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我要结婚 - 杠上霸道总裁

第三十七章 我要结婚

放下电话的顾盼盼坐起来,靠在床头的柔软的枕头上。 我真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我竟然向一个只见了不足5次面的男人求婚! 她想起了曾经在公园里和好友林子柔说过,她的婚姻可以将就,不要凄苦独自一个人生活,她不能容忍孤独,她需要有人陪,不管这个人她爱与不爱。 反正无法找不到自己爱的人,那么就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好了,于是她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子柔,我要结婚了!” “是吗?和谁?”子柔的声音里隐藏着疲惫,却没有意外的质疑。 “你不认识的,是位好人!” “对你好就行,这样我走也就放心了!” “子柔,你要去哪里?” “没有,就是太闷了,想去外面散散心!” “这段时间你太累了,出去外面走走也好,可惜我这里还有一大堆的事,走不开,不能陪你!” “不用,我想一个人静静。” “你打算要去多久?” “还不知道,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打给你的,盼盼,我不在,你自己要保重!” “哦!”原本只是想告诉子柔结婚的事,她甚至做好被好友谩骂的准备,没想到子柔的反应却在意料之外。 有种怪怪的感觉,子柔的话说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一样,不是出什么事了吧! 呸呸呸,不要乱想,不会有事的。 第二天,顾盼盼早早起来,今天她要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拿出户口本和身份证,原来结婚需要的资料也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昨晚爸爸不在家,也不知道去哪了,打他的电话老是处于忙音的状态。 算了,先登记再说吧!反正只要是我喜欢的,爸爸也不会反对的。 简单吃了早餐,正准备出门,急促的门铃响起。 是谁?大清早的还按得这么急! “谁呀?”顾盼盼还未完全打开大门,一个粗暴的声音穿过她的耳膜。 “你跟我来!”詹浩天拉着顾盼盼的手就走。 “我不去!”盼盼挣扎着想甩开他。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你想怎样?这里是我家,我还怕你不成!”盼盼杏眼一瞪,气势上并不比怒气冲冲的詹浩天弱。 詹浩天一个弯身,把顾盼盼整个人扛在肩膀上,大步往外走。 “救命呀!有人绑架呀!”盼盼边大喊边用双手捶打着他的背脊。 “你喊呀!你拼命喊呀!看有没有人敢来救你!” 盼盼当然知道这样的叫喊是徒然无功的,不要说现在是大清早,就是繁忙的时间,这里行人也是寥寥无几。因为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房子与房子之间相距甚远,有钱人讲究私密性,就算是隔壁发生谋杀案估计对面也不知道吧! 家里的佣人都认识詹浩天,更不可能报警,怕只当他们是情侣间打打闹闹。 “詹浩天,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放开我!” “我会放开你,等你把孩子的事情说清楚后!” “说什么也晚了,我今天要去登记结婚!” “什么,结婚!” 顾盼盼不说结婚还好,一提结婚两个字,詹浩天顿时暴怒。 他用力地把顾盼盼摔在车后座上,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绳子,动作麻利地把她的手脚捆好。 “我看你今天怎么结婚!” “詹浩天,你变态!” “我今天就是变态给你看!”詹浩天用邪恶的眼神望了盼盼一眼,拿出后座上的一条毛巾,迅速塞住了盼盼的嘴。 “嗯,嗯!”盼盼还想反抗。 “嘭”的一声,车门被用力关上,发动机瞬间点燃,车子闪电般驶出别墅区。 一路上,詹浩天沉默不语,车内寂静无声,似乎只有彼此的呼吸声在狭窄的空间里流淌。 盼盼心中惊恐,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她如此强横,而且她知道,詹浩天越是沉默就代表着他内心越是生气,这是他愤怒的前奏。 约莫过了1个小时,车子停了下来。 詹浩天打开车门,扛起盼盼就往屋内走。 盼盼知道这里,这是詹浩天在郊外的别墅,背靠青山,面朝大海。以前周六日她来过这里度假。 “大少爷,顾小姐!”佣人们打招呼,面面相觑,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今天都放假吧!” “是!”一伙人一哄而散,偌大的屋子里只留下在客厅站立的他和沙发上躺着的她。 “你可以放开我了吗?”盼盼在詹浩天拿开她嘴里的毛巾后大声怒吼。 “放开你,你休想!” “顾盼盼,你才认识别人多久,你学人闪婚,你知道别人什么底细!” “我管人家什么底细,只要他对我好就行!” “对你好!他哪里对你好,你非嫁给他不可!”詹浩天烦躁地单手叉腰,一手指着盼盼,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如暴怒的狮子。 “我就是要嫁他!” “顾盼盼,你是不是没有男人会死呀!你和我才分手多久,就想嫁人啦!” “我就是恨嫁,不行吗?我就是需要男人!”就算被绑扎着手脚,盼盼的嘴依然不依不饶。 “是吗?既然如此,我今天就做回好人,满足一下你!” 詹浩天眼睛变得通红,似乎要喷出火来,他开始脱掉身上的衬衣。 “你要干吗?”盼盼看着面前男人充满情欲的双眼,声音带着颤抖。 “干吗?为了替你解决生理需要!” “不要,你不要过来,我要告你……强……”盼盼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已经被詹浩天的吻封住。 一场疯狂身体较量正在大厅里上演。 “你不要碰我!” “嘶”一声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詹浩天解开捆绑着盼盼双脚的绳索,身体压了下去,手开始在她身上摸索。 在男性强壮身体的禁锢下,盼盼上身虽然动弹不得,但双脚还是拼命来回挣扎,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轻易得逞。 “詹浩天,不要让我更恨你” “你恨吧!我不介意!” 没有任何的前戏,直奔主题。 “啊!”一种钻心的疼痛贯串着盼盼全身的细胞,伦敦那晚的情景再次浮现,她痛苦地紧闭双眼,身体停止了反抗。 肌肤亲密地接触,让詹浩天兴奋不已,他在她身上不断纠缠,索取…… 和顾盼盼分手后,他一度厌倦男女之间的接触,他以为是自己病了,他去找黄倩如,希望从她身上找到答案,可惜没有,他依然找不到往日的快感。 原来不是他有问题,只是与他亲密的对象不是她而已,一种久违的激情让他眷念,他的肌肤**症只有她的身体才能纾解,良久,“嗯”的一声闷响,他释放了积压已久的全部。 詹浩天满足地趴在她的身上,带着还未褪去的情潮望着身下的女子,盼盼颤动的眼帘让他渐渐清醒。 这一刻他才发现她的身体僵硬如石,面容呆滞。 “盼盼!”他在她耳边轻声呼唤,她冷漠地转头避让。 “你看着我!”他双手固定着她的脸,让她不能无视他的存在。 她依然双眼紧闭,不言不语。 他手脚笨拙地帮她整理凌乱的衣服。 “我们和好吧!” “你休想!”这次她开口了。

下一篇   第三十八章 求救