑与白就是差那么一点点,与其你将来受到牵连被人看不起,受到他人的排挤,还不如让詹浩天做你的靠山,那样你的生活才不会受到影响。 就让爸爸做一回坏人吧!如果能让你往后的日子可以过得幸福的话,我也就安心了。 但愿詹浩天会真心对你好。 詹浩天郊外的海边别墅 “小梅,你出去帮我买一些药!”盼盼递给她一张纸条和200元钱。 “小姐不舒服吗?” “可能要感冒了,这里没有我平时吃的药,你去路口的小超市看看有没有!”盼盼催促着,她当然不能告诉这单纯的农村小女孩,她买的是药还包括避孕药。 昨天在屋子里找了一天都没找到,只能去买,这几天都是危险期,她可不敢冒险。 那个可恶的男人,以前每次对这事都很谨慎的,这两次却一点也没顾忌,是太生气了,所以忽略了吗? 第一次怀孕后的意外流产,让顾盼盼心里留下了阴影,她不想悲剧再发生了! “哦,原来是这样,好的,我现在就去!”乖巧的小梅穿上外套出了门。 屋内只剩下钟点清洁工和司机小张。 怎样才能支开他俩呢?小脑袋一转,有了。 “小张,我觉得有点冷,你上楼帮我拿一件外套,好吗?”她的态度前所未有的温和。 “好的,杜嫂,你上去楼上右边第一间客房帮小姐拿一下,昨天新买的衣服都挂在衣橱里!”小张对着正在大厅擦玻璃的清洁工喊道。 “哦!”杜嫂诧异地望着这两个人,搞不明白今天为什么变成她这个钟点工去,她一向只负责楼下的清洁,楼上的房间都不让她踏进一步的。 杜嫂上了楼,留下满脸不悦的顾盼盼和表情平静的小张,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守在大门边。 詹浩天,你这个讨厌鬼,请的人也和你一样可恶! 原来想用计调开小张,那么她就有机会逃出去了,谁知道小张警惕性这么高。 “我要上洗手间!”盼盼又想到一点。 一楼的洗手间窗口很大,从那是爬出去,应该很快到达大门口。 于是不等杜嫂下来,她拖着不太灵活的脚走进去。 关上洗手间的门,四周观察了一下,窗户没锁,外面没人,太好了。放下廁板,整个人踩上去,打开窗户,踏上窗台,就直接往下跳。 轻轻松松着地,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还未迈开步伐。 “顾小姐,是想去哪?” “你怎么在这?”万恶的小张同志正靠在洗手间的外墙上,神情自若望着顾盼盼。 “保护好小姐是我的职责!” “我不要你保护,我要自由!”盼盼终于忍不住大叫。 “你想要什么自由?!”突然背后传来詹浩天冷冰冰的声音。 顾盼盼彻底瘪了,那恶霸回来了,她更没法逃了。 “我要回家!我要手机!”她大声喊道。 “可以,手机在这,车在外面,我们马上走!” “啊!”顾盼盼愕然,搞不清为什么詹浩天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不想走是吗,那就继续留在这!” “我走,我走!”盼盼赶紧跟上已经转身走出大门的詹浩天,她不管他是不是又使什么阴谋,又要带她去哪?现在离开这里为上上策。 还未走到车门口,小梅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了过来,双手一递。 “顾小姐,你的药!” 我的天呀!我可爱的小梅同学,你可不可以不要为了省那1毛钱的袋子钱,就那么拿着药盒过来。 刚才盼盼随手写下的维生素片和紧急避孕药就那么毫无掩盖地呈现在她和詹浩天的面前。 顾盼盼长这么大,最囧的事莫过于此,她连用手遮挡的时间都没有,看着身边的詹浩天的脸色由古铜色渐渐变成紫黑。 “不吃吗?” “啊!”顾盼盼拿着药盒的手在他阴冷的语气下有一丝颤抖。 “小姐给,水!” 殷勤地小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拿出一杯温水和她的包包。 盼盼看了詹浩天一眼,心中的不满也聚集在心口。 你用得着拿这样的眼神看我吗?我有什么错?不是你这样对我,我至于要这样吗? 盼盼拿出药片,放在嘴里,迅速地狠狠地吞下。 “上车!”没有多一秒的停留,詹浩天上了车。 还没等顾盼盼坐稳,黑色的保时捷飞驰而出。 车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在高速路上行驶,盼盼紧紧拉着扶手,害怕自己一松手就会被抛离出车外。 狭窄的空间里只有汽车发动机引擎转动的声音,和窗外不时传来呼呼的风声。 詹浩天板着黑色的脸,一声不吭,不断起伏的胸脯,预示着他隐忍的怒火,厚重的呼吸带着滚烫的气息让空气瞬间升温。 这种压抑的感觉简直让顾盼盼要精神崩溃。 “詹浩天,你是什么意思!”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 没有任何回答,车子继续疾驰。 “停车,我要下车!” “嘎”一声急煞,车子停在路边。 “下车!”这次是詹浩天开的口。 “你想干什么,给我说清楚!”顾盼盼不解。 “顾盼盼,你不是很会保护自己吗?那么孩子是你自己编出来的囖,你是不是为了想要多点,所以想安无须有的罪名给我!” 盼盼怒瞪着旁边面无表情的男人。 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哼!说到底,他就是不信任我! “是呀!我就是想骗你!我觉得2千万不够!你的三家公司还太少,最好弄得你倾家荡产。那样我就开心了,药我当然要吃,我必须保护自己,因为你的种,我一点都不稀罕!” “顾盼盼!你给我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