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质押你的女儿 - 杠上霸道总裁

第四十章 质押你的女儿

盼盼无力地趴在床上,这次手脚是松帮了,自由了,可是腰疼,脚拐,还是逃跑不掉。 真是郁闷死了!她憋着一肚子的火又无处发泄。 手机被詹浩天收走了,他把她抱进客房后,就去干自己的事了,对她不理不睬,大门是开着,落地窗也开着,一点也不担心她会逃走。也是,现在她这样子,放她走,也走不了几步。 无事可做,又折腾了大半天,盼盼也累了困了,渐渐进入梦乡。 “顾盼盼,起来!”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她,还摇晃着她的身体。 “别吵!”她嘴里嘟噜着,困得实在不想睁开眼睛。 “你再不醒来,不要怪我!”詹浩天对着盼盼的耳朵大喊。 “你有毛病呀!”盼盼吓醒了,用手捂住耳朵,一脸不爽。 “快起来,吃饭!” 顾盼盼看看手表,原来已经晚上8点了。 闻到小桌子的饭香,摸摸肚子,确实饿了,今天早上只吃了一些点心,喝了一杯牛奶,又经过这么多的体能损耗,不饿才怪呢! 她挪了挪身体,勉强坐了起来。 “吃吧!”詹浩天把饭菜端到她面前。 菜式有点简单,一盘肉片炒木耳,一碟青菜,一碗蛋花汤。 管不了这么多,盼盼拿起汤匙喝起汤来。 汤有点咸,还能勉强吞下去。夹了一条青菜,好像有点淡,是不是刚才汤太咸的原因呢? 还是吃块肉吧,放在嘴里还没嚼两口,就吐了出来。 “詹浩天,你是在哪买的外卖呀!太难吃了!” “难吃就倒掉!”詹浩天吼下一句,黑着脸掉头就出了房间。 干嘛?有什么好气的!我就投诉一下而已,也不给吗? 等等,看这些装菜的碟子,不像是外卖的,却像是自己做的,不是吧!难道是詹浩天煮的,不可能,认识他一年多了,也没听说过他会做饭。 如果这不是他煮的,他又反应这么夸张干嘛! 盼盼一边吃一边想,或许是饿了,不知不觉竟然吃完了。 不知道詹浩天是真得工作忙还是顾忌她受伤,当晚他没有再骚扰盼盼,她睡了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早上将近10点,顾盼盼才醒来。 也许是休息的好又或者是昨天擦的药酒起了作用,她的腰竟然不疼了,脚虽然还是活动起来不太舒服,但也比昨天好多了。 她简单梳洗后,一拐一拐走下楼。 “顾小姐,您醒了!快过来吃早饭吧!”佣人小梅勤快地跑过来,扶住盼盼。 “小梅,他人呢?”刚才下楼时看他的房间开着,里面没人,如今大厅也不见他的身影。 “詹先生出去了!说晚上才回来,让小姐在这好好休息!” “出去了?”盼盼心中一喜。 “小梅,把你的手机借给我!” “我,我没有手机!”小梅怯怯地说。 “什么?没手机!”现在还有没手机的人吗!盼盼瞧了小梅一眼,就好像看见千年怪物般。 “这里包吃包住,我也没什么亲戚朋友,不需要手机!”小梅似乎被盼盼吓倒了,急忙解释起来。 “这里还有谁有手机?” “好像司机小张有,要叫他吗?” 小张,那个司机兼保镖的家伙,就算有也不可能给她。没车没电话,又被别人监视着,她要怎么才能出去呢? 盼盼失望地坐到餐桌上,面对着一桌丰盛的菜肴,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她唯一想到的方法是等詹浩天回来,说几句顺他意的话,让他放她回去。他不是说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吗?只能忍一忍,暂时讨好他,离开这里再说。 可是等了整整一天,詹浩天都没有回来。 因为此时的詹浩天正在b市的某个饭店与顾长春见面。 两个人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许多公开的场合,代表着不同的公司,相互招呼着,看似友好的交流,也只不过为了各自的利益。 像今天这样带着微妙的关系交谈,却是还是第一次。 顾长春知道詹浩天和女儿的关系,但他从未挑明。或许是他并不认可詹浩天的位置。 詹浩天清楚顾长春是盼盼的父亲,却没有主动提出过拜访,他也不认为这是必须的。 “浩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顾长春带着沙哑地声音问道。 “可以!” “我知道我今天出事,一早就是在你意料之中,你知道我逃不过这一劫。国土局副局长被抓,这背后会扯出一大批人,不止是我,这里有原罪的因素也有因潜规则埋藏的危机,我们都是商人,遵纪守法是我们的本分,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顾长春叹了口气,连日来的奔波劳累让他看起来很憔悴。 “我不想坐牢,不想辛苦创下的家业都没了!我找不到谁能帮我,我只想到你。浩天,我没有大的期望,只希望法律是相对公平的,属于我的罪我会承受,不是我的错就别想冤枉我!” “你觉得我会帮你吗?”詹浩天犀利的眼神看着顾长春,似乎并没有把他看成长辈。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赌一场而已,毕竟在这之前你有意无意转让给了三间公司给盼盼,等于帮我一把,变相替我转移了部分财产!否则,一旦被法院查封,也不知道会怎样?” “如果我帮你,我会得到什么好处?” 顾长春看着眼前冷静的男人,不免感叹,他果然是天生的谈判专家! 原本顾长春就是走投无路,想孤注一掷,想詹浩天会不会看在曾经和女儿要好过的份上帮他,也做好心里准备,帮或者不帮两种结果他都能接受。帮的机率微乎其微,所以也没想到詹浩天会提出条件。 “你想要什么,你说,钱或者公司?” “哈哈,顾总,你觉得钱和公司对我来说有吸引力吗?” “那你想要什么?” “你质押你的女儿吧!” “什么?”顾长春睁大双眼,一脸茫然。 “商人讲究等价交换,你得到你希望得到的,我获得我想要的,这很公平!” “质押是什么意思?” “詹总,这都不好理解吗?就是暂时的所有权转移!” “所有权转移?你想对她干什么?” “一个女人,你觉得我会干什么?” “你要她做你的情妇?” “啧啧,别说得这么难听,如果顾总觉得吃亏,可以拒绝!不过我要提醒顾总一点,主动行贿和被勒索行贿性质可不一样,情节严不严重可是看金额的大小而定。还有你的老相好周思妙可是知道不少秘密,一个不高兴她都说了出来,形势就不好说了,不要到时候弄个被判10年以上徒刑,还没收大部分财产!那时候只怕你女儿不是做情妇这么简单,说不定还会流落街头,背井离乡!” “你!” 顾长春没想起詹浩天知道得这么多,周思妙那个女人因为一直不能进顾家的门,暗地里已经卷走了他不少的财产,如今一听说他会出事,早就不见了人影。 “你可以好好想想再答复我!不过太迟的话会怎样就不好说了!”詹浩天说完,就想起身离开。 “我答应你!”

上一篇   第三十九章 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